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51章 背水死战

第651章 背水死战

  苍风皇城前黄沙漫天,大地震颤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  一天一夜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,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四道防线被连续攻破,最后一道防线,已被神凰大军压制到了城门之前。

  神凰军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红甲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甲胄,还有他们带着灼热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淬炼,不但轻盈,而且防护与攻击能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无比,绝非苍风军那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铠甲与武器可以相比。而神凰兵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均战力,更要远远胜过苍风军,综合之下,一个神凰兵足以抗衡十个苍风兵……毫不夸张!

  大地早已被鲜血染红,比神凰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铠甲还要深邃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几乎遍及了皇城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方土地,每一个角落,而这场厮杀,依然没有停止。七十万神凰军浩浩荡荡,一眼看不到边际,就如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浪涛,即将将苍风国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。

  城墙之上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箭矢疯狂射下,汇成经久不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雨,堪堪对已临近城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造成了些许压制。城墙中心,苍风军总统领封云烈发出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他早已喊哑了嗓子,但每一声大吼依旧气动山河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边不远处,苍月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她今日没有戴上凤冠,一头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随着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而飞舞,她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脸上没有凄伤,没有悲哀,唯有一片死水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……因为这一天,终究会到来,永远不可能避免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分别站着东方休和秦无伤,看着已蔓至城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烈士鲜血和越来越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军,他们都早已无法保持平静,目光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苍月,一次次欲言又止。

  城墙上射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箭矢风暴忽然开始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和了下来,没过多久,甚至变得稀稀拉拉。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开始解除,本就占据着绝对优势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猛然压上,转眼之间,便将苍风军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防线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摇欲坠。

  “封将军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箭矢,已经全部耗尽!!”

  这个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没有让封云烈动容,他血红着眼睛,一声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:“打开城门!!”

  封云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,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在轰隆隆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中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开。封云烈转过身来,面向苍月女皇:“女皇陛下,让东方府主护送……”

  “不必再说了。”苍月声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而坚决:“朕,誓与苍风皇城共存亡!”

  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重响,封云烈狠狠下跪,向苍月重重叩首:“能为陛下之臣,是【逆天邪神】末将封云烈毕生之幸!来世,末将再为女皇陛下效命!”

  “锵!”

  长刀拔起,封云烈从城墙之上一跃而下,吼声震天:“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儿们,随我一起……杀尽这群神凰野狗!!”

  城门大开,那些弓弩兵们全部丢掉了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铁弓,拔起利剑,抓起长枪,嘶吼着冲出城门,迎向已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。

  到了此刻,所有人,都几乎已经看到了苍风皇城彻底沦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。东方休和秦无伤对视一眼,然后同时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微点头。东方休默然向前一步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还未抬起,便听到苍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东方府主,你若敢把朕强行击晕带走,朕醒来后立即咬舌自尽!”

  东方休整个人僵在那里,手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,口中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。

  神凰军依然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涌来,仿佛无穷无尽。而苍风皇城,已进入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那在嘶吼中涌向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弓弩手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军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关上城门……随我杀!!!”

  封云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响起在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他们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也在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中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闭合。他们关死了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道防御,也关死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退路。

  苍月站在城墙之上,听着战士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看着血流成河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眸光终于不再平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蒙上了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雾,她抬起双手,用尽自己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呼喊道:“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士们,战斗到此刻,你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最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雄!纵然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园被贼人所掳掠,这片土地,也永远会记住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和英魂!朕,还有所有苍风儿女,也会永远记得你们不屈的【逆天邪神】英姿!”

  “朕,就在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!朕会同你们一起,与我们苍风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……同生共亡!!”

  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在每个苍风战士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回荡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在燃烧,面孔变得如恶鬼般狰狞,眼神,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孤狼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变得无比之疯狂……

  “嗷!!”

