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40章 惊天大事 中

第640章 惊天大事 中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不许插嘴!”云澈神色一肃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继续说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过了头!你在势力日渐衰弱,守护家族和王府都为私心大量背叛之下,抗衡了淮王府整整百年……虽然看似一切风平浪静,但我很清楚有明王在幕后,你能守住妖皇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整整百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幻妖界史上最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天,都必定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艰难、重压和惊险……”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“不要觉得这些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臆断。我非常清楚不得不牵连众多无辜之人,让他们因自己而陪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因为我做过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下被牵连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之人要远比你多得多!虽然后来,我做了太多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已经彻底麻木,但第一次……那种灰暗、压抑、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!而你,在位百年虽然也亲手杀过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我仔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查阅过,这些人中,没有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辜之人,这次诛灭淮王九族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平生第一次……那之后你会承受什么,或许整个幻妖界都没有人知道,但我却无比清楚!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想不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去想。因为他们关注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前程,而我,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

  “入金乌雷炎谷之前,我为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,包括与淮王正面抗衡,包括不惜冒着性命之危去救你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!那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你对我而言只有一个身份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我自认心比天高,骨头比磐石还刚硬,绝不会效忠于任何人,但为了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志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我那时对你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到了最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忠义!”

  “但从金乌雷炎谷出来之后,我对你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和‘小妖后’三个字完全无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意这你这个人!在意着所有关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我甚至开始痛恨你‘小妖后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!因为它让你太苦太累,还让我连关心你,甚至靠近你、帮助你都变得无比艰难!”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轻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发出声音。

  “‘小妖后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小妖皇死后,被迫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宿命,让你不得不背负起你们妖皇一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荣耀,虽然我痛恨这个重压落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但,任何人,包括我,都没有资格干涉你为妖皇族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事、任何决定、任何牺牲……哪怕只剩三年,你依然不为自己而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为了妖皇族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与我之间,你对我……这种关系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总有权利不忿吧!”云澈皱紧眉头道:“你明明也在意我,为什么却要偏偏要对我露出一副不屑一顾,有时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!你不要试图否认,或许你自己觉得自己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完美……换做一个人,或许也早已对你避而远之。但在我眼里,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根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欲盖弥彰!”

  “你那天当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毁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……根本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交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颗!那颗药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我比你清楚一千倍,我对药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嗅觉,更要比你敏感一万倍,你拿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交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颗,但你焚毁的【逆天邪神】,根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颗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清心丹!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呵斥、所谓对你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玷污,还有当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将它焚毁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疼我,怕我再为了你做出损伤自己气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那段时间我每天去见你,你虽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淡淡,但从不会连见都不见就直接轰走,而一个月前,你却这么做了……因为你那天在云家看到了我和苏止兮,一定还听到了我家里关于我和苏止兮的【逆天邪神】谈论,所以你心中压抑烦躁!如果你不在意我,又怎么会这样!”

  “你有时精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但在男女之情上,你却白痴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个十几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生都不如!”

  云澈胸口一阵起伏,声音更重了几分: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一直在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若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为世人所知,会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造成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?让我承受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?那你也太小看我云澈了!初来妖皇城,我就敢与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势力彻底撕破脸,我觉得我会去在意那些庸俗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和目光?”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为,自己只剩三年寿命,所以没资格拥有感情……怕自己会成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拖累!?”云澈忽然向前,小妖后失神间,一下子被他抓住肩膀,瞳孔中闪现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措,云澈继续低喊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,就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,我就会断了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念想,待你三年之后,我就可以不会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而难过,之后也不会有心伤?你太天真了……”

  “小妖后,我告诉你,从我们一起离开金乌雷炎谷那天起,我就认定你这辈子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无关乎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身份,只因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还有,我在意你,和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在意我和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假装不在意我毫无关系!如果我对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那么容易就质变,那我也没资格做你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如果你能坦诚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让我可以走进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三年之后,假如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能……没能保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至少,我每次想起你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短暂却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好。而如果你一直就这么逼迫自己对我冷漠下去,甚至这三年再不相见……到时,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和压抑!你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压抑自己而为我好,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了你自己,也痛苦了我,你明白么!”

  小妖后眼眸晃动,她身躯微晃,已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挣脱,有些踉跄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后几步。

  “小妖后……”云澈直视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从她有些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中,他知道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已经进入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:“我还知道,你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我,还有一个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维护妖皇族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誉,因为你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后……只要你不愿意,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只要你在我们独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让我们可以拥有彼此,让我可以成为你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靠就好。为了妖皇一族,你已经付出太多太多了,甚至已经付出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你已经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得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先辈亲人……你就不能在这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稍稍的【逆天邪神】有那么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自己而活吗!”

  “我……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资格成为你稍稍自私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吗?”。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云澈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,把这段时间胸腔里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对着小妖后全部释放了出来。他毕竟不像小妖后那般,在男女之情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无比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纸,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对他有情,他可以足够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冷漠,那些掩饰,在他眼中甚至……拙劣到可爱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肩上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家族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国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大陆!她同时在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万年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

  所以,那句“痛恨你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”,发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肺腑。

  面对云澈这番发泄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小妖后在整个过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打断和插口,最后,也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,飞身而去……就这么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,安安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。

  “你连死都不怕,在我面前却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逃走……你还敢说心里没有我!”

  看着小妖后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,云澈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跺脚,直把地板踏裂一大半,口中大吼道:“小妖后!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打不过你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整个幻妖界追杀,我也非把你掳到天玄大陆不可……让你再也当不成小妖后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颇有些气急败坏……在任何时候,实力都很重要,包括男女之间。当初,因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无法将她强行留下。如今,又出了个傲娇属性比楚月婵还高一个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……偏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级,他就算想强来都没有办法。

  云澈刚吼完,视线中就出现了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这边,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澈儿,发生什么事了?你刚刚说……要被整个幻妖界追杀……掳走小妖后?到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你别吓唬娘啊。”

  “额……”云澈嘴角一抽,连忙迎上去道:“娘,你听错了。我刚刚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终生效忠小妖后,为了小妖后哪怕被整个幻妖界追杀也无怨无悔……嗯,原话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刚刚风大,所以娘肯定听错了。如果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娘口中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小妖后还不直接把我一掌毙了,哪还会毫发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就好。”心中虽依然有着疑虑,但云澈最后几句话,让她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打消了担心,微微舒了一口气:“澈儿,你爹说他感觉小妖后这段时间心情似乎并不好,再加上妖皇城风雨未定,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有大功在身,就在小妖后面前没大没小,小妖后自从觉醒血脉后,实力大增,但性情也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以前更威冷,还有些变化无常,你可千万不要触怒她。”

  慕雨柔一连说了两个“千万”,云澈也接连点头,一副十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话乖儿子模样。

  接下来三天,风平浪静。这三天云澈没有走出家门,在家里睡睡觉,练练功,炼炼药,偶尔给人治治伤,调戏调戏族里那些情窦初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……就这么悠然而过。

  第四天天刚亮,他便被云轻鸿从酣睡中喊起来:“澈儿,今日中午,小妖后在妖皇大殿设下宴会,要我们守护家族和诸王府必须全部到场……而且,小妖后特别指明你务必到场。”

  “额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睡意顿时散去大半,想了想道:“午宴……特别指明我?那小妖后有没有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云轻鸿摇头:“小妖后只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件关系着幻妖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要宣布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