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3章 得偿所愿

第643章 得偿所愿

  云澈全速折返,回到妖皇大殿时,小妖后已不在其中,只有几个皇族侍女在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扫。看到云澈进来,她们连忙放下手中之事,向云澈屈膝行礼。小妖后将与之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已昭告天下,也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今非昔比。

  “小妖后呢?”云澈上前问道。

  “回云少家主,小妖后在你离开不久后,便已回了寝宫。”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女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随之转身,浮身而起,直飞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而去。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无声无息,她一个人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窗前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瓷娃娃。从妖皇大殿回来之后,她便一直站在这里,保持着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很久很久。

  一股气息由远及近,快速接近寝宫,临近之时,也没有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减缓速度,收敛气息,小妖后眉头一凝,但马上,她辨识出了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刚要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咽下,亦没有转身,整个人毫无动作,唯有水晶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。

  敢就这么直接进到小妖后寝宫的【逆天邪神】,纵观整个幻妖界,只有云澈一人……换做他人就算敢,还未靠近就会被小妖后一把火给烧成灰。

  云澈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,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进来。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之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寝宫,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,毫无“奢华”二字可言,甚至连一个普通富家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闺房都不如,简直之中,还透着一股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清冷,让人走进这里,呼吸都会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。

  云澈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不经通报就大摇大摆的【逆天邪神】闯进来,但之前每次都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结果: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进来之前被小妖后一掌轰出去,另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进来之后马上被小妖后一掌轰出去。

  但这次,站在竹窗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无声,只留给云澈一个纤弱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仿佛根本没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一般。

  云澈站在寝宫门口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却始终没有等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回首,空气之中,他隐约嗅到了孤寂和凄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微微刺痛。他迈开脚步,缓缓走向小妖后……

  一直走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然后张开手臂,环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身上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她拥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……

  小妖后全身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……

  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袍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宽大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单薄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,宛若扶风嫩柳,不要说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都完全可以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合拢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还未能来得及感受到怀间少女玉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,一股万钧巨力便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。

  砰!!

  一声巨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顿时如一枚被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炮弹般被轰飞了出去,后背狠狠砸在墙壁上,直把整个寝宫都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发颤。

  “你你你你你……你能不能下手不要这么狠!!”云澈拨着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碎玉,哆哆嗦嗦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嘴里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吸着凉气。

  这百年,早就让小妖后有了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防御意识,将云澈震开,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反应……虽然在将云澈轰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便已后悔,但小妖后依然强行冷下脸,沉声道:“自讨苦吃!换做他人,敢如此触犯本后,早已死上万次!哼!”

  “喂!我和‘他人’能一样么!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要成为你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亲口宣布要和我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连抱你一下都不行么!”云澈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点理亏,小妖后别过脸去,语气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又回来做什么!”

  云澈总算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尘拍干净,满脸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回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告诉你,我愿意顺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和你成婚后入你们妖皇族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顿时转来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开始颇有些委屈起来:“方才在妖皇大殿,我因为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没有细想太多。回去冷静下来之后,我就意识到,你对于我而言,要远远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男人尊严要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如果我为了区区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尊,连与你一起背负家族重任的【逆天邪神】魄力都没有,那我也没有资格……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。”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看着他,久久无言,须臾,她别过脸去,看着窗外,眸光一片朦胧:“谢谢你。”

  换做幻妖界任何一个其他男人,若能得小妖后垂青,别说入妖皇一族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所在全族都要改“幻”姓,也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,欣喜若狂……但她知道,云澈不一样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纵然面对金乌魂灵,都没有半点胆怯和退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岂会垂涎她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头衔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让步,太过珍贵。

  “哈哈哈,”云澈大笑:“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口对天下宣布我马上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了,对我还需要什么谢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你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你下手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以前一样狠……我身上疼也就算了,心里更疼,嘶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唇瓣动了动,虽然她很清楚云家无论语气、神情还有吸冷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装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她把云澈狠狠轰开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歉疚。

  “我现在很伤心,所以……想要我入你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必须答应我一个附加条件!”

  “……什么条件?”

  云澈微眯眼睛,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很简单……让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你一会儿——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。”

  “……”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,如果云澈说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对会被小妖后一巴掌轰出去,但,随着她亲口宣布要和云澈七日后成婚,两人之间原本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也随着她用尽所有勇气和意念所迈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步而质变。若为夫妻,相互拥抱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平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何况……

  “我……不习惯被别人碰触。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躲闪,就连声音,也已经不再冷硬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……但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。”云澈走向了她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步靠近,他能感觉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在一点点变得紊乱:“我知道,这么多年以来,你每一天,都承受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也每一息,都要警惕着随时可能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所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防卫意识,早已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成为了本能。你刚才把我震开……我也清楚一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有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了解,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说而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明了于心。因为在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要比小妖后还要险恶不知多少倍。小妖后这种防卫本能,他同样有,而且在某种程度上,要比小妖后还要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即使现在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最为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睡眠,也永远只有七分而已。

  “但我马上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以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幻彩衣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半,是【逆天邪神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一切,承担一切,永远只会对你好,会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进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你永远不需要设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,唯一一个可以拥抱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就像在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那个时候,我们共同面对明王,我抱着你,一起落入死亡之海,那个时候,你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偎依着我,没有排斥,也没有想要挣脱……因为那个时候,我们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紧紧相连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……我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命运相连,并不仅仅只有死亡之海中那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,以后……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不知不觉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近在耳际,一双手臂,也在温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揽在她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之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也贴入了一个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膛……这次,小妖后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就连身体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都没有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绪,也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回到了死亡之海中紧紧相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……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意识到自己在被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,但身体,却没有释放那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心灵之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……唯有一种让她身体,还有灵魂在缓缓松软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感。

