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22章 惊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噩梦

第622章 惊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噩梦

  下一页

  对一个帝君玄罡摄魂,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也极难成功。但淮王被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烧灼到重伤,心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大乱,整个人也处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之下,无论躯体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都几乎没有反抗之力,再加上云河、云江、云溪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齐上,仅仅一次,一道玄罡便已侵入到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淮王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狰狞逐渐消失,变得一片呆滞,眼神也再无神采,空洞一片。

  “小妖后,淮王已经被玄罡摄魂,有何问题尽可询问,他将知无不言,绝不会说谎。”云河说话时腰身微躬,而且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着呼吸。距小妖后只有几步之遥,那种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感让全身血液都几乎停止了流动。当初在面对小妖后,甚至面对先妖皇时,都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

  云河说完,步伐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退下。聚集着十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小妖后身上,她未开口,竟无一人敢发出丝毫声音。

  她成为小妖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,身份本该为幻妖界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今日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主宰。性别、年龄、资历,都已不重要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为妖皇之末,更不重要。因为她此刻,有了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

  而在任何一个世界,有了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才能成为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,才能成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。这个道理,她从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就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。她成为小妖后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年,也无时无刻不在印证着这个真理。

  小妖后却没有走近淮王,反而转过身去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你来问吧。”

  “好!”云澈似乎已经预料到小妖后会如此做,毫无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了下来。

  云澈收起劫天剑,走到了淮王身前,俯首看着这个一个时辰前还叱咤风云,即将登基为妖皇之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而此时,他却像个死狗一样匍匐在那里,全身血迹,双目无神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手无寸铁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,看到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都会心生怜悯。

  他淮王府所收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绝顶强者和庞大势力,纵然有许多就在周围,却无一人向前来拯救他,甚至连为他说一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没有……因为敢为他出头和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已经惨死当场。

  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转移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云澈环视四周,毫无避讳的【逆天邪神】与任何目光对视,然后微微沉眉,大声道:“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该知道,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暂时游离,而绝非控制!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绝不会有任何虚假……你们可要竖起耳朵,好好听听这个淮郡王……这个你们差点推举为幻妖新君,这个无数人宁愿背弃小妖后也要争相投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货色!!”

  云澈转过身,目视淮王,冷冷道:“淮郡王,我问你!当年,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为什么会忽然入侵我幻妖界!”

  众人本以为云澈会首先问淮王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小妖后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从而先坐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名,没想到,他竟然问出了这样一个人人都知道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顿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错愕。

  淮郡王张了张嘴唇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出声音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……以碎空传音之法……告知天玄大陆……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蕴藏着神玄之秘……从而引诱他们而来……”

  由于没有意识控制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有些嘶哑,但足以每个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而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如晴空玄雷,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骇然失色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一个老者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满面惊容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淮王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,自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一百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,那个玄力修为极高,又名声极好,如笑面佛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……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“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到底……”

  妖皇大殿顿时闹哄一片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都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与众王府,全部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,心魂剧颤……他们每一个人,都开始嗅到了一股绝不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——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,淮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句话,都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或许,他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小妖后下毒手这么简单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……或许还隐藏着更加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谋。

  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对云澈而言自然再正常不过,他直视淮王,继续道:“我再问你,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者之所以对我妖皇城了如指掌,来去自如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淮王府在暗中接应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淮王张口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一个字。而这简短的【逆天邪神】而一个字,也无异在妖皇殿再次丢下一个炸雷。

  云澈无视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喊声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现在,你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所有人,先妖皇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澈忽然问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问题,让人们顿时屏息。先妖皇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亲自追及天玄大陆入侵者者,愤怒之下,一时冲动而追入通往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阵后,此后再无音讯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所有人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事实”。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,显然意有所指,再联系到刚才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一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蒙上所有人心魂。

  这个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终生都决不能他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但在玄罡摄魂之下,他唯有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……趁先妖皇没有防备……将他打入通往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玄阵……并直接陷入空间隧道另一端……已经布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镇魂阵……”

