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9章 神宫少主

第649章 神宫少主

  【提示:并没有你们希望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容b( ̄▽ ̄)d】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天玄大陆,极南之地。雅文吧  w`w-w=.-y·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由镇龙石所铸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大石门,石门左侧印着残月,右侧印着炽日,皆为金色,灼光刺目。石门之前,十六个人分列两侧,他们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穿着不同,但后背与前胸之上,都纹印着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炽日残月。

  最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人身上所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都无比之可怕。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之境。

  这时,紧闭了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两侧打开,一个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缓缓走了出来。这十六个有着傲视天下资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竟全部跪地俯首,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恭迎少主出关。”

  夜星寒双手抬起,眉梢上扬,那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仿佛自己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主宰,他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刚好六个月,时间和我预算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差无几。众位守关辛苦了,起来吧。”

  十六人起身,最边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满脸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竟已突破至霸玄境八级……这才短短六个月啊!这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整个神宫之喜,恭贺少主。”

  “少主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纵奇才,相信剑主知晓,定无比高兴。”另一人也连忙奉承道。

  “恭喜少主神功大成。以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和进境,相信再有二十年,定能踏足帝君之境!”

  “鳌护法此言差矣!以少主之天资,哪需二十年,最多再有十五年,便可成就一代帝君。”

  “十五年……”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稍稍咧起,以他如今境界,若能十五年后踏足帝君之境,纵然在四大圣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。但,若能得有着“九玄玲珑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为炉鼎,又何须十五年!

  “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呢?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放射着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。

  十六人顿时全部失声,面面相觑间,无一人说话。当初他忽然下令要去苍风国冰云仙宫带一个叫“夏倾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都深为奇怪。而如今,他一出关,首先过问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又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夏倾月”,足见他对此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程度,要远远超过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。

  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让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低沉了下来:“怎么?这件事……难道你们竟给我搞砸了?”

  “不不,少主息怒!”十六人中最年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连忙道:“少主所指派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盛与紫义护法在少主闭关三日后就动身前往苍风国,但直到今日,都尚未回来。雅文8  w=w·”

  “尚未回来?尚未回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变得无比阴沉:“难道他们两个人……还能栽给区区苍风国冰云仙宫不成!!”

  “绝非如此。”那老者连忙解释道:“老奴深知少主对那夏倾月极为重视,因而见他们迟迟未归,便多次传音相询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却始终躲闪含糊,每次都说摹灸嫣煨吧瘛棵下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之事,定会在少主之前将夏倾月带回……老奴三日前还曾再次传音相询,他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我等都在猜测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青盛紫义见那冰云仙宫美色如云,因而……趁着少主闭关,在那纵情享乐……乐不思蜀了。”

  “呵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!!”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眯成两条毒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缝隙,但得知似乎并非无法带回夏倾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反而小了许多。他拿起一块日月神宫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玄玉,口中溢出冰寒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青盛紫义,你们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本少一个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啊!”

  过了好一会儿,传音玉上,传来一个有些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少主……恭贺少主神功大成,圆满出关。属下……属下自知办事不利……属下马上就带夏倾月回神宫,请少主放心!”

  “回神宫?”夜星寒冷笑:“你们还知道回来?我看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逍遥快活的【逆天邪神】早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当耳旁风了!”

  “不不,少主,你听属下解释!”传音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更加慌乱起来:“少主之命,属下拼了命也会尽快完成,绝不敢有半点懈怠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冰云仙宫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下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简单,处处透着诡异。她们不但整体实力不弱,而且还有强到属下都无法攻破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大阵。待属下终于突破大阵时,她们已经全部躲入了一个由天磐玉彻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而且那天磐玉奇厚无比,属下等人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攻破,又无胆无颜向长老求助,又想到少主至少会闭关半年,这段时间,足以攻破这天磐玉,所以……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。”

  “不过!请少主放心!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主出关所佑,属下等人连攻数月,刚好就在今日即将大功告成!再有几个时辰,定能将这天磐之门一攻而破!属下虽未能拿下夏倾月,但这几个月,她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瓮中之鳖,待攻破这天磐之门,便可直接拿下,献给少主……属下以性命担保,句句实言。”

  “天磐玉?”夜星寒眉头紧拧。他当然知道天磐玉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坚韧和贵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纵然以他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想铸造一个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虽然有些不可思议,不过,他可以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青盛和紫义还没有对他说谎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。

  夜星寒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天磐玉最好就如你们所言,在今日便能攻破!你们可知道我花费了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才知道了夏倾月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她对我而言,要比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当初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瓶颈松动,需要闭关,我本都准备亲自前往……我再给你们十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们拿下夏倾月后,给我日夜兼程的【逆天邪神】滚回来!十日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依然见不到夏倾月……你们就永远不需要回来了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请少主放心。属下办事不利,回去后任凭少主责罚。”传音玉上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上了更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“哼!”夜星寒将传音玉收起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一群废物!”