  怀中抱着的【逆天邪神】,仿佛一具稚龄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……几乎比茉莉还要娇小。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冰寒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温软中带着少许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气息。

  虽然,当初在金乌雷炎谷中,他们倒凤颠鸾了不知多少次,但就这样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她……直到今日,才得偿所愿。

  云澈闭上眼睛,微笑而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今天忽然宣布要和我成婚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让我很惊讶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看来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幸亏我那天把你‘大骂’了一顿……否则,若你执意要拒我于千里之外,而我又没有能力把你强行带走,我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遗憾一生。”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“以后,你不会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孤单一个人了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。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初在金乌雷炎谷,我舍命救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和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志,但今后……我只因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虽然我现在还太弱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会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成长到可以让你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靠,再也不用承受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和危险……相信我,好吗。”

  “又……开……始……了……偏偏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这么多白痴女人要上这色魔的【逆天邪神】当!”茉莉在云澈脑海中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,然后冷哼一声,干脆封闭了听觉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小妖后这一生从未有听过。一种极为陌生,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还有全身蔓延……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心灵和身躯都要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越来越软,最后几乎失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把整个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依偎在了身后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唇边,溢出一声微不可闻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“嗯……”

  “成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之后,我就喊你彩衣,好吗?”

  “……嗯……”

  云澈把手臂收拢,让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体与自己贴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一分:“以后,每天都让我这样抱着你,好不好?”

  “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,以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命数……就算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言,我也会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打破。所以,这三年之中,你一定不要相信相信自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剩三年寿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打破所谓三年命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……就像我们能从死亡火海活着出来一样,好吗……”

  云澈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轻轻低语着,虽然轻柔,但每一个字,都斩钉截铁。他感受着怀中越来越温软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双手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上,同时覆在了她微隆的【逆天邪神】酥胸上,掌中顿时一团柔腻,虽然隔着两层薄衣,但依然嫩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涂抹了甘洌清甜的【逆天邪神】泉水,两粒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蓓蕾,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之上,让他忍不住手掌收拢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揉弄起来。

  轰!!!

  三个妖后寝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女正在欢声笑语间向这边走来,谈论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。她们作为最靠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早就对小妖后和云澈之间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有所察觉和猜测。而她们还未靠近寝宫,便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轰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一个人影伴着巨响声飞出,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到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把她们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齐齐娇呼。

  待看清落在她们身前之人时,三个侍女都同时笑了起来。最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侍女向前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少家主,你怎么又被小妖后轰出来了。”

  “嘻嘻……”另外两个侍女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掩唇而笑。她们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侍女,但云澈对她们从无任何架势,反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姐姐”相称,让她们对云澈倍加好感和敬重之余,也从不需小心翼翼。

  云澈从地上站起,一抹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,正色道:“三位姐姐,你们有没有发现,小妖后对我下手越来越轻了。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哦!以前云少家主都要被轰到十几里之外,而这一次……”红衣侍女美眸流转,努力忍住笑道:“似乎才半里远。”

  “因为云少家主马上就要成为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了,小妖后当然不会再舍得下手重了。”蓝衣侍女轻笑着道。

  “咳……我堂堂七尺男儿,懒得和女人一般见识。待她成了我老婆,再敢这么不听话,就算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……也要家法伺候!”云澈气势盎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话一说完,还有些心虚了瞄了寝宫方向一眼,然后摆手道:“三位姐姐,我家里还有事,就先失陪了……哦,玉依姐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好像又大了哦!”

  “嗖……”

  云澈留下一声淫笑,然后一溜烟逃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影。

  “哼……讨厌!”红衣女孩手臂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掩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,红着脸一声轻嗔。另外两个侍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笑成一团……很显然,这段时间她们早就被云澈调戏惯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小妖后将与云家少主云澈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在短短一日之间,便通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符,传遍了整个幻妖界。在这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面前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珍贵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里、万里传音符都跟不要钱似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估计这一天所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符,要比过去十几年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加起来还要多。

  当然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催动下,伴随着这个惊天消息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被金乌神灵赐予了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合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纯正金乌血脉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!

  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本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杂音、争论和质疑没有出现,弥漫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各种赞美和惊叹之音。

  不过对于那些一方霸主而言,这个消息简直如同在他们屁股上烧了一把火。

  “什么……七……七天之后!!有没有搞错!快……快去传音确认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听错了!!”

  “什么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天后……我靠!!”

  “城主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怎么办!马上备好最上等玄舟和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晶……一个时辰后……不!!半个时辰后就出发……快去!!小妖后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圣神所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!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赶不上,老子以后别在幻妖界混了!”

  “这个……准备贺礼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还有个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准备!马上去宝物库把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药材全部带上……能带多少带多少!快去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地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远离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无比频繁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演着,随着消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快速传播,幻妖界几乎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沸腾了起来,平日里难得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上空呼啸而过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日里再抠门,再舍不得能量晶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权贵,也巴不得把所有积蓄都塞进玄舟之中让它飞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快一些。

  妖皇城之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日夜喧嚣,十二家族、上百王府全部忙里忙外团团转,几乎没有片刻停歇。

  不知不觉间,七日已悄然而过。妖皇城也一天比一天热闹,就连颜色,也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全城张灯结彩,红毯纵横,象征金乌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耀金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斥了每一个角落。从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看去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笼罩着苍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妖皇城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金灿灿一片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