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33章 紫云功
  旭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小妖后传唤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郡王,他由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小妖后葬身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来后才向淮王投诚,因而被小妖后所赦免。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让他欢天喜地,但小妖后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与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依然让他心有余悸。

  他带着王府中人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但离开妖皇大殿没多久,后方,忽然传来一声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。

  轰!!

  轰鸣声中,一个人影飞射而至,速度简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如飞逝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一般……一直飞过旭王府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,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到前方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将地面砸出一个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。

  旭王等人怔在那里,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大坑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影……如果刚才没有看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个人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妖皇大殿里飞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这女人……下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狠,嘶……”

  从坑里爬出,一抬头,便看到旭王府一行人眼睛瞪大,直勾勾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那神情活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白天见了鬼。云澈嘴角狠狠抽了抽,脸不红心不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咳咳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旭王。哦……小妖后说这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年久失修,容易崩裂,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葺一番了,所以我特地来试试。事实看来果然如此,这里毕竟靠近妖皇大殿,玄玉也该换稍微高级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嘛,随随便便就这么崩坏了,多伤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。”

  旭王愣了半天,才总算回过神来,连忙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少家主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小妖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明察秋毫,小王这就吩咐下去,以上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黄玄玉将此地重新铺就。”

  “那就有劳旭王了。本少还有要事在身,先告辞了。”云澈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然后转过身去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开。

  “王爷,他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被……小妖后轰出来吧?”待云澈走远,旭王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……你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了。”旭王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咳……”

  “……她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没摸过没XX过,居然就因为一句大实话……嘶,简直不可理喻!”云澈一路上愤愤不平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,他随便找个地方换了身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然后才回到云家。

  对于云轻鸿,云澈并没有隐瞒,将小妖后处置七大守护家族和诸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简单描述了一番,引得云轻鸿一阵惊叹。因为就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形势、后果和长远来说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处置方式。

  “澈儿,我把你医术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‘不小心’透露出去了,接下来一段时间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云轻鸿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当然知道云轻鸿肯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不小心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为之,他稍稍一想,便了然道:“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我建立出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和人脉?”

  云轻鸿微微点头,道:“你目前虽然声名极盛,但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叹,也或者会有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。而若想要真正在这幻妖城如鱼得水,你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别人十分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和惊叹,不及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恩……何况是【逆天邪神】救命之恩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云澈点头,然后从天毒珠里拿出一个白玉盒子,交到云轻鸿手中:“爹,这里面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百颗霸皇丹,给萧云十一颗,让他一颗自己吃,十颗当给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聘礼,另外八十九颗,就给家族里资质上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吧。”

  “一百颗霸皇丹”这六个字让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直接当机,有着帝君境界敏锐听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无比确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出现了问题。直等云澈说完,他才有些恍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刚才说……这里面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霸皇丹,不多不少,刚好一百颗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轻鸿打开了玉盒,顿时,一股纯净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气息扑面而至。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认知,瞬间就判断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层面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气息。而多次接触过霸皇丹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同样马上就想到了“霸皇丹”三个字。

  云轻鸿足足呆了好一会儿,才小心拿起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颗……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无论外观,还有气息,都和他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丹相近。而之所以是【逆天邪神】相近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其外观,比霸皇丹更加圆泽,其气息,更要比他接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霸皇丹都要纯净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。他稍稍释放玄气侵入霸皇丹之中,顿时,脸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。没错,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丹无疑,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外观和气息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似。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成色好到近乎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丹!

  他又拿起第二颗……第三颗……第五颗……每拿起一颗,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就会多一分,在放下第十颗时,他没有再继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合上了玉盒,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云澈嘿嘿一笑,道:“比起医术来,我在炼药上要更加在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灵药,我只需探知一下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然后给我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完美炼成,而且绝对不会失败。这一百颗霸皇丹尽管使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需要太保守。我们云家药阁万年积累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用来炼制霸皇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材料,再炼个几千颗都够了。”

  云轻鸿再一次有一种如在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宝青王府耗费五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心力才能炼成一颗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丹,在云澈手上,居然可以大批量生产,而且听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似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!

