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30章 处置!
  “天下家主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恭喜了。令嫒与萧王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小妖后亲口指婚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喜事啊。”

  “在下可就候着喜音了,到时可无论如何都要去讨杯喜酒。”

  “小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子刚好擅做喜服,所以这喜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包在小王身上,保证让天下家主和令嫒满意……”

  天下雄图一出妖皇大殿,就被一大群人前簇后拥,各种道喜道贺套近乎,神态间都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恭敬和讨好,目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了掩饰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艳羡。天下雄图虽为天下家主多年,但平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有一种走路都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当初,所有人都觉得萧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“野种”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一族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嫁给他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……天下家族自己也会视为耻辱。

  但如今,别说正妻,萧云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公开纳妾,这些王公贵族绝对亲自会领着闺女上门,争个头破血流……

  “云兄弟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恭喜了。”苏项南向云轻鸿笑着道。

  云轻鸿还礼道:“谢过苏大哥,明日我家萧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王大典,还望苏大哥能够赏脸前来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苏项南大笑一声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!说起来,我原本还担心云兄弟七日前身受重伤,又精血大损,可能会缺席此次大典,没想到,云兄弟不但如期而至,而且气色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好,简直令人难以相信。”

  云轻鸿和慕雨柔同时笑了起来,云轻鸿微笑道:“澈儿略懂医术,经过这几日调理,我已无大碍,再过些时日,也就痊愈了,苏大哥无需挂念。”

  “痊愈?”苏项南面露惊容:“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精血之损,这世上,竟有如此神乎其技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?”他随之想到了什么,一脸惊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前段时间偶有传说,说起云兄弟和弟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贤侄所医好,且只用了短短两个月。莫非,这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轻鸿一声长笑,眉宇间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:“相比于玄力修为,澈儿在医道之上,或许还要更胜一筹。”

  苏家家主嘴巴大张,站在那里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……四个月前,云澈一人横扫对面六大强者,威震幻妖。七日前,面对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将其一剑轰伤……这些天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不少人猜测,云澈在得到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后,玄力修为或许已经超越了云轻鸿!

  而此刻云轻鸿所言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医道境界,竟然还要超过玄道境界?!

  两个月时间,医好云轻鸿和慕雨柔身上全幻妖界神医都无计可施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伤与剧毒……云轻鸿精血巨损,短短七天,便已红光满面,甚至还能痊愈……

  这等医术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闻所未闻,骇人听闻!

  何况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亲口所言,岂会有假!

  大典刚散,妖皇大殿外人群密集,更有一大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簇拥在云家周围,伺机想要套近乎,云轻鸿与苏项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话都并未压低声音,这些耳力非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岂会不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……

  顿时,短短半天时间,云轻鸿夫妇的【逆天邪神】伤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医好……云澈可让云轻鸿巨损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痊愈……云澈拥有超凡医术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如一阵狂风般席卷整个妖皇城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丝毫不知自己被老爹不负责任的【逆天邪神】又套上一个大光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所有人散去之后,直线走向了小妖后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室。石门虽然打开着,但却封着一层小妖后刚刚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透明结界,从这等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上看,它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无法看清石室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景象,还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着声音。结界之后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透出一股足以让帝君都不寒而栗的【逆天邪神】肃杀之气。

  对这股肃杀之气,云澈完全视而不见,脚步不停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过结界,踏入石室之中。

  这间密室还算宽大,顶部嵌着一只纯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影,一张皇椅居中,十二张石桌石椅分列两侧,刚好呈十二家族之数。

  小妖后站在皇椅前,背对云澈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隐含怒意:“你来做什么……谁让你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拿出一个白玉小瓶,缓声道:“上次我为你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药,没想到会让你生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,我这些天心里也一直很不安。有金乌炎力在身,本就很容易引燃怒意,而经常动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又会伤气伤血,所以,这些天,我配制了一些宁心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药。”

  “就这些?”小妖后微微侧首,冷淡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额,这个药名为‘仙脂玉液’,不但可以宁心安气,对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会有……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,小妖后只需每天服用一滴,不出一个月,定然会……”

  一阵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响起,小妖后不等他说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灰袖一甩,将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瓶吸到手中,丢入随身空间:“这‘仙脂玉液’本后收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卑鄙、无耻、变态、龌龊、禽兽、色魔……”茉莉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诅咒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……随着她和云澈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越来越长,她用来骂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词汇也比最初丰富了好几个大境界!