  “少主息怒,他们二人断然不敢对少主说谎。他们既如此信誓旦旦,相信十日之内,定能把夏倾月带到少主面前。”老者向前道。

  夜星寒眼缝眯了眯:“小小冰云仙宫,竟会有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玉?哼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,以她们最多王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又怎么可能将之铸成一个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……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耐人寻味啊。”

  “说起来……”夜星寒眼眸一斜:“苍风国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如何了?还没有被神凰灭掉么?”

  “就算暂时没有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晚之事。少主为什么会关心这弹丸小国之事?”

  “哼,苍风国是【逆天邪神】存是【逆天邪神】灭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有些想不明白神凰国为什么要侵占苍风,还这么急切。”夜星寒沉声道:“苍风国不但版图狭小,而且资源匮乏,简直毫无吞并价值。神凰国却不惜出动了数百万大军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拿下了苍风国,掠夺了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资源,估计都抵不上这数百万大军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耗费。要说没什么猫腻,我绝不相信。”

  “神凰国入侵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这些年流传着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驸马云澈在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上大败神凰帝国,让他们颜面无存,因而大怒报复。”

  “简直笑话。”夜星寒不屑道:“凤横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等心胸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也成不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,他们一定有什么图谋。苍风国应该马上就会完蛋了。在他们攻下皇都之后,你们要派人盯好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向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合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动!”

  “若说异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件事很奇怪。”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年纪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数月之前,神凰主军本已距苍风皇城只有千里之距,却忽然分出多达数十万军,直取苍风最东部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……流云城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城,比之一个城镇都大不了多少,毫不起眼,少主应该并没有听说过。那数十万神凰军很快占领流云城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杀一人,但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入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足半成,数十万神凰军全部分散到流云城周边,整整数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……似乎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搜索着什么。”

  “嗯?”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一闪,沉吟一番,低声道:“马上再多安插几十个人混入神凰军……彻底摸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!”

  这时,为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护法忽然神色一动,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传音玉,随之脸色稍变。

  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动,夜星寒目光斜了过来:“可有要事?”

  “回少主,皇极圣域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来报……天圣玄舟就在刚才飞出了皇极圣域!”

  “什么?天圣玄舟?”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震惊:“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帝出动了?”

  “不!”大护法摇头: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帝……天圣玄舟中只有一个人!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夏元霸!!”

  “夏元霸!?”所有人骤然侧目。三年之前,夏元霸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但三年前在太古玄舟之上,夜星寒发现了他身上霸皇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也从而惊动了整个日月神宫……以及天威剑域和至尊海殿!四大圣地,再无人不知“夏元霸”之名,即使那时他才不到二十岁。

  因为拥有霸皇玄脉者,血脉之力一旦完全觉醒,必为天下之皇!!

  “天圣玄舟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座驾……竟然给了那夏元霸!!”一个护法惊声道。

  “天圣玄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关键,最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那个拿着传音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护法狠狠吸气道:“刚刚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着重提到,夏元霸闭关三年,就在两个时辰前才出关……出关之时,身上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帝君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!!”

  “什么!!?”震惊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将整个石殿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颤荡,夜星寒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剧变,一个护法瞪大眼睛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夏元霸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应该只有二十一岁而已……二十一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天玄大陆不要说现在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亘古未有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玄脉在身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啊!”

  霸皇神脉……二十一岁……帝君!!

  刚才,他们还因圣帝让夏元霸登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专属座驾而惊异……而此时,听着这个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他们对此反而再也不觉得奇怪。二十一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一万个“天纵奇才”都无法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别说把最强玄舟交给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立即封他为圣域少主,都不会有人觉得太夸张。

  大护法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一眼夜星寒,道:“皇极圣域那边也深为震惊。但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谈论中,似乎……似乎……夏元霸玄力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因为少主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夜星寒脸色骤沉。

  大护法吸了口气道:“三年前,夏元霸回到皇极圣域后,每天所念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要……要誓杀少主。而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之心,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越强烈,就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快……夏元霸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誓杀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下闭关三年……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  “天圣玄舟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夏元霸一个人?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知道夏元霸乘天圣玄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去哪里?”一个护法大声吼道。他这个吼声一出,所有人便都明白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二十一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身负霸皇玄脉,更有着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力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想都可怕!而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日月神宫,有着刻骨之恨!!

  能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……可见他对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何种地步!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患,无论如何,都必须尽早的【逆天邪神】铲除!!绝不能再让他继续成长下去。

  “确定只有夏元霸一人!夏元霸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人,今晨出关后听闻苍风即将灭国,当场暴怒!他乘天圣玄舟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所在!以天圣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速度……只需四五个时辰,就足以到达苍风国境!少主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  “你们当皇极圣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白痴么!”夜星寒阴测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圣帝千年无子,只有几个干儿子,而那几个干儿子,可从来没有一个能碰触天圣玄舟!现在有了一个夏元霸……未来圣域之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哪还有他那几个干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份!圣帝连天圣神舟都肯恩赐于他……怎么可能不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置于首位!你们觉得……我们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和皇极圣域撕破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吗!!”

  众护法顿时全部低头,不敢应声。

  “马上将此事详细禀告我父亲。那夏元霸……必须死!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域弟子。该怎么让他死……只能交给我父亲来定夺!”夜星寒沉声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属下这就去禀告剑主大人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