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7章 物非人非

第647章 物非人非

  百万里空间,转瞬即逝。+◆,

  “哇啊啊!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……居然这么大!比我们家族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还要大上很多倍!”

  站在太古玄舟内部古堡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天下第七不断转身四顾,嘴巴大张,发出着惊诧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。

  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舟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古堡而已,古堡之外还有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绝对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庞大。”云澈一脸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身为玄舟之主,这艘玄舟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他都可以随时了然于胸。随着九阳玉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注入,这艘玄舟也从沉寂中复苏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法则也开始运转,古堡之外,原本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在这几个月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翠绿成荫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玄兽游荡其中,还有更多奇花异兽正在孕育成长之中。

  “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居然感觉不到任何能量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就连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都丝毫感知不到。”天下第一赞叹道:“天下之大,果然无奇不有,竟会存在这等宝物。”

  天下第一虽然心中震惊惊奇万分,但并没有向云澈去询问它从何而来,因为他很明白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触人之忌。云澈却主动说道:“这艘玄舟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上古时代流传而下,被我无意间得到。它非同一般玄舟,自成一世界,还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现已认我为主,任何人都无法夺走……不过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天下兄为我保密,虽然它不可能被人夺走,但若被贪婪之上盯上,时不时来几只苍蝇骚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烦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哈哈,云兄弟放心,你对我如此坦诚相告,我岂会做那宵小之人。”天下第一爽朗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大哥,那我们多长时间可以到天玄大陆?”萧云有些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哦,已经到了啊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啊?到了?”三人齐齐傻眼。

  “对啊……我们进入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息,就已经到了。现在已经停下来很久了。”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淡……其实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享受他们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“这……这么快!?”萧云嘴巴大张,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:“父亲说天玄大陆与幻妖界有数百万里远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穿梭空间……这速度也太夸张了吧!数百万里啊!”

  “我们出去吧。”云澈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轻轻起伏:天玄大陆……苍风国,我终于回来了……无论如何,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……

  他释放意念,探视了一番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消耗,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让他万分惊喜。瞬间穿越了数百万里空间,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半成都不到!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小上太多倍!!

  按照这个消耗幅度,别说返回幻妖界……往返几十个来回都应该完全没有问题!

  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小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九阳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太过庞大!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云澈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。那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神兽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玉!

  红光罩下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景象也迅速变化。一股有些干燥和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风混着灰尘气息铺面而来,四周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地,但植被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散乱干枯,偶尔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树木却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断裂在地,空气中,弥漫着有些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索和寂寥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这里……我们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玄大陆了吗?”天下第七张望着四周,却看不到任何人烟,似乎连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都没有。

  “我们好像到了一个很荒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啊。”萧云同样打量着四周。

  “元素密度很淡薄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层面应该很低。”天下第一皱了皱眉:“云兄弟,这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苍风国’?”

  “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眉头微蹙,看了周围一会儿,转向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七道:“我也不确定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。不过……天下兄,七妹,你们有没有办法遮掩一下耳朵和精灵翼,天玄大陆虽然也有关于精灵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但似乎已经数千年未再出现过。”

  天下第一瞬间明白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点头道:“小事一桩。”

  说完,他玄力运转,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蝉翼顿时收拢,隐于衣间,一双尖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耳也被绿光笼罩,绿光散去时,已化作和普通人类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……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变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玄气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,但若非玄力远胜于他,而且凝神探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般不会被发觉。

  天下第七也用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掩下蝉翼和双耳。

  “大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……好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……出问题了吗?”萧云试探着问道。云澈这段时间以来最期盼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天玄大陆,在玄舟之中时,他都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云澈身上所洋溢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情绪,如今到来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他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喜形于色才对……但他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紧蹙眉头,丝毫没有喜悦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云澈看着前方,眉头动了动,道:“没事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隐约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。我上去确认一下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。”

  说完,云澈奋力一跃,腾空而起,但身体还未触及云层,一个规模颇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城池便出现在了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西方远处。他停滞在那里,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个城池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,一个名字,也随之出现在了脑海之中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新月城!!

