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6章 小妖后归来

第616章 小妖后归来

  面对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淮王依然未动,眼眸之中闪过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,两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骤然射下,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风暴带着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,一左一右攻向慕雨柔。

  这两个黑衣人气势之强,赫然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中期帝君!而且在压迫力之上,甚至还要隐隐胜过云轻鸿!

  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为君玄境二级,这两个黑衣人,任何一个都足以轻易将她击败,何况两人联手!在“砰砰砰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崩裂声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索顿时裂成无数截。

  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被死死阻住,然后闷哼一声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倒飞出去。两个黑衣人疾追而上,六道猩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带着犹如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气息,直射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。

  这两个黑衣人出手毫无留情,这六道猩红玄气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轰中,纵然慕雨柔帝君之躯,不死也要重伤。

  “雨柔!!”

  正在和白归命、白归魂恶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心中一惊,强行抽身,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被白归魂狠狠轰中。云轻鸿一口鲜血吐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借力,飞扑向慕雨柔,将她牢牢护在胸前。

  噗!!

  六道猩红色玄气全部轰击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上,带起六个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鲜血四溅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淮王肆意大笑,声音阴冷:“云轻鸿,你也会有今天!你若放聪明一点,助本皇共谋天下,本皇保证你,还有你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只会比以前更高!但你偏偏要选择与本皇为敌,自取灭亡!”

  “既然你这么想死,那本皇就成全……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这时嘎然而止,就连大笑,也彻底僵硬在脸上。因为他看到,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玄光,竟然在快速转变为……血红色!!

  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玄功紫云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系玄功,而雷电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为紫色,紫色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邃,则越为强大。但无论如何,雷电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都不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红色。

  云轻鸿身上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让淮王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异之后,随之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!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忽然见到了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神……因为,他条件反射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云家那个无比可怕……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明王都会谈之色变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!

  那两个本欲向前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人,还有后方追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归命、白归魂两人也都全部停住了脚步,四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,同时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脚步,甚至在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。

  云家万年以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十二守护家族之首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地位仅次于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!关于云家紫云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又怎么可能不知。

  “云轻鸿,你……”

  云轻鸿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他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在涌血,但脸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深邃,并且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激荡着:“淮王!我这几个月闭关不出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刻!”

  淮王脚步后撤,阴沉着脸道:“难道你这几个月……都在参悟……那个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?”

  嘶……嘶……嘶啦……

  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开始嘶鸣,一道道猩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在他身体周围肆意狂舞。他扔掉手中紫剑,缓缓伸出手掌:“纵然有违父亲之命,我也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!”

  随着云轻鸿身上猩红色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沸腾,整个妖皇大殿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极速变化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大殿之上,每个人却感觉仿佛有一团阴云黑压压的【逆天邪神】横于苍穹之上,随时可能倾覆而下。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和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云家众人在目光瞥到猩红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无不脸色大变,口中吼出悲哀到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:“家主……家主!!”

  慕飞烟全身玄气爆发,将围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全部震开,他看着云轻鸿,面露惊色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冥狱雷皇阵!!”慕雨白惊呼道。

  “他竟然……可以发动这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!”慕雨青声音同样充斥着震惊。

  “冥狱雷皇阵……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,需以全身精血引动,而且发动时先伤己,再伤人……一旦动用,毁天灭地!但自己……也必死无疑!”慕雨空瞳孔收缩:“小妹曾经说过,妖王生前曾严命妹夫终生不可参悟冥狱雷皇阵。妹夫至忠至孝,绝不会违背妖王之意……他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四个月内强行参悟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淮王同归于尽!”

  “快后退!!”慕飞烟双臂一挥,推出一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浪涛,将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轰离。他没有去阻止云轻鸿,他也知道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没有人能阻止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。

  “云轻鸿……你以为凭你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领域,就能杀得了本皇吗!本皇背后强者无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生帝命,受天地庇护!就凭你,怎么可能杀得了本皇!!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听似狂妄而轻蔑,但脚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在后退,因为关于云家禁忌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太过可怕,可怕到他纵然有着十几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贴身保护,依然心中发憷。

  “新皇快退!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十几道君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同时释放,铸起一道强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壁障。

  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已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如炼狱之血,他整个身躯都被包裹其中,已看不清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肢和面容。慕雨柔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依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眼神朦胧若雾,和他一起沐浴在血色雷光之中,她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之中,唯一一个脸上没有恐惧之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安然,唇角,还隐约带着一丝似凄然,似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十六个帝君全部现身,挡在淮王身前,全力遁逃而去,没有一个去出手攻击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。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慢无比,因为被云轻鸿气息死死锁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身体就如被一个无形巨网所缠绕,每移动一分,都要耗费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

  整整十七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无法摆脱这股压制!

  来自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股禁忌之力强横到何种程度,可想而知。

  但引动这股力量所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!湛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之所以会变成猩红色,因为那一道道雷光之中,灌输着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!

  一股末日来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笼罩了半个妖皇城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级帝君,都感觉到了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。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雷光再次膨胀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濒临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而这团雷光一旦爆开,周围百里,都将化成血色轰雷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。

  就在妖皇殿彻底大乱之时,一个清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上空响起。这个声音并不响亮,但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穿透力,毫无阻隔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穿了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,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。

  “云家主,你不需如此。”

  跟随着声音一同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团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这团火焰从天而降,落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只一瞬间,便将那恐怖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完全遮盖,随之,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雷光被淡金色火焰快速压制、吞没,三息之后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雷光便完全消失。

  火焰熄灭。大耗精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脸色惨白如纸,瘫倒在地,但他又马上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覆过身体,看向上空,口中,发出激动、震惊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:“小……小妖后?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!!”

  整个大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寂无声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都布满了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。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所有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……那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!!

  随着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都同时看向了上方……大殿之顶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。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砖一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坚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所铸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毁去一小块,都会引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。但上空这个足有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,竟没有一人察觉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时出现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消失了一般。

  目光穿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,并不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漂浮着两个身影。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身材娇小,全身灰衣,目如黑钻,却毫无波澜,娇颜如精雕细琢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,但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丝感情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间,一枚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印记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着。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接触到这枚火焰印记时,心魂便骤然压上了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灵压。

  “小……小……小妖后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!”

  “啊啊……小……小妖后!!”

  “这这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“老爹……看……快看!”慕雨白直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语无伦次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……她没有死!!”

  “小妖后眉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……”慕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万分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印!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血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啊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本已死去数月,连送葬仪式都已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竟在这新皇登基之日,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前。一股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几乎将大殿给完全炸开,他们或震惊、或惊骇、或失措、或惊喜、或不敢相信……小妖后眉心间那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明白那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!”淮王双目圆瞪,一双眼珠子几乎炸裂。四个月前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小妖后和云澈被逼入绝境,然后落入死亡之海中。一入死亡之海,短短几息就必死无疑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明王为了确保小妖后必死,还特意在原地停留了整整一个时辰。

  在死亡之海中一个时辰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个小妖后也该死绝!连一丝灰烬都不会留下。

  怎么可能还活着!!

  而且小妖后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!

  两个人,竟然都没有死!!

  小妖后眉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印记……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父王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明说过,女性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觉醒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!强行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后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死!

  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!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