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21章 黄金断灭

第621章 黄金断灭

  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堕落魔炎就如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口,扑咬向云澈,云澈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玄气,但他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纯金色火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难以直视。

  “澈儿快退!!”

  “少家主!!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信念失控之下,倾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一击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也会极力避免正面碰撞,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会被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碎尸都不会留下,绝无幸免。慕飞烟和云外天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,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冲去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来不及……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足有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,将云澈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罩住。

  但,即使被堕落魔炎吞没,那道纯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灿目,几乎没有受到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遮蔽。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竟被金炎耀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淡化了许多。

  更让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道金炎在堕落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下非但没有像人们所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被瞬间轰灭,反而继续向前,竟将这来自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火焰……从正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切裂!

  《金乌焚世录》除了奠基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两个境界,每一个境界,都有一个对应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灭技。修至第七重境界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领悟一个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领域。

  而金乌焚世录前七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灭技中,论单点毁灭能力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六境的【逆天邪神】【炼狱红莲】和第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【黄泉灰烬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第五境的【逆天邪神】【黄金断灭】!

  纯金火焰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终极形态,云澈不过九滴金乌血脉,纵然有火灵邪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也永远达不到这个形态。但在【黄金断灭】之下,金乌血脉与金乌炎力会极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缩凝聚,所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会发生层面上质变,造成超越自身境界和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力!

  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纯度和金乌焚世录境界,所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本该为赤金色。但黄金断灭之下,所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乎看不到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纯金色!

  传说【黄金断灭】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可熔灭世间任意之物!无可不摧!

  淮王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五级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!但论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阶层,堕落魔炎又岂能和金乌炎相比!随着云澈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挥出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之下,狰狞可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被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切开,一分为二……就如一条被劈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流,向两边逸散而去。

  一边轰向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,一边轰向冲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和云断水,没有一丝波及到云澈正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和慕雨柔。

  慕飞烟刹那怔住,随之迅速停住身形,低吼一声,寒冰玄气瞬间释放,铸成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囚笼,将冲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全部封锁。有着八级帝君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玄力何等深厚,短短几息之后,堕落魔炎便被完全抵消。另一边,云外天和云断水联手之下,也将堕落魔炎牢牢抵住,云家众长老齐上,很快便将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完全消弭。

  而切裂堕落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剑芒继续向前,在淮王放大到几乎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霎时,黄金之芒疯狂释放,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,从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到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肋,整整嵌入了近一寸之深……

  “不……可……能……”

  淮王瞳孔保持着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一片空洞,口中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喃,似乎怎么也接受不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则做出了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一股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之力猛然释放,轰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白,一股逆血猛烈冲出,刚到咽喉,却又被他强行咽了回去。他目光阴寒,全身凤炎燃烧,本被撞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又忽然以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坠下,一记凤翼天穹轰在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也将黄金断灭所造就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更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。

  轰!!!!

  赤炎爆炸,也震裂了周围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石地面,淮王一声闷哼,全身飙血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横飞了出去。云澈也一个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后翻,劫天剑顿地,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嘴角和鼻孔中都鲜血直流,但脸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惬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“王爷!!”

  淮王被轰飞,飞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目惊心。淮王府十几个强者同时向前,想要将他接下。而这时,小妖后忽然出手,一道炽烈到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腾空而去,如一条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蛇般将淮王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缠绕,小妖后手腕一转,火蛇一声嘶鸣,猛然向下,带着淮王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到地上,然后滚落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边,一股皮肤被剧烈烧灼的【逆天邪神】浓烈焦糊味传遍整个妖皇大殿。

  淮王府中刚要出手救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身体一凛,脚步触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收了回去,再也不敢动弹半分。

  “澈儿,你没事吧!”

  “少主,你没事吧!”

  “放心,一点小伤而已……至少比那淮王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轻。”云澈抹去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颇有些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声音毫无虚弱感。

  慕飞烟、慕雨白还有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也在这时冲了过来,他们大舒一口气后,都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慕飞烟伸手抓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感觉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血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混乱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淮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五级帝君,实力比之你父亲都差不了多少……你竟然挡下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攻击,还将他反伤!这一点,换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父亲,都不一定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到!四个月不见,你不但安然无恙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也几乎已经超越你父亲了!这……这……简直……”

  云轻鸿微笑着,脸上挂满了满足和骄傲……到了此刻,他哪还记得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,哪还记得自己损失了近半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……

  云澈笑着道:“外公过奖了。我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距离我爹还差得远,刚才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取巧而已。”

  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实话。他得到了金乌血脉和邪神雷种,又在死亡之海吸收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玄力,整个人脱胎换骨,但依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他和淮王刚才那一个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取巧……他并没有和淮王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正面相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黄金断灭以点破面,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切开,然后重创其身。真正承受淮王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和云外天等人。

  “呵呵呵,少家主不要过谦了。”云断水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少家主方才重伤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家主当年被誉为幻妖界历史上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而少家主如今不过二十二岁,却已不弱于家主……能为云家之人,实为毕生之幸!”

