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20章 无尽威慑

第620章 无尽威慑

  南天四绝迎向云家三太长老,七股帝君之力还未碰撞,便已将空间扭曲成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漩涡。

  三大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势顿时一缓,这时,上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一阵扭曲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人凭空出现,从上方轰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……丝毫不弱于那南天四绝。

  十大帝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交融之下,如浩瀚浪涛,铺天盖地。

  七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联手之力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常人想都不敢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除了妖皇城,幻妖界其他地域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妖城,都找不出七个帝君。云家三大太长老虽强,但绝无可能在七个中后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近身到淮王面前。

  这时,一股灼热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忽然笼罩而下……而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所有人全身骤冷。

  随着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所有人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出现在了云家三长老和七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道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影刹那闪现,随之散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光华……

  霎时,整个大殿,甚至视线所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空间,都变得赤茫茫一片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呼出声:“金乌第三境——炎阳爆裂!”

  变成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中,浩瀚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,化成一条炽热、灼目而又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影,撕开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贯穿空间,飞向挡在淮王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个帝君……

  只一瞬间,七大帝君那强横到足以毁灭一个城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便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,他们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裂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纹,随之空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塌陷。那一刻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、意念已再看不到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唯有一片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海……

  他们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所传达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火焰,已侵入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甚至还侵入了心魂。他们帝君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与心魂防御,在这股火焰之下,根本形同虚设,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之力。

  砰!!!

  轰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声中,漫天火光收缩散尽,七大帝君如七个被丢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破麻袋般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落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、躯体、四肢,全部都在燃烧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甚至,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内部,灵魂之中,都有火焰在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。

  七大帝君在地面上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哀嚎……他们总算知道,为什么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王会发出那么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那种被金乌火焰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就如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刀刃在剜割着身上每一寸肌肉和神经。以他们胜过常人不知多少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,仅仅承受了几息,便恨不能自己马上死去。

  一个帝君绝望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扑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这七大帝君却只有惨叫和嚎哭,没有一个在绝望下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因为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要稍一动用,就会被瞬间焚灭。

  那些在暗中没有出手,准备向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强者身体全部死死停滞,全身上下如筛子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再也不敢向前一步……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惨叫与嚎哭声停止了,小妖后缓缓抬手,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捏碎了掌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

  砰!!

  燃烧着七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同时爆开,散成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。火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也随着漫天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炎,而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。

  仲王……寒王……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大高手……

  这九个人在小妖后手下惨死……连一丝反抗能力都没有人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阿猫阿狗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九个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!!

  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妖皇城,帝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如凤毛。随便一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都足以引起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!

  而今天,转眼之间,九个帝君……其中八个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全部惨死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……整个过程,没有撼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对撞,没有崩天裂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风暴。小妖后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几次挥手,几道火光……九大帝君便全部死亡葬身之地。

  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捏死九只渺小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。

  “本后说过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若敢阻拦……死!!”小妖后缓缓转身,她有着倾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容颜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看上去比普通少女还要纤弱。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艳,和一种想要呵护与占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欲望。但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敢用目光去直视于她,每一个被她目光冷漠扫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会全身僵硬,如同处在这世间最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窟之中,连血液,都几乎完全冻结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他们毕生都未承受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威压……他们甚至感觉到只要小妖后愿意,仅凭这种威压,都足以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撕碎。

  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之外,还有更加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因为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太过无情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残暴恶毒。九个帝君,每一个在这幻妖界都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和地位,仲王和寒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出手,没有任何预兆,更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和余地,而且一出手,便将对方置于死地……甚至在对方死前,还要让其承受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死后……连一丝骨灰都无法留下。

  面对郡王,面对帝君,她出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决绝……何况他人!!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犹如化作了一个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……触之必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!!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早已收缩至针眼般大小,之前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淡定,都已经彻底化作惊恐。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归来,虽然让他震惊错愕,但还不至于让他失措,因为面对小妖后,他毕竟有着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……但,短短几十息,局面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风翻云变,小妖后所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就如一幕幕噩梦在他眼前上演。

  他一直以为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明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敌。虽然,他并没有见过明王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但他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明王……绝无可能一招,让七个中后期帝君毙命!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,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传说中都从未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!

  投诚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王府诸人都早已彻底傻眼,赫连、赤阳、九方、南宫、林、啸、白七族全部失声,唯有喉咙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鼓动。威风赫赫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大家主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都已被冷汗浸湿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双腿都在打哆嗦……就连死忠于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府与守护家族,也全部噤若寒蝉,大气不敢喘一口。

  仲王死、寒王死……一招灭七帝君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历史上,最沉重,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!!

