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39章 惊天大事 上

第639章 惊天大事 上

  萧云虽被封王,还有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府,但平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住在云家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,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婚期定下之后,云家顿时开始里里外外忙碌了起来,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也如雪花般飞向了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四面八方。

  相比于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忙碌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休闲,和往前一样,被大量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围在一起,莺莺燕燕环绕不绝……没错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些妙龄少女。

  “少家主,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七重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你明明才修炼紫云功不到两个月呢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昨天晚上又有了突破,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八重境了。”

  一边说着,云澈伸出手掌,轻轻一抬,顿时上空一声霹雳传来,只一瞬间,一大片雷云便已凝聚在上空,隔着千丈,都能感觉到一股密集到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之力。

  “哇啊啊啊!”少女们齐齐惊呼,之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瞪大着双眸呼喊道:“哇!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第八重境‘寂灭雷云’,少家主简直太厉害了。”

  “少家主,那天小婉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指导她修炼紫云功时,曾经放出过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一个紫衣女孩眸光颤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微微一笑,手掌一翻,瞬时,一声锐利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嘶鸣声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出现了一团湛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,而随之,这团紫色雷电又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变化成了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。变成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不但气势骤然增强,就连嘶鸣声都变得更加暴躁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目视着它,都会感觉到一股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感。

  “哇!!”果不其然,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再度引起少女们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呼声。一个身材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少家主,雷电玄力要变成红色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精血才能引动么……少家主这个样子,不要紧吗?”

  “不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精血都没动用。”云澈摇头道:“红色雷电是【逆天邪神】比紫色雷电更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成与紫云功境界,以及玄脉对雷电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力无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对雷电法则更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。若通彻了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法则,就能以玄力释放出更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雷电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消耗更大而已,不会有任何副作用。而如果法则层面不到,却硬要动用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只能以牺牲精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来强行催动了……而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要损耗精血,才能释放红色雷电。”

  “原来竟可以这样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云家好像从来没有谁可以不损精血直接释放红色雷电,难道说,少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历史上,第一个到达这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”

  “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!少家主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幻妖界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!少家主可以随意释放红色雷电,那么,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‘冥狱雷皇阵’,少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可以在不损伤.精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释放呢?”

  “这个,我也不确定,因为我还没尝试过。”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没尝试过”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参悟过。

  “少家主,长老们都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和淮郡王正面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将他重伤,实力说不定已经比得上家主了,现在又有了紫云功,说不定比家主还要厉害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?”一个少女满面崇拜。

  “哈哈哈,那天伤了淮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取巧,而且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轰开而已,重伤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。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父亲相比,还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远。”云澈如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嘻,少家主又在谦虚了。”

  “少家主天资那么高,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又好看,还有超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又救了整个云家,还为幻妖界立下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功劳,还一点架子都没有……还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谦逊……世界上,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像少家主这么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一个女孩眸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远处,一众云家男青年看似都在专心练功,但都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瞟向云澈那边,而且个个双眼发红,但却也只能就这么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……且不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,光他身上那各种光环,随便一个都能耀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连嫉妒之心都生不出来。

  最可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少家主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亲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过了头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都完全没有半点盛气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架势,引得云家女弟子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自己相貌有自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整天像一群蝴蝶般围着他转,就连私下里讨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题,也大半离不开“少家主”。

  “少家主,你昨天答应我会单独指点我修炼紫云功……你会不会已经忘了?”一个穿着浅紫长裙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爱少女满脸希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当然没有忘,我还记得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就在一个半时辰之后,到时候你记得到我庭院里来。”云澈微笑着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当然不会忘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紫衣少女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泛红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都纷纷露出羡慕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一个高个子女孩忽然一脸狡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声道:“曼儿,你要小心哦。小婉那天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,少家主在指点她练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几次不…小…心…碰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和胸哦!你胸比小婉还要大,小心……”

  “啊!!不许说!!”那个叫称作“小婉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红着脸冲上来,用力捂住那个高个子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嘴。

  “咳咳,”云澈脸不红心不跳,正气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一对一指点,总会有身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触嘛。我以我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名誉担保……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茉莉:“去死!”

  “对对对!少家主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对曼儿一对一指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千万要多无意几次哦……嘻嘻嘻!”

  “你们这些坏人!不许……不许这么说少家主。”被称作“曼儿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衣女孩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跺脚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霞已蔓延到脖颈,但神情和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因此而惊慌,反而似乎多出了几分……期待?

