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1章 惊天大事 下

第641章 惊天大事 下

  妖皇大殿。

  时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午,十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和诸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们全部到场,无一敢缺席。随同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首脑人物,毕竟,小妖后亲口下令必须全部到场,而且有“大事”要宣布。

  午宴开始,觥筹交错间,原本还有些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,而云家也无形间成为了宴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,不断有家主或郡王主动凑上来敬酒。不过所有人饮酒之后,都会第一时间马上以玄力将酒气化解,以免酒力之下在小妖后面前失态。

  “大哥,这场午宴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大事?”萧云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云澈回答道:“不过,总感觉似乎和我有关?”

  “啊?和大哥有关?”萧云瞪了瞪眼:“爹说今天要公布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关系着幻妖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……大哥为什么会这么觉得?”

  第一个,爹今天早上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说过小妖后指明要我必须到场,我那个时候就有预感,不过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原因。”

  “那主要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萧云马上追问道,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一向极为信服。

  云澈点了点下巴:“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,从午宴开始到现在,小妖后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一次。”

  “额?”萧云顿时一愣:“就……就这个原因?”

  “对!”云澈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我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开玩笑,以我对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……她肯定马上会有一件针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小妖后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再说……她好像也没有正眼看过我啊。”萧云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瞟他一眼,道:“再怎么不一般,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女人。她不看你,和不看我,概念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就好比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妹始终没看我一眼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她如果整场宴会也从没看过你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那可就要有‘大事’要发生了。”

  “哈?”萧云张大嘴巴,一脸茫然……显然完全不理解云澈在说什么。

  不知不觉,午宴已过去了大半,小妖后一直端坐于皇椅之上,全程几乎未曾说话,也一直无人敢出口询问今日所要宣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事”。这时,云轻鸿放下酒杯,起身行礼道:“小妖后,如今淮王之乱已平息,明王虽逃离在外,但全力搜寻之下,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认罪伏诛。我等身为臣子,在淮王之乱中却出力甚微,全靠小妖后一人才力挽狂澜,甚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愧。小妖后今日召我们来此,定有大事……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吩咐,我等定万死不辞!”

  大殿之中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比云轻鸿更适合出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这番话一出,其他人也都连忙收敛声音和表情,放下酒杯,齐齐行礼道:“小妖后之命,我等定万死不辞。”

  小妖后目扫全场,也终于瞥了云澈那个方向一眼……所有人都在躬身行礼,惟独云澈还坐在那里悠哉的【逆天邪神】品茶。她脸上无波无澜,缓缓起身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后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大事要宣布。此事,关系着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!更关系着我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!”

  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?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让众人齐齐一愣。云澈也眉头一簇……嗯?

  “在淮王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和毒手之下,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和皇弟相继遇难,本后身为女子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。若本后之后,妖皇血脉断绝,幻妖界必定生乱。如今淮王势力已被铲除,如何延续妖皇血脉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不得不思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众人面面相觑。妖皇一族只剩小妖后一人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血脉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。若硬说延续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那自然只有小妖后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女。一个年迈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忍不住,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道:“小妖后,您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……广纳男妃?”

  小妖后目光一寒,随之又恢复淡然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妖皇未能留下子嗣,那我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传承,自然只能由本后来完成!本后百年灰衣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为父皇和皇弟守孝百年。如今,也到了本后另择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”

  “另择夫君”四个字一出,直惊得这些守护家主与郡王目瞪口呆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小妖后今日要宣布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件事,他们潜意识里,甚至都从未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,并非因为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之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……这天下,怎么可能存在能让她入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!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……这幻妖界,又有谁有资格做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?

  所有人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清楚,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夫君”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男妃”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截然不同,天差地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

  “小妖后,莫非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已有人选?”云轻鸿虽然同样心中惊诧,但察言观色间,他隐约猜到了什么:“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位天人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竟能有幸得小妖后垂青。”

  小妖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回答他,忽然重声道:“琅勋王听令!”

