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52章 怒火沸腾

第652章 怒火沸腾

  一股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从上空传来,东方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一眼看到了那团飞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火焰只有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团,但却带着庞大到让他全身瞬间痉挛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……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!

  东方休全身一僵,大惊失色,一个闪身挡在苍月身前,全身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涌起,口中一声大吼:“闪开……全部闪开!!”

  “轰!!”

  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声所淹没,凤凰火焰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带起让天地震颤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,苍风城门前一团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冲天而起,犹如一座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忽然喷发。

  两千多个苍风战士被淹没在火光之中,被凤凰火焰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灭,被波及、轰飞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伤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计其数。封云烈被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到城墙之上,全身染血,久久无法站起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本就遍布疮痍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和城墙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凤凰火焰下变的【逆天邪神】破败不堪,摇摇欲坠。

  虽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边缘余波,但东方休倾尽全力,才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,没有伤到自己和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,他怒视上空,那身凤凰之袍和秀在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印记让他瞳孔急剧收缩——因为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!!

  而有资格成为凤凰神宗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,玄力至少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五级!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空中这个红衣中年人……最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期霸皇!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苍风皇城绝不可能匹敌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存在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足以在短时间内,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灭整个苍风皇城!

  东方休额头青筋冒起,怒斥道:“你堂堂凤凰神宗长老级人物,竟向这些平凡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士出手……你连身为霸皇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廉耻都不要了么!!”

  “东方府主,无须动怒。”苍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凤凰神宗早已连良知都彻底泯灭,哪还会顾及什么廉耻!”

  “呵呵呵。”凤非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都不恼怒,他看着下方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审判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还带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悯:“本长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干涉凡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战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赐予你们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开城投降,束手就擒,你们尚可以……”

  “神凰老贼,你不必痴心妄想了!”苍月秀眉如寒月,字字切齿盈恨:“朕恨为亡国之君……但纵然万死,也永不为亡国之奴!!”

  真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二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……目光却锐利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有些无法直视。凤非鹰冷笑一声,全身火焰骤燃:“那你们就随着这座卑微之城,一起化作焦土吧!!”

  呼!!!

  凤非鹰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瞬间窜起数十丈之高,周围千丈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迅速升高,整个苍风皇城都被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笼罩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转眼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遮蔽了整个天空。

  “住……住手!!”视线,完全被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芒所充斥,东方休、秦无伤等人全部骇然失色……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如果轰下,足以将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北部焚灭殆尽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城墙、城门、还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士,城中无数不愿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城民,也会被波及,葬身其中。

  早已没有了耐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鹰哪会停止,他蔑视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和城墙,眸中闪过暴虐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感:“妄图反抗我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等国民,全部去死吧!!”

  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中,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毫不留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轰下。如同一轮曜日当空倾覆,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笼罩了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北部……

  “保护陛下!!”封云烈伸出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发出泣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。

  而东方休、秦无伤,还有所有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都早已全部护在了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他们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都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动,但面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……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中期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他们不要说倾尽全力,纵然再拥有强大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根本不可能挡下。

  苍月微微抬首,看着那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火焰,没有惊慌,没有恐惧,一双美眸逐渐变得朦胧……

  终于……要结束了吗……

  父皇……月儿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不下去了……这三年……我好苦……好怕……好累……

  “陛下!!”

  “保护陛下……保护陛下!”

  “啊!!!”

  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闭上了眼眸,眼眸中两道泪痕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滑落,嘴角,却悄悄勾起一抹很轻很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夫君……我终于可以……来陪伴你了……

  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越来越近,映照着一张张充斥着无尽怨恨和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死亡和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降临……

  轰!!!!

