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23章 明王现身

第623章 明王现身

  赫连狂痛哭涕零,悔的【逆天邪神】肠子都彻底青了。其他投诚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、势力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被淮王喊出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哪还坐得住,一片又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倒在地,在惊恐中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小妖后忏悔、乞求、发毒誓、表忠……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威压无比恐怖,而淮王府所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吓人千百倍。他们或许可以不惧死亡,但谁不恐惧遭世人唾骂,遗臭万年……

  “小妖后,淮王府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事,我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……一点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给我们一万个胆子,我们也绝不敢与淮王府有任何交集啊……就连那个明王,我都从来没有见过……”

  “淮王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们竟如此丧心病狂!不仅暗害妖皇,还祸害了整个幻妖界……这等罪行,天诛地灭,九族尽屠都不足以相抵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早知……我们九方家族一定会不惜一切,亲手将你千刀万剐……”

  “小妖后,我们兄弟二人虽然……利欲熏心,但……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事,我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知情啊,否则,我们兄弟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也绝不会和淮王府沾上半点关系……如有半句虚言,我们兄弟愿遭天打雷劈……请小妖后恕我们无知之罪……我们兄弟二人以后定对小妖后肝脑涂地……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围攻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归魂、白归命二人。随着淮王陈列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,他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飞魄散。

  “微臣对妖皇一族、对小妖后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忠心耿耿……之所以投诚淮王府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为小妖后遇难,为了自保而为之……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罪行,微臣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知道啊……微臣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还有微臣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心,日月可鉴,天地可证啊……”一个身穿黄金甲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将军全身伏地,几乎快把脑袋磕破。

  大殿之中哀声一片,而这些匍匐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盖世强者或傲世家族。就在一个时辰前,他们还个个傲然无度,此时,却如最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囚犯般跪地哭喊,在惊恐与悔恨中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求饶……

  至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已全部瘫软在地,眼神或者惊恐,或空洞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呻吟声都无法发出。他们知道,淮王府从今日开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劫不复。他们身为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被这些罪行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破了胆。

  死,可以痛痛快快。

  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世威名一夕之间成为一世污名,无论生前、死后,都将被无数人唾骂,就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孙后代,乃至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都会受人冷眼和排斥……甚至连祖宗,都要因之蒙羞。那比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,要屈辱、可怕无数倍。

  而他们,此时就处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淮王府所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从未有过,足以让人神皆愤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大罪,而他们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弃了妖皇族,而向淮王府效忠。这个罪名一旦被小妖后坐实,他们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都将沉入最污秽的【逆天邪神】污泥之中。

  即使他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知道淮王府所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……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见过消失了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。

  小妖后缓缓抬眸,冷冷道:“本后可以相信你们全然不知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他们顿时喜出望外,但小妖后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便如一盆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水当头淋下:“但淮王这些年无数次明里暗中忤逆本后,并不择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压忠于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家族,其野心,早已昭然!你们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瞎子,也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!但,你们却宁愿背弃本后,也要投诚于淮王府!早已和忤逆造反无异……还有何面目向本后告饶!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刺中了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穴,他们做过什么,怀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,自己都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七家族、众王府、还有所有投诚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哆嗦,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求饶、表忠,甚至发下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誓言……

  小妖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动作,顿时让所有人屏息……那只如初雪般雪白细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小手掌,在他们眼中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瞬间索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之手。

  铮!

  随着小妖后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翻动,一把寒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刃从白归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飞出,落在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半截刃身刺入地面,小妖后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随之响起:“你们既然想表忠心……很好。你们谁亲手杀了淮王,本后便赦他之罪!”