  簇拥在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众人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眼眸中释放着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。

  “澈儿,你刚才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?”慕雨白向前问道。云澈刚才说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焰,那浓郁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,身为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怎么会不熟悉!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点头:“我和小妖后被逼入死亡之海中,被金乌神灵所救。嘿……妖皇一族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传承者,金乌神灵又怎么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允许妖皇一族灭绝呢!金乌魂灵将我们救起后,不但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觉醒,还赐予了她无上神力!又念及我们云氏一族对妖皇一族始终忠贞不二,所以赐予我金乌血脉,并许我修炼【金乌焚世录】!”

  云澈抬起头,傲然道:“金乌神灵虽然从不干涉我们幻妖界之事,但这些年妖皇城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它都看在眼中!谁忠谁奸,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!金乌神灵虽赐予我个人金乌血脉,但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们整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赏赐!至于那些名为守护,实则忘祖背宗,卑鄙奸佞之辈,金乌神灵早晚会降下神罚!”

  “……好!”慕飞烟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了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你们云家有资格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你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孙,更有云家中更有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金乌神灵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圣明!”

  慕飞烟一边说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仰头大笑了起来。云家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无法自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几位云家长老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颤抖,抬头望天,几乎忍不住要跪倒在地:“感谢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……老家主,你看到了吗……”

  云澈丝毫没有压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大殿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说给所有人听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告知所有人:妖皇一族始终都在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之中!

  金乌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仰神兽,妖皇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金乌神灵虽存在于金乌雷炎谷,但从不干涉外界之事,整整万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到了如今,人们在行动上依然照常对金乌进行着祭拜仪式,但潜意识里,却从不认为妖皇一族在被金乌神灵庇护着,甚至就连敬畏感,也在逐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……

  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打下了深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始终都在庇护着妖皇一族,小妖后暴涨到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容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!甚至,整个妖皇城,乃至幻妖界,始终都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。

  这个心理烙印一旦打下,幻妖界对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感,将会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也再难有人敢生出反逆之心。

  整个妖皇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顿时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那些早已投诚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骤缩,脸上布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惶恐,包括七大家主和诸郡王在内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汗流侠背,再看着地上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和已经被吓破胆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,心理承受能力稍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方奎与赤阳百烈全身摇晃,双腿发软,数次差点瘫倒到地上。

  而众人看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了剧变。云澈所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在场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。而这,绝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赐予这么简单!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继妖皇一族之后,第二个继承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产生!

  而由于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女性,妖皇一族注定陨灭。而同样有了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可以将血脉传承下去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小妖后之后,承载着金乌血脉与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氏一族!

  那么,承受着金乌神灵庇护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!!

  这意味着什么,任何人随意一想便清清楚楚!

  小妖后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云澈一眼,却看也不看脚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唇间溢出毫无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冷音:“玄罡摄魂!”

  淮王虽然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但还未到站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但他被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着,整个人如被苍穹压身,别说站起,就连喘息和说话都不能。听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命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一个全身散发着帝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老者站了出来。作为淮王府中人,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淮王在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被玄罡摄魂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后果……

  但他刚一出声,小妖后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便骤然射来,他下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还未出口,一道火光便飞射而来,化作一条火焰巨蟒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死死缠绕,随之……

  轰!!

  火蟒爆裂,带着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化成了漫天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。

  小妖后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恐怖,那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刚一开口,整个人便已被焚灭成碎片。待人们反应过来时,刚刚才平息了几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再度呈现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那老者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瘫倒在地,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都几乎要裂开。

  “开始吧。”

  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敲击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毫无表情,毫无波澜,仿佛刚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轰杀了一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灭了一只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虫。

  这次,淮王府再也无人做声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瑟瑟发抖,被一次次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摧残的【逆天邪神】肝胆欲碎。整个大殿落针可闻,几乎连喘息声都听不到。云河、云江、云溪向前……他们行走时都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心,唯恐弄出一点声响来。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可怕。

  而所有人中,真正明白小妖后为何会变得如此凶戾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云澈一人。他看着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低声对慕飞烟和慕雨白道:“外公,舅舅,拜托你们护好我爹娘……明王一定就隐藏在暗处!他早晚会有沉不住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他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!”

  慕飞烟和慕雨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惊,随之没有多问什么,微微点头。身后,听到云澈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众长老也都全部面色一紧,神经绷起,全身玄气涌动,蓄势待发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