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31章 赦与杀
  小妖后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妖皇大殿中回荡,也让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。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只提到了轩王……也就意味着,跪在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罪人,她并没有打算集中处置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一个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单独召见!

  众人心脏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剧烈起来。他们集体面对小妖后,内心总算还有那么点依托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但单独召见……每个人都会为了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功折罪,将自己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和盘托出,为了活命,会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表忠……

  而且除了自己和小妖后,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什么,承诺了什么,亦或者出卖了谁……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了,或者表忠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@猪@猪@岛@小说不够,将极有可能,会被小妖后拿来杀鸡儆猴。

  以小妖后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要杀谁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跟杀鸡一般简单。

  一时间,本就大汗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汗如雨下,在心里拼命想着过会自己该说什么。而这七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,他们所商议好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统一战线”,互相为对方瞒下丑恶罪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协议”,也在这冷寂与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中,悄然间土崩瓦解。

  被第一个召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轩王颤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在众人眼色各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向石室,不过两百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期间至少有三次差点软倒在地上。每一步,都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临近死亡深渊。

  云澈印象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轩王又矮又胖,笑态可掬。而这才隔了短短七天,他竟消瘦了整整一大圈。轩王一入石室,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全身抖得像个筛子:“小王……见……见过小妖后……小王知罪……但罪在小王一人……小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儿都曾劝过小王万万不可与淮王有染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王鬼迷心窍……和王府其他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关系啊。”

  “求小妖后只杀小王一人,王府中其他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毫不知情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小王所累啊……求小妖后开恩,放过小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……小王伏诛后,定在九泉之下感恩戴德……求小妖后开恩那……”

  轩王全身颤抖,痛哭流涕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悔恨与惶恐,一番哀求下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续给小妖后叩了七八次头,额头上鲜血淋淋。

  “本后说过要杀你了么?你就这么想死?”小妖后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轩王一下子抬起头,面色怔住,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

  “哼!”小妖后冷哼一声,沉声道:“你们轩王府这百年来,虽无大功,但也无过。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本后这些年势微,大半王府都已暗中投向淮王,而你轩王府,却从未背弃过本后。即便最后归向淮王府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为本后已死,为保王府之安而不得不为。”

  “你轩王有错,但本后亦有错。本后错在曾经太弱,弱到让忠于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反受逆贼不断欺压欺凌。你在本后势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年从未有过背弃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已足显忠诚,也足够掩下你这四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错……起来吧。”

  轩王神色呆滞,双目含泪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。自小妖后归来之后,每一个眼神,都让人如坠冰窟,每一句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凛然,每一个命令,都会让妖皇城血流成河……身为罪人,他整整七天无法安眠,每日战战兢兢,甚至连棺木都已备好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保住妻儿王府……却怎么都没想到,小妖后在裁决他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杀气,非但没有降罪,反而还有赞许之意。

  仿佛从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一下子飞升到了天堂,轩王一瞬间泪如泉涌,他没有起身,反而将全身都伏在地上,大哭道:“小王……谢小妖后圣恩!小王世受皇恩,却与逆贼为伍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罪该万死……小妖后圣恩如天,小王无以为报,唯有以此躯此命终生效忠,至死不渝……若再敢有一丝反逆,愿遭天诛地灭……”

  “不必说了,起来吧。”小妖后轻然挥手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儿定在府中牵挂不已,早些回去让他们心安吧,退下吧。”

  “谢小妖后圣恩……谢小妖后圣恩……”轩王哆哆嗦嗦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……这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。他身体前躬着倒退,口中不停的【逆天邪神】谢恩,直到他双脚踏出结界,依然没有停止。

  “谢小妖后圣恩……谢小妖后圣恩……”

  跪在大殿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着轩王竟这么快就出来,全身毫发无伤,脸色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通红,口中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谢恩……

  “轩郡王……”

  一些人试探着要和他搭话,但轩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也没有理会,转过身来,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但谁都看得清楚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释重负……还有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喜色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难道,小妖后竟然直接赦免了他?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但,轩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然无恙,满面惊喜,也让所有人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也一下子减轻了数倍。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凄惨下场,让他们这些天惶惶不可终日,面对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息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,脑海中,甚至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描绘着各种悲惨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而轩王不过进去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赦免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他们开始感觉,似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没错,自己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守护家族,属于王府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支柱啊!幻妖界刚刚经历如此大变,根基与支柱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动!