  少女们再次笑成一片,但蓦地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忽然冷却了下来,云澈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少女脸上一下子全部露出了惊慌,他眉头一动,刚要回首,一个女孩已经喊出了出来:“小……小妖后。”

  云澈一转身,便看到了那抹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玲珑灰影,依然如鬼魅一般安静无声,毫无气息,带给人一种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感……而那张容颜,却又偏偏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天上谪仙。

  本来格外热烈又暧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,因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到来,而瞬间冷凝。

  “你们全部退下吧,本后有事和云少家主单独相商。”小妖后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,一双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里没有任何感**彩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小妖后之命,无人敢违。云家少女们全部在下拜之后,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包括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也全部都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退离。

  转眼间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练功场就只剩下云澈和小妖后两人。

  “哼,这莺莺燕燕,群芳环绕,云少家主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快活!”小妖后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着讽刺。

  “所以有句话叫‘人生得意须尽欢’。我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能活多久,更不知道自己下辈子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德行,所以趁着自己这辈子还活着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快活怎么来……我才不会像你,都已经知道自己还只剩下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且已大仇得报,却非但不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小妖后喝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本后如何想如何做,不需要你来妄加揣测和干涉……本后问你,你先前每日都会向本后问安,为何这一个月却再无动静?难道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本后一个月前让你‘滚’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看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轻笑着道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知道,你究竟会在多久之后终于忍不住来主动见我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紊乱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怒气勃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被戳中,她转过身去,不去直面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!本后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探望云家主,无意间看到你在此处而已……看来本后今日不该来云家,哼!”

  小妖后怒哼一声,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袖一佛,转身便欲离开。

  “唉。”云澈幽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低声道:“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作多情,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吧。既然你如此不愿意见我,也好……反正再过一个月,你就算想见到我,都基本不可能了。”

  小妖后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顿时停止,她转过身来,双眉微蹙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因为一个月后,我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就可以完全康复。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回天玄大陆了。”云澈微笑道:“虽然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根在这里,但我毕竟在天玄大陆长大,那里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属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而且如今幻妖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瘤已经剔除,也没有谁再能欺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……但天玄大陆那边,却有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需要我守护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需要我去处置。再加上往返一次极为极难……所以回去天玄大陆后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……而且就算回来,也应该停留不了太久,便又会回去。”

  “到时,你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见到我,都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了。”云澈微微仰头,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安静无声,眸光似乎有些怔然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必须走?”

  “嗯,必须走。我已经离开天玄大陆将近三年了,而且,他们当初定然以为我死了,这三年不知会为我挂心伤心到何种地步。三年,又不知会发生多少我无法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我早在两个月前就回去了。”

  他忽然音调一转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……不会舍不得我走吧?”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微微起伏,然后转过身去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想去哪里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,与本后何干!本后刚才那句话……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小妖后,对臣子应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挽留而已!若今后幻妖界少了你这个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居功而对本后不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本后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乐得清静……哪怕你在三年之内,在本后死之前回来,也最好不要来见本后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与无情,让云澈微微一怔,看着她又要离开,他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摇了一下头,然后忽然大声道:“小妖后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在我面前,永远都说这种违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”

  “你先不要否认!”没等小妖后开口,云澈快速靠近几步,声音变得无比平静起来:“如果你还念及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金乌雷炎谷救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帮你报了大仇,那就答应我一个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接下来,无论我说什么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对,是【逆天邪神】错,无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可,无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你都必须听完,不能开口,不能打断,更不能半途离开。”

  小妖后脚步停止,她转过脸来,看着云澈:“好,念在你马上就要远离幻妖界,或许再不相见,本后就在这里,听完你所有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说吧!”

  云澈身影向前一闪,站到了距离小妖后只有三步之距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直视着她平静如死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字字震耳:“小妖后……幻彩衣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自己在所有人眼里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、绝情、冷血、几乎没有了感情,甚至连你自己都这么觉得?但可惜,在我眼里,你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我见过太多冷血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要比你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多!而一个真正冷血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亲情在其眼中一文不值,绝不可能为了亲人之仇,而不惜牺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去换取复仇之力,也不可能在我遭遇致命攻击时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挡在我身前,不可能只灭一个淮王府,而对其他叛乱者仅仅给予震慑,更不可能宁愿以牺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为代价,也要拼命扛起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任!”

  “你所有表露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冷血无情,不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层给别人看,也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衣而已!外衣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我自信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……咳,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不要误会……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