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29章 罪无可恕

第629章 罪无可恕

  小妖后归来七日之后,四个月前中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典如期继续,被大面积损毁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,也在这七日之间得到了足够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修整。

  相比于四个月前大殿中私语不断,两派势力激烈相争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人数更多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死寂,安静到了基本连喘息声都听不到。核心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也出现了显著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,写着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云”字,而四个月前居于首席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一族……此时以赫连狂为首,所有家族顶层人物全部跪在大殿中央,连座位都没有,那些投诚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无论守护家族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王府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中大势力、或者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全部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在那里,战战兢兢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着小妖后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。

  “萧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王仪式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了?”

  “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离云家越近越好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微臣已明白。”

  “萧王萧云今年二十有二,尚未婚娶,既已成王,这王妃之事,也确该早日思虑。”小妖后目光转向天下一族:“天下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爱女天下第七今年刚满双十年华,花容月貌,天资不凡,且尚未婚配,本后素闻其与萧王早已情投意合,两情相悦,实为天作之合,本后有意将天下第七指婚萧王,不知天下家主意下如何?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萧云嘴巴大张,半天回不过神来,天下第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双手紧紧捂住嘴唇,激动欣喜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脸红霞。天下雄图连忙离座:“小妖后亲自指婚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平生之幸,雄图自然毫无异议……雄图替小女谢过小妖后盛恩。”

  “天下第七谢过小妖后盛恩。”天下第七盈盈下拜,脸上久久不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霞彰显着她内心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羞喜。

  “喂……老七,矜持……矜持啊!”天下第五扯了扯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矜持你妹!”天下第七低着声音,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以前欺负我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账,我还没和你们好好算呢,哼!”

  “你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妹么。”天下第五小心嘀咕道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纠结万分……谁能想到,当初妖皇城人人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玄野种”,如今居然……唉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事无常……不过以萧云那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应该不至于记恨我们以前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吧……额,应该不会……毕竟抛开他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以及对待老七上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萧云也连忙离座,强压激动道:“萧云万谢小妖后赐婚,萧云定一生不负七妹。”

  说着,他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天下第七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在一起,天下第七向他一吐舌头,做个鬼脸,纵然众目睽睽之下,笑颜依旧灿烂的【逆天邪神】如百花盛开。

  小妖后微微点头:“如此再好不过。云家主,天下第七为天下一族最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你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聘礼,可不能轻了。”

  云轻鸿起身,笑着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。云某对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本就甚是【逆天邪神】喜爱,此事若成,我云家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双喜临门。待选得吉日,云某携重礼,亲自登门为萧儿提亲。”

  一双双艳羡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天下雄图虽然正襟危坐,但满脸红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遮掩不住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翻腾……当初,他一想到女儿和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脑袋就炸毛,而如今,女儿能嫁给萧云,却几乎成为整个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。因为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萧云已今非昔比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大典很快过去了两个时辰,与淮王同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帮人也都跪了两个时辰,整个过程跪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别说插话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就如一群等待着审判的【逆天邪神】犯人……哦不,他们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罪人!

  这时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忽然转向了大殿中心,原本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也霎时阴冷了下来。

  跪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虽然都没有抬头,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却如最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刀刃贴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喉管之上,让他们全身一激灵,慌忙把头更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垂下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  “本后要你们十日之内诛尽淮王九族!如今七日已过,你们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了?”

  小妖后与他们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,和与云家、天下一族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全然不同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窒息。

  小妖后没有指定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哪个人,跪在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家主连忙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回……回小妖后,淮王府父四族、母三族、妻二族已全部诛杀,一个都没有留下……”

  “那些驻守在外城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都全部剿灭,请……请小妖后放心。”

  “尸首已按小妖后吩咐,全部在城门前公开焚灭……寸草未留。”

  “小妖后之命,我等纵然万死也绝不敢怠慢……”

  赫连狂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拿出一支玉简,双手高抬:“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深处,有一间未被焚毁的【逆天邪神】密室,在里面找到这支玉简……里面铭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堕炎魔功’……小妖后身负神力,这堕炎魔功当然没资格入您之眼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玉简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记载着一种血遁之术……应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那日逃走时所用。”