  一个全身青衣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连忙出列,重重躬身:“小王在。”

  “黄昏之前,昭告妖皇全城,并传音各大城主、域主,七日之后,云家少主云澈入我妖皇一族,与本后在这妖皇大殿完婚……”

  噗……云澈一直含在嘴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口茶被他狠狠喷出了出来,直喷了萧云一脸……后者本就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,被云澈一喷,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就连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都全身一抖……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意志力足够强大,估计都会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屁股坐到萧云脑袋上。

  妖皇大殿久久死寂,随之又如沸腾了一般哗然一片,那夸张和声音和神情,简直就如大白天见到了鬼……任谁都想不到,今日小妖后要宣布的【逆天邪神】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,小妖后所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全部闭嘴!”面对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,小妖后双眉一斜,一声冷斥,霎时,众人全身一冷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瞬间消失。小妖后目光冷了下来:“怎么?众位都有异议?”

  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抽搐,目光闪烁,但面对小妖后骤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再敢随便出声。这时,一个年迈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站出,满脸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妖后,这……这……这于理,并无不可,毕竟小妖皇离世,若要传承妖皇血脉,唯有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,但云家少主……这……这于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万不合啊!”

  “有什么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老郡王声音刚落,九方奎就第一个跳出,指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就一顿骂:“小妖后说什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你一个半身入土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不死,难道还要质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不成!”

  比之在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上,这九方奎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被小妖后下了奴印,如今九方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听命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忠狗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敢触犯小妖后,他绝对会不惜豁出命也要把对方咬死。

  又一个郡王出面道:“小妖后,此事请务必三思啊!云澈虽各方面都绝才惊艳,纵观幻妖界都无出其右,未来之成就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限量。但……但他如今毕竟只有二十二岁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少主,云轻鸿之子,云沧海之孙!当初先妖皇与妖王云沧海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兄弟相称……云澈与你……这辈分……万万不可啊!否则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乱了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

  小妖后一声怒斥,直吓得正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全身一哆嗦,当场跪了下去。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彻底低沉了下来,整个妖皇大殿也骤然变得阴冷:“好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当初淮王野心昭然,你们一个个畏首畏尾,没胆量为本后与之拼死相争!甚至为了保全自己,不惜背弃反逆!淮王之乱,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亲手所平!先妖皇和小妖皇之仇,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亲手所报!你们如今能安然处在妖皇城中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所赐!本后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得起苍天和幻妖,对得起你们所有人!如今,本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位百年,今天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真正为自己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件事,你们便一个个跳出来指手画脚,口诛笔伐!”

  “本后要你们这些庸俗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何用!!”

  “小王……小王不敢……小王不敢!”刚站出来反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郡王顿时吓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哆嗦,磕头如捣蒜,因为那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还分明带着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王愚昧无知,请小妖后赎罪……小妖后和云少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金童玉女,天……天作之合……小妖后赎罪……小妖后赎罪……”

  “小妖后息怒。”众人也全部慌忙下拜,再没有敢说话半句反对之言。

  “哼!”小妖后杀意未减,声音冰寒刺骨:“本后刚刚告知琅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便昭告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你们商议!却偏偏有人要跳出来当本后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蝇。看来,本后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不够多,不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旧大有人在!”

  “小妖后饶命……小王……脑子愚钝,无意失言……小妖后饶命啊……”跪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郡王顿时全身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如筛子一般。大殿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不少人汗流浃背,暗自庆幸着刚才自己还好没跳出来。

  云轻鸿连忙站到两郡王面前,急声道:“小妖后息怒,陕山和紫英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小妖后和妖皇一族名声受污,所以才出言劝谏,绝非有不敬之意,还请小妖后饶恕他们失言之过。”

  陕山和紫英王都微微抬头,满脸感激。如今在诸王和诸守护家主中,云家家主云轻鸿无疑有着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权,他出面维护,应该足以保他们性命无忧。

  “哼!”小妖后转过身去,背对所有人,沉声道:“你们,可还有人有异议?”

  妖皇大殿鸦雀无声,如今别说“异议”,所有人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他们现在都已看明白,小妖后对于这件事分明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很重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纳妃”,在她提到“夫君”二字,而非“纳妃”时,他们就应该想到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两个人在激动之下没想太多,撞到了枪口上。

  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之后,小妖后继续道:“本后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。你们一定觉得本后与云澈成婚,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了纲常,乱了伦理?哼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全部忘了,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种血脉!?这种血脉,目前普天之下除了本后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有一个人吗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顿时让不少人如梦方醒,苏项南失声道:“对了!云澈那天轰伤淮王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有着金乌神灵亲赐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!”