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就抱着整整一百颗霸皇丹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他,他都无法去相信。他一生轻笑,将玉盒收起:“澈儿,你让为父又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耳和眼睛……用小怪物来称呼你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过分。”

  “嘿,如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怪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大怪物了,好像还把娘都一起带上了。”云澈笑着说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云轻鸿大笑一声,心中震惊尚在,但神色与情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如常。毕竟,云澈越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怪物”,他自然只会越惊喜,越骄傲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也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安心和期望。一百颗霸皇丹,他无比清楚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它可以让一个中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在短短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,直接成长为一个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。可以让平均势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纵然没有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对待,也可以在不到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,重归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。

  大笑过后,云轻鸿忽然一声感慨:“澈儿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还有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已不知变成什么样子。你爷爷在天有灵……一定也万般欣然吧。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轻声说道:“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愿望,我无论如何都要继承下去。再加上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孙,所以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应该,也必须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好!”云轻鸿重重点头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!”

  “萧云呢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这个时间,他应该在练功吧。”云轻鸿微笑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类拔萃,而且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远远不如其他少家主,但一直以来都很努力。他能有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要付出了他人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。”

  云澈微微沉吟,然后忽然道:“爹,我想见识一下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。”

  云轻鸿微微惊讶,随之点头,笑着说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当然比任何人都有资格修炼紫云功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已拥有了冰、火双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属性很容易引发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乱,如果再加一个雷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对你应该并无好处。而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功可冻结玄力,火系玄功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赐予,层面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,为父还一直觉得,你应该不会对紫云功感兴趣。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无论如何,也该知道自家祖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。而且……我现在也刚好需要一种雷系玄功,至于不同属性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扰和克制,应该不会发生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在金乌雷炎谷中得到了邪神雷种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一门雷系玄功来施展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。

  最后一句话,虽然在任何人听来都有些匪夷所思,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满满,这让云轻鸿惊诧之余,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苦笑一声…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儿子,身上已经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,多到了他都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。

  “跟我来吧。”

  云澈随着云轻鸿,来到了云家祖碑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密室。

  密室漆黑一片,而且空旷无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在黑暗中捕捉不到任何墙壁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云轻鸿向前一步,左臂伸出,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飞射而出,碰触在了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壁之上。

  铮!!

  顿时,一阵紫光闪烁,原本平滑如镜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之上,出现了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玄诀。这些玄诀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铺满了眼前十丈长宽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,整个密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元素也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跃了起来,空气中不断闪起嘶鸣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。

  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,”云轻鸿收起玄罡,但墙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玄诀却并没有随之消失:“唯有我们云家玄罡,才能让这些玄诀映现。”

  云澈没有接话,已经开始看起墙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玄诀,云轻鸿看了他一眼,徐徐说道:“在玄力属性中,火焰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灭之力,冰可以造成冻结,而同一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,就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而言,要胜过冰与火,以及其他所有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但,修炼雷电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少,这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原因。雷电玄力虽然威力极强,但雷电之力太过暴烈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力属性中最难操控和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且修炼过程中很容易伤及自身……甚至伤及玄脉。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越高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”

  “七日前,为父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冥狱雷皇阵’虽然威力极大,但却要以付出极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为代价,而且在伤人之前,先伤己身。如果当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小妖后强行止住,纵然以为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境界和紫云功造诣,也或许已经丧命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爷爷生前多次叮嘱我绝不可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玄技……你也切记不要去参悟。”

  云轻鸿说完,却依然没有得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他一侧首,随之怔在那里。

  云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神色与目光平静而痴然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仿佛暗夜静水,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了六识关闭,内心空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顿悟状态!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凝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诧然。紫云功堪称幻妖界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系玄功,纵然层面远不及【金乌焚世录】,但也威力巨大,包含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法则玄奥无比,极难参悟。纵然以他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当年在这密室中停留了整整一个月,也才初窥门径。

  而从紫云功玄诀亮起到现在,才过去不到百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进入了顿悟状态!

  难道紫云功中所包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玄妙复杂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法则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眼就能理解透彻,融会贯通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又机智的【逆天邪神】水了一章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