  轩王在诸王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很弱,与守护家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法比,都安然无恙……只要自己极力忏悔和表忠,小妖后也定然会顺手推舟,予以赦免才对,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予警告……

  如此想着,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顿时平息了很多,就连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不再那么压抑。

  “赫连狂,进来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穿过结界,从石室之中传来,而这次召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赫连狂。

  “家主……”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核心长老一脸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赫连狂。

  “放心,我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主,不会有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赫连狂重重吸了一口气,走向石室。

  一入石室,一股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扑面而来,让他全身骤冷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个哆嗦。赫连狂不敢去看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连忙下跪:“罪人赫连狂,拜见小妖后。”

  “起来吧。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,不掺杂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波动,她用眸光示意了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石椅:“入座。”

  没有杀气,没有怒气,也没有压迫感,还不用一直跪着,赫连狂心稍稍定了定,缓慢起身,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挪步坐到石椅上。

  小妖后伸手,掌间多了一个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玉茶杯,她手儿一招,茶杯便如被轻风托起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赫连狂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桌上:“赫连家主,喝茶吧。”

  茶杯白玉无暇,但里面空空如也,没有一滴茶水。但赫连狂哪敢在小妖后面前有半点异议,此时就算小妖后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体是【逆天邪神】条狗,他都会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叫两声。他双手端起茶杯,放在嘴边,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仰头,做出缓饮慢品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好一会儿,才将茶杯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。

  “喝完了?”小妖后双目轻眯,淡淡而语。

  赫连狂连忙拱手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此茶醇香泌心,只应天上有……谢小妖后赐茶。”

  “既然茶已经喝了,”小妖后眸光微敛:“那你可以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路了!”

 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已跨越空间,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只雪玉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,带着犹如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一瞬间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完全焚毁。

  “唔……”赫连狂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眼睛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一片天旋地转。

  轰!!

  一声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,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从石室飞出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入跪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之中,落地时眼睛圆瞪,毫无声息,胸口,印着一团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焦黑色。

  “家主……家主!”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众核心长老惊吼着冲了上来,但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生命气息,全身散发着一股浓烈到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糊味,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彻底。

  “家主……”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赫连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长老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魂飞魄散,全身颤抖。这时,小妖后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石室中传出:“赫连狂身为守护家主,却勾结淮王,意图谋逆,死有余辜。本该罪及赫连全族!但念及赫连一族毕竟有万年守护之功,本后便网开一面,赐你们赫连全族一个改过自新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赫连徒!”

  被叫到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族二长老全身一震,慌忙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跪地。

  “从今日起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家主!本后令你速将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尸首拖下去,于一个时辰之内,悬于北城门之上,示众七日!这七日之间,谁敢将他放下,谁敢求情,谁敢吊丧,就地处死!”

  “你赫连族若谁有异言微词,本后知一人,便杀一人!若胆敢举族抗命,或再有半点忤逆之心,本后便要这世上再无赫连一族!”

  小妖后每多说一个字,赫连众长老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就放大一分。赫连狂已死透,但他一人死,可换赫连一族平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又有谁会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去为一个死人不忿。赫连徒颤声道:“谨遵小妖后之命……谢小妖后恩典,我赫连一族今后定对小妖后忠心不二,肝脑涂地……”

  “还有,你们欠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神晶,可千万不要忘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赫连徒拖着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一边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一边倒退着离开,那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如同踩在刀尖之上。

  恐惧,如瘟疫一般在妖皇大殿疯狂蔓延。他们之前因轩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伤而稍稍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下子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了起来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煞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血色……万年以来,赫连家族在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云家,但其家主赫连狂却被小妖后直接杀了……何况其他守护家族和王府。

  “九方奎,进来。”

  视线,投向了九方家族。九方奎哆嗦着起身,才刚一站起,便腿上一软,直接跪了回去,他剧烈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,彰显着他内心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惨死,犹如在他心中种下了一个恶魔……因为他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十二家族中,赫连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投诚淮王府,而他九方家族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个!他们与赫连一族,本就种族相近,又世代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姻亲……

  刚杀了赫连狂,便叫到他九方奎……他岂能不惧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