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8章 复仇之炎 中

第618章 复仇之炎 中

  下一页

  “在这幻妖界,只要知道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会知道除非金乌雷炎谷封印自行开启或关闭,否则绝无任何方法进入和出来……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刚才努力狡辩所依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云澈看着已经混乱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和淮王一下子难看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月前,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竟被强行开启了,你们一定很奇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……原因很简单!金乌雷炎谷,一直都存在着一个可以强行进入,和强行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借助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!”

  “四个月前,小妖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用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强行进入金乌雷炎谷,想要第一时间去到金乌祖地,觉醒金乌血脉!但这个本该只属于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!淮王,还有那所谓已经消失百年,实则一直隐于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,便紧随其后进入金乌雷炎谷,对小妖后下杀手,在他们以为小妖后和我已葬身死亡之海后,再利用从小妖后身上夺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脱离了金乌雷炎谷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妖皇玺会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”

  “淮王,这次。你要作何解释……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作何狡辩呢?”云澈淡淡冷笑:“你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狡辩可一定要精彩点,千万不要低级到侮辱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智商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一出,大殿再次哄然一片,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如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开水一般。每个人看向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剧变。那枚从淮王随身空间里飞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绝对无法否认和狡辩。

  淮王府有着野心,这一点,妖皇城尽知。但这种野心,和对幻妖帝皇,对妖皇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下毒手,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!前者,引得诸多势力权衡之后支持并依附,而后者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弑君谋位,大逆不道之举!!以妖皇族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足以引发幻妖界所有子民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仇视,为整个幻妖界所不容!

  “难道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……”

  “这这这……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谋逆啊!”

  “淮王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吧……还有明王大人……这都不应该10∟;啊!”

  “妖皇玺会在淮王身上……这还能有假!”

  “王爷,难道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问话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投诚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郡王,他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双手都在哆嗦。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绝非寻常,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目睽睽之下,被揭开的【逆天邪神】,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弑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罪!妖皇一脉虽已即将断没,但承载着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人可比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绝大多数投诚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小妖后逐渐势弱,而淮王府越来越强大,小妖后之后,妖皇血脉断绝,必然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。为了自己家族或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投诚淮王府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不忠,但就当前情势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作,但“明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而暗杀小妖后,在这幻妖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不容之事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完美暗杀,无人得知,也就罢了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暴露……然后扩散至幻妖界,淮王必定身败名裂,势力就算再强大十倍,也承受不起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敌视。而跟从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也同样会成为众矢之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淮郡王!!”天下雄图满脸怒色:“你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出这等泯灭良知,人神共愤的【逆天邪神】丑事!你身属幻妖王族,身体里,好歹也流淌着些许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你竟然……”

  “住口!!简直一派胡言!!”仲王用尽全部力气一声大吼:“妖皇玺虽然在新皇身上,但这又能说明什么!你们凭什么只凭一个妖皇玺就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新皇对小妖后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!!新皇虽然素来都有雄心,但他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怀天下,心系幻妖未来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和!对妖皇一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敬重有加,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,也根本没有对小妖后下毒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!这其中,定然有什么蹊跷……甚至说不定,是【逆天邪神】某些人刻意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嫁祸!!”

  仲王虽然在极力辩解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明显有些哆嗦。

  “没错!!”辉染郡王低声吼道:“妖皇玺这段时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一直都在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但那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小妖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月前,本王在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处所捡到!父王为了不引发恐慌,才没有公之于众,又恐被人觊觎,才会一直带在身上……今天,居然会莫名其妙成为暗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证!!这其中,定有阴谋……而且不仅想要陷害父王于不义,甚至还带出了本王失踪百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父!这根本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刻意针对我们整个淮王府!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从一开始就策划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谋!!”

  这番说辞,顿时让淮王一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齐齐精神一振,七守护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快速缓和。云澈淡淡瞥了辉染一眼,暗中冷笑。以辉染之能,断然不可能说出这般犀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传音告知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只凭借妖皇玺在淮王身上,并不能就此断定淮王对小妖后下过毒手。淮王势力只需死咬这一点,再加上他们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小妖后根本无法将他们奈何。甚至,再咬紧“嫁祸”二字,还可以倒打一耙。

  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如此。

  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可比!

  小妖后目视下方,任凭大殿中人声沸腾,局势一变再变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始终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这时,她忽然开口,声音无尽幽寒:“云江、云河、云溪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着一股几乎将人血液冻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,让原本闹哄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顿时安静下来,云家三大太长老走出,恭敬道:“小妖后有何吩咐。”

  “拿下淮郡王,玄罡摄魂!”

  淮王脸色微变,但随之,他非但没有惊慌,嘴角反而稍稍扯动,眸中,闪过阵阵阴狠。

  玄罡摄魂之下,淮王将知无不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隐秘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行都将会被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扒出。呈现在所有人面前。云江、云河、云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怔……因为他们无比清楚,淮王绝对不会允许被玄罡摄魂,淮王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力量,也断然不会让人靠近淮王。但他们身为云家太长老,自然不会违背小妖后之命,齐声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淮王,你若想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清白,就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接受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!否则,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做贼心虚!弑君之罪,人人可诛!”

  云河厉喝一声,三大太长老同时扑向淮王,还未临近,一股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洪流便将他们强行阻挡,整整几十道来自不同方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将他们锁定,让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三大太长老都全身僵硬,一时之间不敢妄动。

  小妖后眼眸微眯,声音冰冷刺骨:“你们竟敢违抗本后之命!”

  仲王一咬牙,沉声道:“小妖后,有一点你搞错了!如今,这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,是【逆天邪神】淮帝王!而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小妖后……”

  仲王话音未落,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猝然出手,一道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骤然射下……这道火焰快到了极致,在场强者无数,都只能看到一瞬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,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做出反应,那道火焰,便已轰至了仲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。

  轰!!!

  世间最凶戾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炸裂,一瞬间,仲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如同被炸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布一般四分五裂,散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,而这些碎片尚未落地,便已被焚成虚无……不要说残尸,连一抹焦烟都没有留下。

  还未燃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溅落在地,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地面就如泡沫一般被转瞬间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疮百孔。

  大殿中所有人集体失声,每个人都死死瞪大眼睛,骤然膨胀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与惊恐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几欲炸裂。

  小妖后性情冷漠而残暴,她忽然出手杀人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反而做过太多次。但这一次,和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次都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因为仲王……且不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他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凡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有着震世之力,处在玄界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帝君!

  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小妖后抬手之间……一瞬轰杀!

  比磐石还要坚韧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之躯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那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之力,甚至连死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都没有机会发出……一瞬之后,别说留下尸体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!

  金乌火焰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燃尽,但所有人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法平息。一瞬击杀一个霸皇,虽然惊人,但一个高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能力做到。

  但一瞬击杀一个真正踏入君玄境,有着睥睨天下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……

  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立于幻妖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……这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超出他们理解和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小妖后眉心间变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意味着她已经觉醒了金乌血脉!实力,也自然有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跃……但,一瞬轰杀一个三级帝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样觉醒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,都根本不可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啊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