  哗————

  整个大殿顿时炸起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。震惊、愤怒、悲哀、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充斥了每一丝空间,每一个角落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呆滞,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……而效忠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势力,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有不少人当场瘫软在地,全身每一个地方都被冷汗打湿。

  “孽畜……孽畜啊!!”慕飞烟双手攥拳,骨节阵阵发白。四个月前,云澈就曾得出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猜测……但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如今亲耳从淮王口中得到答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肺都几乎当场气炸。而早有心理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尚且如此,何况他人。

  距先妖皇遇难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多年,所有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被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所害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,真正害死先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!而且,分明有着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策划与预谋!

  “我爷爷带着我云家十位先烈前往天玄大陆,却在刚到那里时,便陷入了对方所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镇魂阵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淮王府所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丑事!”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……告知了天玄大陆……妖王他们所通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点……和时间……”淮王喃喃道。

  砰!!

  云家所在位置,整整几十个座椅,还有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直接崩裂,云家三大太长老,还有一众当年追随过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全部咬牙切齿,面红如血,恨不能冲上去,徒手将淮王撕成碎片。

  “那小妖皇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谁杀死,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接着问道。

  “小妖皇与小妖后大婚之夜……孤身去祭拜先妖皇……被我父王所杀……并在他死前以搜魂术攫取了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记忆……然后将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……通过空间玄阵……传送到天玄大陆……”

  “四个月前,在金乌雷炎谷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要对小妖后逼入了死亡之海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和父王……”

  “你们将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引入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”

  “借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手……让妖皇城大乱……杀死先妖皇和小妖皇后,罪名也可直接转嫁到他们身上……”

  “你们身为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!为什么要对妖皇一族下这种毒手!!”

  “父王不甘为下……要取而代之……”

  “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明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什么时候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野心!”云澈微微眯目。

  淮王张了张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说话……显然,连他都并不知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还有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每一个都触魂惊心,每一个字,都如在他们心魂之中轰入一记大锤。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震惊达到极致后,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……

  这百年来,幻妖界所有人都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害死先妖皇和小妖皇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绝后,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衰落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造就了幻妖界万年以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……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灵,也都对天玄大陆充斥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甚至很多新生灵诞生后,会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件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永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!

  而此刻,他们才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他们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真相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整个幻妖界,他们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,都在被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始作俑者玩弄于鼓掌之中!

  而这等害死妖皇、害死小妖皇、害死妖王,荼毒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……他们今日竟在这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朝拜,甚至将他尊为……新皇!

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和云澈归来……除了准备鱼死网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与慕家,他们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,都将成为幻妖界历史上最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。

  惊恐和震怒充斥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汗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打湿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。他们犹如在做着一个长达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直到今日,才被人从噩梦中惊醒……

  “你们淮王府做下这么多人神共愤的【逆天邪神】丑事,但本该忠于妖皇族,但却转而向你们投诚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少啊。”云澈冷笑一声:“淮郡王,劳烦你把这些转而效忠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、家族,全部说出来……一个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一个都不许漏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让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许多人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剧颤。而淮王已经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陈述:“仲王府……赫连家族……赤阳家族……九方家族……紫王府……征北大将军……白氏一族……”

  噗通!!

  赫连狂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过来,跪倒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全身发抖,声带哭腔:“小妖后……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受淮王这奸人蒙蔽迷惑……如果知道他做下这等恶事,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上千遍万遍也绝不会与他同流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知情啊……请小妖后明察……请小妖后开恩啊……

  “我赫连一族万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……我赫连狂今后永远只效忠小妖后一人……如违此誓……天诛地灭……天打雷劈……请小妖后相信我……淮王府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赫连狂声音嘶哑,语无伦次,这傲然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主,显然已几乎被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吓破了胆。淮王所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,任何一个都令人发指,任何一个都足以让幻妖界永世为仇,纵然诛灭九族都难抵其罪!而和其同流合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家族,也必将与其同为千夫所指,遗臭万年,永世不得翻身。手机用户请访问m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