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2章 男人尊严

第642章 男人尊严

  众人散去,妖皇大殿中只剩小妖后和云澈。小妖后始终站在皇椅之侧,背对云澈,两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。

  这个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,最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转过身来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云澈一眼,又马上把目光撇开:“这下你满意了?”

  “有什么好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站起来,抓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啊!你居然没和我商量,连提前对我说一声都没有!!在金乌雷炎谷,你把我强上了也就算了,这种婚姻大事,你居然也来个强上!你你你你……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也不能这么霸道蛮横不讲理!”

  “……哼!这不正如你所愿么。”小妖后别过脸去,目光有些躲闪。

  虽然着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……甚至到现在都有些恍惚。

  毕竟,从对他冷漠无情,绝不表露半分……到忽然昭告天下,要和他成婚,而且就在七日之后……就算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再强大,也半天都扭不过来。

  他确信,普天之下,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像小妖后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。

  小妖后此时明明心中慌乱,明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认了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却依然要装作一副冷酷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君王模样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躲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飘忽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和微微有些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,让云澈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清楚了看到了一分如普通少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娇态。他微微而笑,然而又挂着一副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忿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喊道:“你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老老实实承认喜欢我了,这一点呢,作为你未来夫君,当然应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奖你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呢,夫妻之间至少应该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互相恩爱如胶似漆亲密无间……”

  “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小妖后呼吸更乱,直接出声将他打断。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嫁给我之后呢,不能再像以前,还有现在这样装~~作~~对我冷冰冰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……”

  “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。”小妖后再次出声打断了云澈,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嫁给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嫁给本后!”

  “呃?”云澈顿时一怔。

  “哼!”小妖后侧过脸颊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后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,七日之后,你入我妖皇一族!此后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今后我们……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也必须以‘幻’为姓,你难道还以为本后与你成婚,是【逆天邪神】嫁到你云家么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中,迅速过滤了一遍小妖后之前对琅勋王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脸色稍稍而变,然后向前一步,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行!”

  “不行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小妖后侧目。

  “因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”云澈沉着气道:“一个再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就算做不到顶天立地,又岂能入女人之门!我云澈……绝不能接受这种事!你若要和我成婚,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嫁给我……嫁到我云家!”

  “笑话!我妖皇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统领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之族,入我妖皇一族,难道还委屈了你!”小妖后沉声道。

  “那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少家主呢!”云澈毫不相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云家家主一脉世代单传!我爷爷只有我父亲一个儿子,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!我做为这一代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血脉继承者,如果却入赘女方,连儿子都不能以‘云’为姓,那我云家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我又怎么对得起家族,对得起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……”

  “谁敢笑话你们云家!”小妖后打断他道:“云家少主成妖后之君,整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也将彻底凌然于幻妖界所有势力之上!这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家蒙羞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们云家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华!在你云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未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家主,而入我妖皇一脉……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帝王!要尊贵何止千万倍!”

  “这不一样!”

  “哪里不一样!”

  “……总之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行!”云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晃了晃头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心高气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这一点他自己也清楚。一直以来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里,“入赘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懦弱或无能,对这种事向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嗤之以鼻,从未想过……也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即使对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。

  “我在天玄大陆已有妻室!对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国家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女!如果让我入你们妖皇一族,我回到天玄大陆,都根本无法向她交代……总之,这件事已经突破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,我绝对不能接受!”云澈无论声音,眼神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都始终无比坚决。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一阵起伏,她盯着云澈,眼神不断变幻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转过目光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后知道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这样做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让你难以承受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,而且本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……这件事,由不得本后,如今又已昭告天下,也已经由不得你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显得比平时热闹喧嚣了许多,街道中人群攒动,上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又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快速飞过。

  小妖后将在七日后,与云家少家主云澈大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让刚刚平静不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沸腾了起来。

  云家本就在筹备一个月后萧云与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,如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横插进了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小妖后!云家上下被这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吓掉了一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……然后简直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忙碌起来。云家上至长老,下至小厮,全部放下了手中所有事,五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族比直接取消,萧云婚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筹备也全部搁置,所有人全部投入到少家主婚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筹备中,都忙碌的【逆天邪神】像被疯狂.抽打的【逆天邪神】陀螺。

  少家主……小妖后……光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想都……太特么刺激了!!

  云澈回到家中,一进大门,便看到云轻鸿正背对着他,一动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。

  “澈儿,你回来了。”云轻鸿转过身来,表情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他站在这里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专程等他回来。

  “……我娘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反应?”云澈颇有些忐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”云轻鸿淡淡一笑,道:“你娘她刚刚去了庆王府,亲自为你准备七日后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饰去了。”

  “她……没有生气?”

  “生气?”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多了一分古怪:“为什么要生气?你要娶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身份、容貌、玄力都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她作为母亲,高兴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生气。如果你觉得我们会介意年龄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你想太多了。到了君玄境界,一两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差,和一两岁其实并无什么本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差别。何况就外表而言,小妖后看上去比你还要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……”云澈微微犹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我入妖皇族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嫁到我们云家。”

  云轻鸿:“……”

  “不过,爹你放心,我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马上道:“虽然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但无论对于我个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于我们家族,这种事,我都绝不会接受。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也同样很坚决,偏偏又已经昭告了天下……唉,毕竟还有七天时间,或许足够我想到一个万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对策。”

  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轻鸿并没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因为这在小妖后命令琅勋王时,“入我妖皇一族”几个字就已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而且就算她没有这句话,也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入妖皇族,而绝无小妖后嫁到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关于这件事,他在等待云家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也已思虑了很多。

  “澈儿,”云轻鸿没有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表示肯定或否定,反而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你告诉为父,小妖后还能活几年?”

