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9章 复仇之炎 下

第619章 复仇之炎 下

  “王……王爷!!”

  在弥漫着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之中,一个悲怆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响起,随之,一个头发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冲了上来,站在仲王殒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全身瑟瑟发抖。这个人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人都不陌生。此人同属幻妖王族,王号寒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仲王府辈分最高,实力最强者,辈分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仲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伯父。实力已达君玄境六级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仲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流砥柱,在妖皇城,都有着举足轻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地位。自仲王接管王府后,他便隐于仲王之后,成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有他在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高手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都没有几人可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仲王。

  但今日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仲王一瞬间化成灰烬,他不要说向前守护,甚至直到仲王毙命,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“小妖后!”寒王悲怒交加:“我家王爷纵然言语有所不敬……但他罪不至死,你……你竟如此狠毒……”

  淮王弑君谋逆,罪该九族尽诛!仲王甘为淮王党羽,是【逆天邪神】罪该万死!对本后不敬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有余辜!”

  “寒王!念你当年对本后父皇还算尽忠,今日暂不株连至你!你若再敢为仲王,以及淮王多言半句。本后连你一起诛杀!”

  寒王面孔抽搐,忽然一声大吼:“你杀我王爷……有种,你就连本王一起杀了!!”

  小妖后黑夜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稍稍一眯,带着死亡威压与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至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:“既然你想死,本后便成全你!你纵容仲王谋逆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死!!”

  小妖后声音未落,一股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蔓延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。他堂堂六级帝君,竟在这一刹那,忽然就感觉到了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。一种毕生都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就如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一般在他心魂中疯狂滋生、膨胀。

  他没想到,小妖后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对他下杀手,而且根本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。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,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竟会在小妖后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锁定下,会生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其他人全然不知道,在小妖后冰冷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间,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便已几近崩溃,他猛一咬牙,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跃起,怪叫一声,疯狂凝聚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轰向小妖后。

  “小妖后小心!!”苏项南一声惊叫。寒王在帝君之中都属强者,四个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都断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而苏项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刚落,一声犹如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凄厉惨叫几乎响彻了整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寒王刚刚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空中一阵痉挛,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栽落回了地上……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犹如承受着这世间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

  众人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眼睛……他们看到,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分别有一团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燃烧!!

  金乌之炎!!

  这两团金乌之炎并不旺盛,也并不狂暴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紧不慢,不温不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转眼之间,将这个六级帝君双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烧灼殆尽,露出森森白骨,随之,白骨亦被灼烧殆尽,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手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……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……”

  寒王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,拼命用玄力去抵御,但两团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火焰却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没有受到哪怕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。甚至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拍打,赤金色火焰沾染到了胸口、腰肋、大腿……转眼之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几簇赤金火焰在燃烧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手臂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一半。

  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地狱恶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哭。他全身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、痉挛,眼眸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瞪出了眼眶之外,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筋如蚯蚓一般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鼓了起来!

  赤金火焰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保持着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几近优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分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着一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。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挣扎,还有他强至六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力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它无法造成哪怕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扰和阻滞。

  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呈现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寒王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里,也有着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,他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功。对于火焰,他本身就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能力……何况,还有着六级帝君,在玄者眼中堪称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!

  却在两团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下……十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整个躯体已消失了三分之一……

  “寒……寒……寒王……”一个人仲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伸出哆嗦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向前一步,似乎想要试图去扑灭寒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

  “不要过去!!”一个人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拉住了他,然后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……让把六级帝君焚烬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他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!