  “啊……本王竟把如此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给忘了,云少家主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啊。”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少家主和小妖后结合……后代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将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啊!”

  “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要云少家主入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?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耳边顿时议论纷纷,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在这个“理由”之下,似乎有些变得合情合理。

  萧云一直在愣神,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忽然传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萧云,马上按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去说,听好了!”

  “啊……啊?”

  “啊什么啊!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都别管,总之听清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然后按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去说!给我好好听清楚了……”

  “啊!!”一声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忽然响了起来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吸引了过来,萧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很夸张……不过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装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纠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塌糊涂,他磕磕绊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原来,这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额,大哥前些天还和我说过,金乌神灵之所以赐他金乌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不忍心看到妖皇血脉断绝,让小妖后可以和大哥延续妖皇血脉……那时我还不信……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啊!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啊!”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“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”……那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意愿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什么人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俗礼辈分,哪怕纲常伦理,在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面前连屁都不算,顶着这个光环,整个幻妖界,都绝无人会反对,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反对质疑之人,反而会受到唾骂和敌视……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忤逆神灵!

  “这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啊!”

  “难怪金乌神圣会赐予云澈金乌血脉……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

  “看来金乌圣神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妖皇族,从来没放弃过幻妖界!妖皇一族虽然凋零,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降生在另一人身上……小妖后和云家少主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旨意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作之合啊。”

  “如此一来,妖皇血脉将得以完美延续,再无需忧心断绝之患。妖皇一族将再度完整,幻妖界,也将永久兴盛……”

  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由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不敢说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抵触质疑,变成了一边倒的【逆天邪神】赞叹和激动不已。在“神灵旨意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之下,如果此时再跳出一个反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根本无需小妖后出面,其他人都会争先恐后,义愤填膺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骂。

  只剩下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……云澈……金乌血脉……金乌神灵亲赐……这些稍稍联想结合,之前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诧都一扫而空,一切都变得那么合乎情理,甚至完美无瑕。

  云澈一直端坐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座位上,屁股始终没有挪动过。他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噪杂无比,心魂深处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咆哮了无数次:

  虽然说女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善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动物……但这女人转变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太夸张了吧!!

  重点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为什么她事先都没有和我提过!

  我明明就在这里……为什么自始至终没有人过问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!我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事人啊!!

  当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么!

  你们好歹有个人问问我同不同意……问我现在什么心情,什么感受也好啊!

  “既然此时诸位已无异议,那便如此定下了。琅勋王,本后要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可有听清。”小妖后转向琅勋王……依然没看云澈一眼。

  “小王全部记下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琅勋王狠狠咽了咽口水,大着胆子道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婚期定在七日之后,这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于仓促。小妖后贵为幻妖之帝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之意……这场婚事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普天同庆,惊天动地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上七个月,都毫不为过……”

  “本后说七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七日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琅勋王连忙应允,额头上冷汗直冒,再不敢多说半个字,然后倒退两步,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呻吟: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……只有七天……全城筹备,拼死拼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七天或许勉强足够,但那些在南疆北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佬们……在接到传音后,估计要屁滚尿流,含着眼泪拼命往这赶啊……还不一定能赶得上。

  小妖后面向众臣:“接下来七日,你们所有他事全部暂且放下,全力筹备本后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仪式!虽然只有七日,但绝不得有半点疏漏和马虎!不一定要惊天动地,但也要足够风光,绝不可敷衍了事……至少绝不可比百年前简陋半分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从即刻,便开始筹备!全部退下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此事无疑大过于天,由众守护家族和诸王府全部联合起来筹备半点都不过分和夸张。而七天时间,太过紧迫,他们退离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匆匆忙忙,一出妖皇大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疾飞而去,唯恐自己在筹备中出力少于他人……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金乌圣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旨意”啊!

  唯一一个没离开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明身为幻妖界前无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事人,却似乎完全被遗忘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