  云澈目光顿时一颤,喉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涌上一半,又被他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了下去。

  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小妖后承诺了不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便不要说了。”云轻鸿淡淡笑了笑,内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不需要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上,他就印证了心中所想。

  “爹,你为什么会……这样问?”云澈道。

  云轻鸿怅然道:“因为小妖后在几个月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跨度,实在太大了,大到了绝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你可还记得,两个月前,在明王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他曾对小妖后喊过她实力变化太过夸张,不可能没有副作用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这些话,我当时全部放在了心上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前段时间,我忽然想起了你爷爷在一百多年曾经和我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话,那时我和你娘还没有成亲,他在指点我修炼紫云功时,暗叹过幻妖界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久了,而太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安和,也在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消磨着十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心和凝聚力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好事,之后又忽然大笑一声,说妖皇一族纵然没有了十二守护家族,一旦翻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,同样能一手遮天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会过于惨烈。”

  “我当时追问,但你爷爷并没有细说。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为妖皇一族,和先妖皇一起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”云轻鸿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:“而这个秘密,你们在天玄大陆相遇时,他应该连同家主令和妖皇玺,一起交给了你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缓缓点头。

  “小妖后太过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那天明王所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还有你爷爷当年偶然提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惨烈代价’,都让我无法不往那个悲观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去想。如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样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苦了她了。”云轻鸿轻轻而叹。

  “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对我说什么?”云澈感觉云轻鸿一直在这里等他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单为了确认这件事。

  云轻鸿微微点头,直视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问道:“澈儿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你会无法接受入妖皇一族,为父丝毫不觉得意外。但有个问题,你一定要认认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我……与小妖后成婚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?或者,我用另一个方式问你……你和小妖后之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早已有了男女之情,你们想要成婚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情相悦,而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金乌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’?”

  云澈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轻鸿,后者淡淡而笑,道:“你不用觉得奇怪,这两个月以来,我其实早已隐约有所察觉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在自我否定而已……一个月前,你几乎每天都会去见一次小妖后。当初我和你娘从天玄大陆重伤归来,小妖后大致一个月来亲自探望我们一次,而我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之伤远远轻于当年之伤,而且还可痊愈,小妖后来探望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,却要远远胜过当年,而且每次临走之前,都会有意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询问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……最近一个月,你似乎并没有再去主动见小妖后,而我每次见过她,她都必问起关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小妖后单论相貌,这世上,几乎没有男人可以抵挡,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儿,你们在金乌雷炎谷共同患难整整四个月,会彼此吸引,互相生情,现在想来,甚至都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情理之中。”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想了一会儿,道:“她在我心里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了一个不可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从金乌雷炎谷出来之后,我每天都会记挂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太弱,而她,无论哪个方面,都太过强大。我纵然想守护她,想帮助她,为她分担些什么,都根本无法做到,所以,一直以来,都有些无所适从。今天她忽然宣布要与我成婚……我和你们一样惊讶。”

  “你如果想要帮助她,想要替她分担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眼下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吗。”云轻鸿微笑起来。

  云澈一怔。

  “如果,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而与她成婚,那么,为父会支持你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而如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欢她,想要让她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那么,为父希望,你可以如她所愿,入妖皇一族。”云轻鸿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且你娘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

  云澈面露惊讶,他无法接受入妖皇族,一部分原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顾及父母和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。对于父母而言,又有谁希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入他人之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这等巅峰家族。却没想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你和娘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介意?”

  “如果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至少为父无法做到完全释然。但惟独小妖后……为父绝不会反对。”云轻鸿无比坦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她虽然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小妖后’之名,但实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帝王。如果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她或者可以下嫁守护家族,但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俯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……岂能下嫁,否则帝王之尊何在。而且,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最后一人,她在位一日,妖皇一族便依旧荣耀一日,但她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嫁入我云家……妖皇一族,就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灭了,永远消失于幻妖界。”

  “而你入妖皇族,与她有了后代,至少名义上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,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就可以如此延续下去……”

  “后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以及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。而前者……代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灭啊!你让小妖后如何选择。”

  云澈:“!!!!”

  “而澈儿你,却全然不一样。”云轻鸿继续道:“你虽入妖皇一族,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也以‘幻’为姓,但,你还有另外两个妻子,将来甚至可以再有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室,你和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之子。我云家家主一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绝不会断。你在天玄大陆已经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小妖后很早之前,就已经知道,但她应该从未对你提起过,更没有因为要与你成婚,而要你休掉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”

  “她以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却对你许以‘夫君’之名……这两个字对普通人来说很平常,但对于小妖后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和在告知着天下你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人,你之后,再无他人。而且,还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容许着你有其他妻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这一点,换做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世家之女都几乎不可能做到,而她小妖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到这一步,为父都无法不为之动容……她习惯着冰冷淡漠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却比任何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表达都要珍贵,她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用情,或许要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深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很多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,开始有些混乱起来,眼神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激荡。

  “而你,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欢小妖后,想要让她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那么……入妖皇族这么简单,却可以完成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夙愿,不让她成为妖皇族万古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妥协都做不到么?”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重了几分: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属于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点尊严,要远远比自己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还要重要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!”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他抬手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了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竟然被‘入赘’两个字刺激了神经,蒙蔽了双眼,一头扎进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胡同里……爹,你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

  云澈咧嘴向云轻鸿一笑,快速转身,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一道光影,直飞妖皇大殿而去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