  所有人眼睛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嘴巴大张,看着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在火焰中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、抽搐,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遍体发寒,那一瞬间,他们甚至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九幽炼狱之中,一个遍身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正在接受炼狱之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惩罚……

  “小妖后……饶命……小……妖后……饶命……啊……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没有人可以想象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会让一个六级帝君发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让一个六级帝君喊出卑微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乞求……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遍及了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、还有声音都完全吞没。

  在赤金色火焰终于熄灭时,寒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也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了那里,和刚刚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仲王一样,没有哪怕一丝一缕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留。

  整个过程,惊恐始终呈现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和眼神中,没有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。整个大殿,唯有小妖后自始至终面无表情,如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目睹一副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噗通……

  离寒王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波人中,一个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级霸皇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瘫下,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。其他玄者,下至王座,上至帝君,眼瞳中无不充斥着恐惧。

  身为在常人眼中盖世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们平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渺小……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一直在收缩,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不敢相信这世上竟存在这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更不敢相信,这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”慕雨白拼命吸着冷气,作为死忠于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看着小妖后归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他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。但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一个六级帝君痛苦而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……竟让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骇然远多过惊喜。因为这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……可以说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力量。

  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觉醒血脉,也不应该……可怕到这种地步……”天下雄图瞪大眼睛,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语道。

  “这个力量……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特别恩赐吗?”。云轻鸿目光也有些呆滞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根本超过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这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强大”所能形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“逆天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这算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吧。”

  人们在震惊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却没有人知道,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她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,还有生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要算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处子之身。

  “云河、云江、云溪。”小妖后再次出声,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六个字,却如六根冰锥般扎入所有人心魂,让他们全身一冷一僵:“速拿下淮王!谁敢阻拦……本后便杀谁!”

  “一人阻,本后杀一人!百人阻拦,本后杀百人。千万人阻,本后便杀尽千万人!!”

  冷漠冷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威慑着在场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他们此刻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认识到……消失四个月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已根本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!!”

  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但音调却已全然不同。这三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太长老,此时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都发生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们同时飞身而起,三只罩着雄厚雷电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老手掌直抓淮王而去。之前,他们冲向淮王时,无论动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有三分保守,七分忐忑,但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厉非常,快速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甚至带起了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霹雳之音。

  “谁敢动王爷!!”

  淮王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手之多,远超常人想象。毫无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妖皇城七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都已投入到了淮王阵营!今日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登基大典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护卫身侧……淮王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期帝君,有资格护卫在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!实力最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!!

  而这等常人终生难得一见,在他们眼中堪比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……淮王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妖皇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有十七人!!

  这还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忠于淮王府,贴身护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断然不包括守护家族、王府这类投诚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势力。

  云家三大太长老出手之时,四个衣着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从淮王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中忽然出现,挡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猛然迎向三大太长老。他们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都荡动着雄厚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河、云江、云溪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强度都不相上下。

  “陆斩风、白惊虹、唐乱离、肖青山……七百年前威震南疆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南天四绝’!!”大殿角落,一个老者惊呼出声。而他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名字,也如在众人耳边响起四个炸雷。

  在这个世界,能成就帝君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威名震天下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若能成就帝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会威名赫赫,纵然隔着数代,也不会被遗忘。

  “南天四绝……”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也骤现惊容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爷爷当年都经常提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世人物。七百年便都已成就帝君,此后不久便少有传闻,都以为他们已经归隐……没想到,他们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成为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……看起来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要远比我们猜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早。”云澈沉眉道。

  “这些年,我们从不敢低估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”云轻鸿眉头紧紧锁起:“但直到这四个月以来,我们才意识到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根本已强大到远超我们预想!小妖后葬身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开后不到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整个妖皇城便完全纳入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之中,我们甚至连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都没有。唉……”

  云澈摇头:“爹,你不用觉得挫败。单凭淮王,绝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明王,太过可怕……这几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整个幻妖界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自知!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也都在按照他所导演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行……但,人算终究不如天算!”云澈抬头,看向小妖后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完美计划的【逆天邪神】尾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逼出了一个半神……”

  “半神?”云轻鸿和慕雨柔齐齐一怔。

  “我倒要看看,明王这些年处心积虑所造就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势力……能否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住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怒火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