  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在被鲜血映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响起。没有了退路,死亡就在眼前,他们反而没有了恐惧,带着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、战意、愤怒、怨恨,扑向了原本在他们眼中象征着“恐惧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大军。

  带着浓浓血腥味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忽然变得急躁,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然间放大了数倍。背水黄泉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战士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疼痛、惧怕和死亡,面对神凰军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他们所有人都完全放弃了防御和回避,任由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捅穿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然后在咆哮声中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刀枪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向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。

  他们有人被神凰军的【逆天邪神】铠甲撞得骨头断裂,却用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臂骨死死锁住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被对方一砸而断,却拼着胸腔被贯穿,虎口被震裂,将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刃插入敌人铠甲的【逆天邪神】缝隙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被重骑兵狠狠撞飞,却怒吼着不让自己昏厥,如饿虎般飞扑而上,将敌人从战骑上拖下,让同伴将兵刃刺入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……

  空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变得愈加浓烈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边倒,且已接近尾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局,忽然之间发生了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每一个神凰军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配备,基本要十倍于一个苍风军,但,在这苍风军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之中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苍风军,在临死之前,都能至少拼死一个神凰军!

  在呼啸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风之中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军再度惨死了五万之众,而神凰军……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损失近五万之多!!而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万苍风军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没有露出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嘶吼,甚至气息,都犹如来自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恶鬼。

  他们不为胜,只为以命搏命!

  而明明占据着绝对优势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,反而开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。因为,他们在最终胜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崩溃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畏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魂!

  “嘶……”神凰中军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神凰军副统领段青航脸色铁青,口中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,从这些苍风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不仅看到了爆燃到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斗志,甚至连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火都在燃烧……他们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明明无比渺小,但此刻却让他这个六级王座都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:“那个苍月女皇……她就那么短短几句话,竟然让这些苍风兵跟疯了一样!”

  “呼!”神凰军总统领齐镇沧也长出一口气,道:“她虽继位不到三年,而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二十来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娃子,如今却已成为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支柱!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,我们又岂会直到今日都没有彻底拿下苍风国。”

  “这些年,她以苍风国羸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兵力,利用各种地利和奇阵,牵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我军数次狼狈不堪,我们十数次许诺她只要归降,不但性命无忧,以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地域之主,她全部断拒!如今兵临城下,她有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安然逃离,却亲自站在兵士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督战,誓与兵与国共存亡……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君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二十来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他们身为男儿,有什么理由不拼死决战!”

  “坦白说,我齐镇沧这辈子从未真心服过一个女人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!”

  段青航皱着眉头道:“我军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竟反而在衰弱,还有一些分明在怯战……嘶!”

  “那你们还不采取行动,就这么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么!!”

  一个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响起,两人迅速回身,然后同时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头:“十九长老,四十三长老。”

  两个目带炎光,须如火焰,全身赤袍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。红袍之上所绣的【逆天邪神】淡金凤凰,彰示着他们尊高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——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!

  此次神凰军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总统领中,唯有凤虎威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凤凰神宗。但,每一支大军之中,都会有至少一个来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督军”,在这支神凰主军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凤凰神宗两个长老级人物为督军。他们平时并不出手,而身为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霸皇,他们不适合,也不屑于在战争中出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职责,是【逆天邪神】监督军队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向和进展,并亲自向凤凰宗主凤横空汇报。

  而如今,在这即将拿下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他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沉不住气。

  “小小一个苍风国,整整三年都还未能完全拿下,宗主早已数次动怒!如今这苍风皇城就在眼前,却强攻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未能攻破!方才短短一个时辰,竟连损数万精军!简直岂有此理!”十九长老凤非恒怒声道:“这要我如何向宗主交代!”

  齐镇沧苦笑一声,道:“二位长老息怒。苍风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军全部将自己置于死地,以命为战,在战场上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背水绝兵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懈可摧……眼下,要将苍风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兵全灭,我军或许还要付出数万的【逆天邪神】伤亡。”

  “哼!”凤非恒面色盈怒:“灭掉这些卑微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残军,还要我数万神凰军来陪葬!?我们本以为拿下区区苍风皇城,一共折损几万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从未有出手打算。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错特错!再这样下去,纵然马上拿下苍风皇城……我们又有何面目回去见宗主!”

  “非鹰!”凤非恒侧目道。

  “呵呵,”四十三长老凤非鹰立即会意,淡笑一声,飞身而起,直冲苍风城门,一股属于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匹气场也笼罩而下,瞬间将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喊杀声都压下了大半。他高空视下,蔑视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密集“蝼蚁”,手臂燃火,一团凤凰炎随手挥向城门之前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