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50章 雪児苏醒

第650章 雪児苏醒

  神凰帝国,凤凰城。?.?

  神凰大殿,凤横空手里拿着一张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图,地图上所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。但其上,却印记了一片又一片火焰图案……火焰图案所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神凰已占领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一直落在地图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右侧——“流云城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久久未动,不知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啾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声嘹亮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声忽然从外面传来,让凤横空全身一震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鸣!这声凤鸣之威严、高贵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液都瞬间沸腾,心魂,甚至生出了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膜拜**。

  与此同时,他隐约看到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黄色。

  “凤神之鸣?”凤横空一下子扔掉了手中地图,口中失声惊喊。凤神之死,他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……但这般凤鸣,却又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神,任何人,任何生灵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都不可能模仿。

  凤横空快步向前,他刚要冲出大殿,却见凤熙铭正飞奔而来,一见凤横空,他快速落下,来不及行礼,满脸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,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……雪児她醒了!!”

  “什么?”凤横空整个人一呆,随之露出强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狂喜,再也来不及多说半个字,全身化成一道火光,直飞凤凰神殿而去。凤熙铭也连忙紧随其后。

  三年前,凤雪児从太古玄舟脱离,当众道出真相和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之后,便盈泪昏迷……之后,便再也没有醒来。

  直到今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昏迷了整整三年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昏迷似乎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昏迷,在她昏迷之后,身上竟自行燃烧起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随后整个人便在火光之中,被传送到了凤神生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殿之中。而那个时间,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残魂在威慑夜星寒、古苍、姬千柔等人后彻底消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

  之后,凤雪児便一直处在昏迷之中,身上,也始终燃烧着凤凰火焰,从未有半刻熄灭。而且这股凤凰火焰炽热到了极点,凤凰神宗之中竟无一人可碰触。纵然以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都无法临近到五丈之内。

  这三年之中,凤横空每天都要亲自去一趟凤凰神殿看凤雪児有没有醒过来,从未间断过。就在一个时辰前,他还刚刚去过一趟……此时听闻她已醒来,这个神凰帝王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全身发抖。凤雪児对他而言,比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比整个凤凰神宗都要重要。她昏迷不醒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年,他每一天都处在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焦躁之中。?.?

  如一股狂风般冲入凤神殿,凤横空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。凤横空停住脚步,然后有些踉跄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过去,声音发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……雪児……你醒了……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“雪児……”凤熙铭也紧随着冲了进来,看着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眼眸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斥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……还有炽热。

  凤雪児抬眸,看向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和皇兄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相比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喜和激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甚至有些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喊着一声:“父皇,太子哥哥……”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缓了下来,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喜一下子冷却了大半,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揪了一下。昏迷了三年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外貌上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依然比仙女还要完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依然比精灵还要纯净……但从这双眼眸之中,他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色彩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,以往每次见到他,脸上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挂着最纯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喊着“父皇”。他无论多么愤怒,多么焦躁,只要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一切负面情绪都会烟消云散,唯有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和满足……他这一生最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皇之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宗主之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世间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醒来之后,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悲伤……无比陌生,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。

  这种灰暗与悲伤,让凤横空一瞬间痛彻心扉,他宁愿自己被万箭穿心,也绝不愿看到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出现在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此刻,这个被世人所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宗主、神凰帝皇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乱了心神,声音之中,都带上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痛和惊慌:“雪児,你……你怎么了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刚醒来,身上哪里不舒服?快告诉父皇。”

  凤雪児身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变化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竟感觉到了一种接近于已逝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茫气息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父,目前凤凰神宗最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都从未感觉到如此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,他一定会震惊不已,匆忙追问,但此刻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来不及顾及。

  凤雪児目光怔然,微颤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之中,似乎在闪动着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光。她微动着嘴唇,发出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梦如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云哥哥……我再也……见不到……云哥哥了……”

  泫然欲泣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和声音,足以让世上心肠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心碎。凤横空胸口在刺痛中窒息。他知道凤雪児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云哥哥”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三年前,她为他而泣,为他昏迷……昏迷整整三年醒来,她依然在为他而悲伤……

  也或者,她醒来之后,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连接点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昏迷之前……

  “唉。??.`”凤熙铭向前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然后尽可能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道:“雪児,我知道你天性太过善良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需要难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而云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贱命,他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对他而言……”

  “不许你这样说云哥哥!!!”

  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还未说完,便被凤雪児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斥声打断。凤熙铭呆滞在那里,和凤横空同时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凤雪児……他们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说话或如空山灵雨,或如轻风抚柳,不要说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斥责,就连稍微大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话都几乎从未有过。但,刚才来自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尖锐、愤怒……甚至歇斯底里!仿佛被触及到了最不能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上,所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团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也在那一瞬间升腾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,反而晃动摇摆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处在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之中。

  “滚!滚出去!!”凤横空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巴掌扇在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……这一掌,凤横空在心神大乱之下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十成力,直把凤熙铭扇的【逆天邪神】如陀螺一般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出去。凤横空向前一步,伸出双手,有些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道:“雪児……雪児……你不要生气,不要难过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救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整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。我们一定不会忘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……或者,父皇以后每年都和你一起去祭奠他,好不好?”