  “还不速将淮王拿下!!”

  小妖后一声冷喝,呆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太长老才如梦方醒,再次冲向有些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。而这一次,淮王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虽然出现了阵阵气息波动,却再无一人向前挡在淮王前方。

  成就帝君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玄者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。而每一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都要耗费不知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、努力、资源以及可遇而不可求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。到了这个层面,他们本以为再也不需要畏惧什么,因为他们已经达到了这个天地间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,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碾压他们。

  但今日,他们惊恐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……自己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渺小如尘埃,简直和一个初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孩童毫无区别。

  他们可以死……但帝君纵然要死,也该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烈,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动地。但方才死在小妖后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帝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卑微。有这九个先例……此刻再冲上去保护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!

  他们岂会甘愿承载了他们一生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之躯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送上去被一瞬灭亡。

  “淮王,还不束手就擒!!”

  怒斥声中,三大太长老玄罡齐出,将失魂落魄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紧紧锁住,三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,也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方位都牢牢封锁。淮王似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胆破裂,一直呆立在那里,眼神空洞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挣扎,被冲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河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钳制在手中。

  “淮……淮王……”

  淮王府中,那些之前傲然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郡王,还有核心强者,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放大,全身瑟缩。他们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淮王被云家三大太长老直接拿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一敢向前。小妖后背对着他们,但,他们却感觉到仿佛有一把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刃抵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之上,只要他们稍敢妄动,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“父皇……救我父皇……你们快救我父皇啊!!!”辉夜郡王哆嗦着嘴唇,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了起来:“父皇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皇……你们还不护驾……护驾!!”

  辉夜郡王声嘶力竭,但明明庞大无比,顶尖强者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势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无一人敢动。而这时,小妖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幽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落在了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那一刹那,辉夜郡王如同被毒蛇缠身,全身一激灵,口中发出一声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叫,整个人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翻去:“不要杀本王……不要杀本王……本王什么都没有做……不要杀本王…………”

  在真正危及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之下,平日里不可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,所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和一个怕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根本毫无区别……不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。他整个人瘫倒在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站起,全身剧烈哆嗦,一张脸煞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血色……他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众人,甚至闻到了一股快速蔓延的【逆天邪神】恶臭……

  这辉夜郡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吓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禁。

  小妖后已将目光收回……这等货色,根本不配让她出手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多看几眼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污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这种情境之下,没有人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。看着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,人们再也找不到半点敬畏感,唯有怜悯和蔑视,而淮王府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则都挂满了羞耻和悲哀……直到辉夜郡王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污浊液体流淌到一丈之外,都没有人向前将他扶起。

  云河、云江、云溪三人合力之下,很快便将毫无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全身玄力封锁,云河抓起淮王,直接拖到小妖后身前,躬身道:“淮王已拿下,请小妖后发落。”

  以小妖后所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要杀淮王,根本易如反掌。但她始终没有对淮王出手,反而要他们去将淮王拿下,显然还不想让他死。所以三大太长老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淮王玄力封锁,未敢伤及他。

  而就在这时,淮王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忽然闪动起阴狠而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赤光,他明明被封锁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忽然爆燃起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!这股骤然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狂暴无比,直接窜起数十丈,将措手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河、云江、云溪直接震开……而燃烧着堕落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就如一头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带着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吼,冲向了云澈、云轻鸿和慕雨柔!

  云轻鸿正在云澈所灌输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下疗伤,重伤之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妄动玄气。而慕雨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负创伤……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措手不及……而小妖后,她斜眸看着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动作。

  “小心!!”慕飞烟、慕雨白、苏项南、云外天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惊失色,嘶声狂吼。但谁也没有想到明明被封锁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竟能瞬间破开封锁,他们纵然想要出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来不及。

  在淮王身上堕落魔炎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便出现了小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偏转,在淮王忽然冲过来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也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云轻鸿身上移开……脸上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慌与失措。

  “红儿!!”

  劫天在手,星神碎影,众人只觉得眼前残影一晃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迎向了淮王,双剑紧握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巨剑上,燃烧起一束浓郁到近乎纯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

  “澈儿!!”慕飞烟等人大惊……淮王癫狂之下,分明释放出了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五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之力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能抵挡!正面相撞……云澈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强上十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。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映现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猛然放大,全身魔炎再度膨胀,口中发出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兴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:“云澈……死吧!!!”

  云澈眉头拧起,目光冰寒,燃烧着纯金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迎着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毫无退避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轰去……因为他只要稍有侧避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有可能伤及到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和慕雨柔。

  “金乌焚世第五境——黄金断灭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