  新月城虽非大城,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城之一,尤其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刚好处在苍风国版图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地带,因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枢纽之城,每日人流量巨大,热闹非凡。而此时又正值上午,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量在新月城停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离城之时,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看去,无论城东、城西、城南、城北,都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攒动才对……

  但一眼望去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这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之城,此时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竟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死气沉沉……而且远远看去,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蒙在一团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雾之中。

  根据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云澈也顿时记起了脚下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处。当初他离开流云城,一边历练一边前往新月城时,曾经路过这里,还曾在这里留宿一夜……但,记忆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地方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草木成荫,生机勃勃,还活跃着相当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等玄兽。但如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荒芜杂乱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火海烧灼,然后又被千军万马践踏过了一般。

  怎么回事?

  新月城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一股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生出,他迅速降下,沉着眉头道:“走!我们快去新月城……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似乎有些不太对。”

  “啊,新月城?”萧云刚要询问,已被天下第七一把拉起:“先别多话,快走啦!!”

  云澈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他们都看在眼中。当初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面对淮王府一众势力,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采四溢,畅然大笑……而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脸却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。云澈一说完,便已疾速向西冲去,三人也连忙跟上。

  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似乎遭受过大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。而且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似乎过分荒凉。”天下第一冷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兄弟,你刚才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?”

  “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眉头紧锁,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快:“我在新月城停留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并不长,但那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改变我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它在苍风国除了皇城之外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城市之一,但它如今带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气沉沉。我们现在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地方,当年也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今这个样子……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
  云澈微微咬牙,努力不去设想那一个比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这时,从数里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他忽然感觉到了微弱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,目光一动,速度顿时慢了下来,向玄气波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飞去。

  几块数人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巨石出现在了视线之中,碎石之后,传来十七道不同强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。这些气息最强为灵玄境七级,最弱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初入真玄境。他们躲藏在巨石之后,并且努力压抑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但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慢了下来,向那块巨石靠近,在近到十步之遥时,巨石之后,一道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骤然冲出,全身玄力爆发,一把寒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直刺云澈而至,伴着一声盈.满刻骨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吼:“神凰狗贼受死!!”

  当先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十七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。但只有灵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又怎么可能对云澈造成哪怕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。他脚下未动,虚空一掌向刺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挥去……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瞬间,他看清了那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顿时脸色一变,极力将已堪堪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收回,同时手臂一伸,将要冲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一挡住:“不要动手!!”

  虽然云澈这一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挥出,而且在刚才收回了超过九成玄力,但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何其霸道,纵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而言不堪一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,也绝非对面之人所能轻易承受。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一瞬间崩裂脱手,整个人也倒翻回去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石之后……他脸色一白,瘫坐在地,全身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抽搐,但眼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毅和恨意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未减。

  “导师!!”

  “司空导师!!”

  巨石后本要趁机围攻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大惊失色,围到了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查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云澈向前几步,看着那个被自己轰倒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:“司空……师兄?”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他记忆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他潇洒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不见了,变成了散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发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袍没有了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华贵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布满了破损,和道道或深或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记忆中光洁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……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刻印着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疤……有一道,险些触及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……失却了温和,凶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豺狼。

  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……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在他初入苍风玄府时向他施以援手,给了他诸多指引的【逆天邪神】司空渡!

  在一声“司空师兄”喊出口时,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也看向了他,顿时,他全身一僵,视线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,瞳孔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瞬间剧烈放大:“云……云澈?”

  “云澈”这个名字,也让围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转向了云澈,一脸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“司空师兄刚才喊他……云澈?哪……哪个云澈?”

  “他……他和玄府画像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像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模一样!”

  “不可能!云澈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而且他身上还穿着……额?那好像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?”一个青年人看着云澈胸前所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图案低喃道。

  云澈入了妖皇一族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新婚不足一月,穿着上基本都印着金乌和火焰图案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他会遭到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伏击……因为远远看去,他们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大鸟和金色火焰,以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纹着凤凰和凤凰之炎。

  云澈快速来到司空渡面前,急切道:“司空师兄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!你们肯定都以为我三年前就已经死了……但我又活着回来了!当初在苍风玄府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带着我去了天兵阁,看着我选择了霸王重剑!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带我去了太玄殿和内府……当年我欲去焚天门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为我指引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剧烈颤荡,他一把抓住云澈手臂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颤抖:“云澈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你没有死……你竟然没有死!”

  “对!我没有死!”云澈用力点头:“司空师兄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新月城怎么了?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新月玄府任导师么,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……快告诉我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