  凤横空一边说着,想要靠近凤雪児,但刚临近到五步距离,一股他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便迎面而来,让他心中暗惊,身体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也分明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。他看着凤雪児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感受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心中震惊无比……这股力量……难道,这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,凤神传承于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又进一步觉醒了吗!

  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!

  凤熙铭被扇飞,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总算让凤雪児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,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也一点点平息了下去。她看着前方,双眸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着凤横空,但视线却毫无焦距,口中轻轻呢喃:“父皇,我……我睡了多久了……”

  “三年,已经三年了。”凤横空轻声道,顿了一顿,又连忙接着道:“雪児,如果你还想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接着睡好了,没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三年……”她一阵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……

  “我害怕很多事情……而现在……在我眼前,我最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失去生命。”

  “在你面前,我沾染着无数肮脏和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几乎无地自容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灵魂之中嵌入了一枚明珠,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几乎都没有勇气去碰触。”

  “所以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你死……至少现在,我宁可死,也不会。”

  “我答应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一定会做到……三年后,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极雪域,我会和雪児一起去看无边飞雪。三年后,雪児在那里等我,好吗?”

  “雪児……等我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滴……

  滴……

  比白雪还要莹润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上,一滴滴泪珠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淌、滴落,越来越多,无法停止,一股悲伤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蔓延着,让这个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被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凄凉所充斥。

  “雪児……”凤横空伸出手,却不知该做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说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这个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,在这一刻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足无措。他无法想象,更无法理解,为什么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会因为云澈而悲伤成这个样子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救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也不至于如此啊。

  “父皇……”她梦呓般低语:“我……想去苍风国……冰极雪域……可以吗?”

  苍风……冰极雪域?

  凤横空一愣,然后想也不想,迅速点头:“好!好!只要雪児愿意,想去哪里都好。你想去哪里,父皇都亲自陪你去……父皇这就让人安排玄舟和行程,最多十五天……哦不,十天,我们就出发,好不好?”

  “嗯……谢父皇。父皇,雪児还有一个请求……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依然在滴落。她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保护,在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端溺爱下长大,伴随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笑颜……她从不知道,自己有一天会流下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。

  而她这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几乎都给了云澈。

  “你说……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无论什么,父皇都答应。”凤横空道,看着女儿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,他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无法呼吸。

  “雪児请求父皇……以后可以善待苍风国……因为那里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乡……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雪児对云哥哥……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……可以吗……”

  凤横空全身骤然一僵,但随之,他又马上点头:“好!父皇今后会善待苍风国,以后再也不收取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供奉……也,也绝不容许其他五国欺凌苍风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在天堂听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也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  “谢谢父皇……雪児现在心里很乱,让父皇担心了……雪児想去栖凤谷待一段时间……”

  “好!父皇这就陪你去。”

  “雪児自己去就好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这里三面环山,南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丈凤绝崖。相比于神凰城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枯黄燥热,栖凤谷却仿佛汇集了整个凤凰山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,入眼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幽绿,就连每一丝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清新,宛若仙境。

  清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湖边,仿佛还回荡着当初她和云澈一起抓鱼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欢笑声。凤雪児依偎着雪凰兽,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被这世上最纯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湿……

  “云哥哥……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……如果没有遇到你……雪児就不会这么难过……云哥哥也不会死……”

  “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……云哥哥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宗主大人,何事吩咐?听说雪公主……”

  “马上传令下去!!”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无比僵硬难看:“我们出兵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宗内任何人都不得谈论……”凤横空眸光一凝:“不!传令整个神凰城,所有人,不得公开谈论出兵苍风一事!若有违者……杀无赦!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内,谁若敢提起……老子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!”

  在他面前听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长老心神一颤……凤横空身上所散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让他心惊,而他堂堂凤凰大帝,刚才竟连“老子”两个字都蹦了出来,可想而知此事何其严重。他不敢多问,连忙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还有,准备好凤神舟,朕十日之内将亲自去苍风极北一趟……还不快去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太过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让凤凰长老不敢多停留一息,倒退两步,然后快速离去。

  “砰!!”

  凤横空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,整个拳头深陷其中。想着凤雪児那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,他用力晃头,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烦躁如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般。

  “凤神说过,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之力要完全觉醒,至少要三百年……三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太长,一定会被他们察觉凤神已逝,到时,若没有足以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,我凤凰神宗就岌岌可危……朕做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没有错!”

  “雪児……原谅父皇,父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整个神凰帝国啊!”凤横空面色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