  大殿之中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,随之,一股澎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轰然爆发,直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殿如地震了一般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全部如疯了一般冲向淮王,速度之快,身上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之狂暴,几乎超越了生平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赫连狂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,反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快,他一把抓起那把插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刃,赤红着眼,带着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狂吼着冲向淮王:“淮王……给我死吧!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当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他当然不会归罪于自身背祖弃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归于淮王身上……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刃凝聚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,直刺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,恨不能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接劈成两半。

  就在这时,上空忽然一声巨响,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殿顶大面积崩裂,一股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带着灼热又阴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轰下……火焰未至,那狂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已将所有冲向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冲翻在地,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也以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快速下沉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……小心!”云澈低喊一声,抓起劫天剑,冲到了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小妖后长袖一甩,金乌火焰冲天而起,转眼便将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零八落。随着堕落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,一个身着银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出现在了百丈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。

  “明……王!!”那些当年见过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惊呼出声。虽然明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一百多年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在这些年间毫无变化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此时再见到这个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笑面佛”,曾经那温和有礼,毫无郡王架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,此时已尽成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。

  小妖后浮空而起,与明王凌空相对,双眸之中放射出冰冷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:“明王,本后还以为你没胆子出来了。”

  “唉。”明王看着下方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:“成为王,败为寇。本王最初既想过功成之日,也自然想过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只不过,本王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败给任何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败给金乌神灵……人之力,终究无法与神灵相抗。否则,这幻妖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。”

  “明王……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!”慕飞烟手指明王,直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:“先妖皇对你器重信任有加,当年你欲离开妖皇城,先妖皇与我还竭力挽留……当年,妖王要我提防与你,我还始终不以为然……没想到,你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忘恩负义,卑鄙阴毒之辈!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明王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人之一生,短则几十载,长则数千年,之后便将化为焦土,散于天地,何其短暂。这短短一生,但有雄心,又岂愿居人之下,又凭何为他人之臣。他妖皇一族可为妖皇之帝,本王一族为何不可!本王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很多庸人想做但不敢做,甚至连想都没胆量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而已!本王何错之有!纵然今日败了,本王虽有憾,但断然无悔!”

  “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错特错啊。”云澈淡笑一声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哦?”明王斜目而视:“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说本王那句话错了。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哪句,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都错了。”云澈摇摇头,微微而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鄙夷之笑:“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人?人可以不顶天立地,可以没有丰功伟绩,可以一生庸碌无为,人之所以为人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有着属于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有着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性、廉耻和良知,明王,这些,你有吗?哦……似乎完全没有。那么,你有什么资格自称为人?充其量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禽兽而已。”

  “既然你连身为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都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错的【逆天邪神】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然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堆屁话。”

  “还有。你拿自己与妖皇一族相比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妖皇一族为何能万年为皇?这与妖皇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继承着金乌血脉完全无关!当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始祖平定幻妖之乱,结束人族与妖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纷争,统一整个幻妖界,让幻妖界这万年以来一片安和,再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纷争!所以,妖皇一族有资格君临天下,有资格接受幻妖子民的【逆天邪神】臣服。而你明王……你有什么资格!?”

  “你身为幻妖王族,承受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一出生,便有着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享受着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却非但不感恩尽忠,反而萌生罪恶反心!你甚至引狼入室,让幻妖界蒙受大难,让妖皇城大乱一片,还卑鄙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死妖皇和小妖皇,险些让小妖后也殒命金乌雷炎谷……你对幻妖界非但没有本寸功劳,反而造下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害!相比于妖皇一族统一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伟绩,你明王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作和恶毒!你有何资格,有何颜面与妖皇族相比!”

  “妖皇一族可为帝万年,天下安和。而你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谋得逞,真相大白于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你们也终会被幻妖子民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所灭,绝不可能长久!”

  “还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代代祖宗,你觉得他们会因为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雄心’而欣慰和骄傲吗!不,他们只会觉得痛心、伤心、恶心,恨不能从九泉之下跳出来亲手把你掐死!因为你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世清誉蒙羞,让你们举族永世成为耻辱……”

  “住口!!!”

  纵然面对惨败都一脸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,在这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无比嘶哑恼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在扭曲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也剧烈动荡起来。这个世界上,最锋利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兵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诛心之语!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如最锋利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针,狠狠扎刺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穴,将他本以为坚若磐石,可以淡视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扎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疮百孔。

  他总算亲身领教到云澈言语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锋利……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淮王会因为云澈而差点炸了肺,甚至还留下了阴影。

  “唷!恼羞成怒了啊。”明王暴怒之下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惊人无比,但云澈又岂会惧怕,他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成王败寇?不不不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于枭雄而言,这句话完全不适合你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充其量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马上要被人人喊打,人人唾骂的【逆天邪神】丧家犬而已!”

  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开始发抖:“本王……杀了你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