  就在这时,一股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在上空炸响,另一团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忽然在空中爆燃而起,这团火焰同为赤红色,却红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深邃,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暴烈,刹那之间,这团火焰便已蔓延千丈,轰然降下,但它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轰向苍风皇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笼罩向那即将坠落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……只一瞬间,便将凤非鹰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完全吞没。

  被吞没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停止了下坠,开始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。但,这来自强大霸皇,有着恐怖焚灭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火,在吞没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面前,就如一条落入巨蟒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蚯蚓,那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只持续了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便被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泯灭,除了缕缕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轻烟,没有了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存留……没有能够沾染到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土地!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

  凤非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珠剧烈外凸,如同看到了这世间最无法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而这时,那团完全泯灭他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已冲他轰来,还隔着百丈之遥,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便已让他如堕炼狱火海。

  “非鹰……快退!!”

  凤非鹰刚才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有多么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坏力,凤非恒清清楚楚。而竟转瞬之间将这团凤凰炎完全泯灭……那团赤炎之恐怖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想而知!看着那团赤炎轰向凤非鹰,他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。

  凤非鹰在震惊之中,反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快,运转全身玄力飞退而去……但他飞遁数里,依然被那团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稍稍沾染……

  “呜啊啊啊啊!!!!”

  一声凄厉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响起在血色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被赤炎沾染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凤非鹰整个人瞬间化作一个被火焰完全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人,从空中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栽落而下,刚好落在凤非恒前方不远处,然后在地上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着、嘶嚎着……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却越燃越烈,伴随着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焦糊味。

  “非鹰!!”

  凤非恒快步冲上去,但还未靠近到五步之内,一股难以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感便扑面而至,让他脸色大变,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在他从震惊中稍稍回神时,凤非鹰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已经停止,火焰,也已在他身上熄灭……躺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剩一具焦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尸,全身唯一可以辨识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高高举起,五指扭曲,已成漆黑焦炭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。

  神凰军总统领齐镇沧和段青航早已全部石化,他们看向那具焦尸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充斥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惊恐。

  空气灼热无比,身体里,还流动着更加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凤非恒却分明感觉到一股冰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顺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尾椎骨窜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……

  凤非鹰,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中排行四十三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足以傲视天玄的【逆天邪神】五级霸皇!玄力也只比他低两个小境界而已……却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那团赤炎稍稍碰触……短短几息时间,便被焚烧成了焦炭!根本连挣扎、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都没有。

  那团赤炎,他确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因为没有丝毫凤凰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让拥有世间最强之炎——凤凰炎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他都感觉到了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他抬头看向上空,以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咆哮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!”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消失了,遮蔽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和灼热也随之散去,但光线,却分明比刚才暗了许多,仿佛有一团暗云取代火焰遮蔽了天空。与此同时,一股沉重、灰暗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而下,这股威压之下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厮杀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一片死寂,没有一个人能发出声音,没有一个人可以呼吸,就连地上汇成溪流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也全部停止了流动,仿佛彻底凝固。

  而这股威压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重,其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包含了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……这股愤怒之暴烈,仿佛随时都会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。

 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看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……那里,有一个沐浴在火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火焰太过浓郁,无法看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。空气中太过强烈和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怒气息,让人分不清他身上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之火。

  他身后不远处,还有着三个身影。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落在那个火焰之影上,无人去注意他们。

  “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”看着就在自己垂直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影,东方休瞳孔放大,声音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……虽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用强大到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泯灭了轰向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还轻易灭杀了一个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长老,似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敌人……但,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怒气场,都实在太过可怕……他身为苍风府主,穷尽一生,都从未感受过如此可怕……不!是【逆天邪神】连这十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没有感受过。

  他毫不怀疑,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要毁灭一个苍风皇城……只在覆手之间。

  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天玄大陆什么时候出了如此人物……他为什么要帮苍风……

  “哇啊……好……好可怕……”天下第七捂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眼睛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往萧云怀里钻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烈。”天下第一看着下方血流成河、尸横遍野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都一阵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,又何况天下第七。他们随着云澈,从新月城乘太古玄舟破开空间,瞬息之间来到这里……他预料到或许会看到战争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却怎么也没想到,竟看到如此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。

  “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瑟缩:“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哥啦!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好吓人……”

  “大哥……”萧云稍稍向前,却马上被天下第一横臂拦了下来:“不要靠近他!”

  金乌火焰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……那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让天下第一都有了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感。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