  小妖后月眉稍动,一伸手,赫连狂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已飞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坐在云轻鸿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也将目光注视到那支透着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上。那日明王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遁之术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,以小妖后之能,都没能辨清他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但若参透明王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遁之术,下次再落到小妖后手中,他便插翅难飞。

  小妖后直接将玉简铺开,在其最后,果然看到了一门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遁之术,她淡淡扫了几眼,便合上玉简。

  “小妖后,白某在清剿淮王余孽时,也有所发现。”白翳也连忙向前,双手高抬起一支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:“这枚玉简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淮王府地下密室所获,上面铭刻着所有……所有……”说到这里,白翳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,才接着道:“所有投诚淮王府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单,请……请小妖后过目。”

  在场不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抖,全身冷汗涔涔而下。

  “不必看了!”小妖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也不看那玉简一眼,沉声道:“将名单交予刑王府。并传令下去,所有在名单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限三日之内,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写下认罪书,钉于北城墙之上,公示三年!如此,本后可暂饶一命,不再追究。但若三日后,名单上哪个名字未在城墙上留下血书,则视为淮王府余孽……格杀勿论!”

  又一道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罗令,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达,也让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骤然变冷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亮了起来。因为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命令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高明。因为除了白翳,应该没有人知道那名单上到底写了哪些名字。那个玉简虽然很大,但定然没有写全,但那“格杀勿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任何与淮王府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不敢抱有侥幸心理,会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,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供认在城墙之上。

  如此一来,那些目前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曾经投诚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将全部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露。

  不过对于众守护家族和王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。只要一份血书,便可饶恕,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喜出望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但他们才刚大喘了一口气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句话,让他们连心带胆都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提了起来。

  “至于名单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与王府,就不必写血书了。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然转厉:“他人依从淮王府,尚可视为随波逐流。而你们作为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柱与栋梁,却逆我妖皇,反心昭然!根本罪无可赦!若就此轻饶,本后岂对得起幻妖子民!岂对得起让幻妖界有今日之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列祖列宗!”

  如同一盆来自冰寒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浇下,七家主和诸王从头顶凉到脚底。一个年迈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带着哭腔哀喊道:“小妖后,小王自知有罪,但淮王府这些累累罪行,小王着实不知啊……”

  “不必再说了。”小妖后冷冷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站起身来,伸手在皇椅上一拍,顿时,随着一阵轰隆隆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声,皇椅右侧,一扇隐蔽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缓缓而开,石门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间宽大,但光线有些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室。

  这个石室平时很少打开,只有在商议机密大事时,才会偶尔动用。

  “大典至此,本后已无他事。”小妖后侧着身体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众位即刻散去吧,远道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位今日下午便可启程返回。”稍一停顿,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有罪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和诸王留下!”

  声音落下,小妖后转过身去,带着一股寒风,走入石室之中。

  小妖后宣布大典结束,与上次中断时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然和任性。一些人本还想说什么,但一听小妖后最后一句话,顿时全部闭上嘴巴,再也不敢多言,小心离开坐席,迈动身体,井然有序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妖皇大殿。

  “大哥,你不准备……走么?”看着端坐在那里,老半天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萧云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哦,我还有点小事,想和小妖后单独商议一下,不用管我了。”云澈手托下巴,一脸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现在想到“小妖后”这三个字,萧云和大多数人一样,都会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个寒颤。小妖后明显不让其他人留下,要专门解决守护家族和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生怕万一云澈再触怒了小妖后……

  “都说了不用管我,赶紧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妹去!”云澈一阵甩手:“她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起码朝你这里回了七八次首,你再不追上去,小心她一生气,不肯嫁你了。”

  “呵呵,”云轻鸿淡淡而笑:“萧儿,我们走吧,你大哥留下来定然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不用过多担心。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关照好自己吧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不少人呆在外面没远离,专门等着向你这个新王搭话呢。”

  “啊?”萧云一转头,果然看到大殿门口,有不少人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放慢动作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用眼神瞄向这边。

  “走吧。”云轻鸿拉着萧云起身,然后向云澈微微一笑,却没有多问什么,缓步离去。

  很快,人流散尽,大殿之中只剩下跪了一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与诸王,没有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他们无人敢起身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上,都布满着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,他们不断用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擦拭,但刚擦拭玩,冷汗便很快再次成股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下。

  云澈扫了他们一眼,目光之中没有半点怜悯,他施施然起身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小妖后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室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