  “记得一定要每天一滴,千万不要断,睡前最佳!”云澈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,然后却没有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说道:“话说,你准备怎么处理跪在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群人?”

  “这件事不需你操心!”

  “唉,我想不放在心上都不行啊!”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,他非但没有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反而迈步向前,迎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走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然后在距离皇椅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石椅上坐下,同时自顾自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守护家族与诸王府毕竟与其他势力不同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柱与根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拔除掉任何一个,对幻妖界而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,而且想要再培养起一个同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将极其困难。”

  “但他们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谋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罪,绝不可轻恕。而牵连的【逆天邪神】规模又太大太大,足足半数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和近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。如何处置他们,将在很大程度上关系着幻妖界未来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与安定……”云澈抬头,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如此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任,却压在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身上……我怎么可能不操心!”

  小妖后猛然侧首,冷意横生:“你……”

  “哦!我知道我知道……”云澈连忙抬手:“你肯定又要杀了我。没关系,我差不多习惯了,只要你喜欢,随便你怎么杀,等你杀完了我们再继续说怎么处理那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看云澈那神色,哪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惧怕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吃定了她绝对不会对他下杀手。一个眼神、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足以震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群雄大气不敢喘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在这一刻竟有了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,就连强撑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和冷意,都出现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。

  两人之间忽然出现了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。小妖后生平第一次,有了一种“咬牙切齿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她别过脸去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怎么处置他们,本后早已想清楚,不需你这里指手画脚……马上滚出去!”

  “哦?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满面欣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这种难题也完全不在话下。”

  小妖后忍无可忍:“你再敢胡言乱语……”

  “哦,随便杀。”

  “!@#¥%……&*”小妖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,那张比瓷玉娃娃还要精致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上却布满了死神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:“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  直视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云澈忽然缓缓说道:“如果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剩下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生命……你就不希望,可以有一个你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讨厌,而且永远不想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陪着你一起度过吗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那么习惯形单影只么?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变得凝实,透过她深邃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无人可以猜测到她在想着什么,她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皇弟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后夫君,既已为后,形单影只又如何?本后百年都如此,何况区区三年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既然想留下,也好,那便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本后如何处置这些谋逆之徒!”小妖后灰衣轻摆间,已端坐于皇座之上。她目视前方,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本后现在问你,若这些人中,只有一个可活,你会选择谁?若只有一个必须死,你又会选择谁?”

  云澈并没有思索,直接开口,似乎早已考虑过这个问题:“如果只有一个有资格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轩王吧。在四个月前,轩王一直都忠诚于妖皇族,当日大典,还曾严词呵斥那七个守护家族,他后来投诚淮王,主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误以为你已在金乌雷炎谷遇难,为保王府而无奈选择。”

  “如果必须有一个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我会选择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——赫连狂!”云澈微微眯起眼睛:“赫连家族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守护家族中,最先背叛妖皇族,投诚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!赫连狂身为家主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起着决定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。而且对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谋逆,他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声势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倾向,还层多次出手,对那些死忠于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进行打压,甚至设下各种毒谋。当初,为了离间我云家和天下一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出手暗杀天下第七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恰到遇到,他们极有可能已经得逞,后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其罪该死,其心当诛!”

  小妖后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在他说完时,她眸光一闪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直接穿透结界,响彻在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中:“轩王,进来见本后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