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4章 血债血偿

第614章 血债血偿

  随同淮王一起进入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虽然只到场百人,但其中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便多达二十个,实力之盛,让强如守护家族都胆战心惊。淮王府这些年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惊人,但直到最近几个月,他们才惊觉,淮王府之前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山一角而已。

  淮王府这数月以来又得到无数强者、势力投诚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之大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敢想象。

  随着淮郡王成为淮帝王,淮王府,也自然将成为“帝王府”,淮王府中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也都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辉染与辉夜随同而来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像不可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孤鹰。因为他们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今非昔比。今日之后,他们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子!整个幻妖界,都将以他们一族为尊!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他可以决定这里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大殿外面,整个幻妖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也掌控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……他依然不由得呼吸急促,血液在身体里飞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着。

  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已经结束,从今天时,这幻妖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淮王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!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四个衣着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侍女捧着黄金之衣,与黄金之冠款款走近,立于左右。王族最高司仪缓缓走出,昂首而立,大声宣读:

  “昔太祖妖皇一统天下,幻妖万年盛平。奈何,天降患祸,先皇薨逝,妖皇妖后皆遭遇厄难,妖皇一脉自此归于五行,未留遗命,后继无人,举世皆哀。幻妖群雄无首,久必生乱。幸得淮郡王心系天下,展经天纬地之才,拔山超海之能,平慌乱,定人心,泯弥天恐慌于无形,万民折服,天下归心。且其身世之尊,无出其右,当为新君,四海皆服!”

  “众王当勠力同心,共戴新君;众族当鼎力守护,尊为天命;众臣当悉心辅弼,同扶幻妖……”

  咚……

  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钟鼓声从殿外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,司仪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嘎然而止,随之身体一侧,声音高亢了数倍:“巳时已到!新君加冕!”

  巳时加冕,午时祭神祭天,走过这个流程,淮王便会正式成为这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一代君王。

  淮王傲然起身,双臂张开,目光俯视着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女向前,取下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锦衣,为他披上绣着金乌圣神,象征着幻妖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皇衣。巳时加冕,午时祭神祭天,走过这个流程,淮王便会正式成为这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一代君王。

  妖皇大殿众人齐齐离座,屈膝下拜:“参见淮帝!淮帝天地同寿,日月同光!”

  有资格出现在这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最最上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看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俯首臣服,便等同于看到整个幻妖界都跪服在脚下。等待这一天已经整整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头部微扬,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着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享受着自己此刻帝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!随着他目光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游移,他看到了大殿之中唯一不和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整个妖皇大殿,唯有两处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没有下拜,一为云家,一为慕家。

  “大胆慕飞烟、云轻鸿!”司仪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斥声也在这时响起:“新皇登基加冕,你们还不速速下拜!”

  这个司仪虽然也属幻妖王族,但平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给他一百个胆子,也断然不敢呵斥云轻鸿和慕飞烟。但今日可不同往昔……云家和慕家本就与淮王府互相敌视,小妖后葬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几个月,云家慕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污蔑”淮王害死小妖后,如今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也该明白,淮王登基之后,必然会容不下云家和慕家,而以淮王之势,云家与慕家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因而这司仪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底气十足,还生怕自己声音小了。气势弱了让淮王不满。

  气氛顿时冷凝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投向云家和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。天下、苏家、言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焦色,心中暗叹。

  “我为何要拜!!”云轻鸿猛然站起,一声如雷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吼炸响在所有人耳边,让每个人都吓了一大跳。云轻鸿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小司仪所能承受,他全身一抖,脚步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了一步,嘴唇一阵哆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云轻鸿!”赫连狂大吼一声,手指云轻鸿,面带怒色,眼眸深处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盈着嘲讽和冷笑:“新皇登基加冕,你却做出这等分明藐视新皇之举……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造反吗!”

  “造反?”云轻鸿冷笑:“亏你还有脸在这妖皇大殿,当着天下群雄之面说出这两个字!造反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造反!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造反!”九方奎起身,指着云轻鸿大吼道。小妖后葬身,淮王登基,今后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淮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,云家本在四个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上得势,如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足为虑,而且一直在“自寻死路”,此刻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落井下石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向淮帝表现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:“云轻鸿,你身为守护家族云家之家主,当以守护幻妖帝皇为天命!今日新皇登基,你却在这大殿之上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九方奎话未说话,便被云轻鸿怒声打断:“我云轻鸿,还轮不到你一个无耻逆贼来教训!我云家当年随太祖妖皇一起一统幻妖。若无太祖妖皇,便无鼎盛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!我云家始终以守护妖皇一族为天命,为荣耀!万年之间,从未有过片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心!哼……他淮王算什么东西!有何资格让我云家来守护效忠!你们同为守护一族,却将这害死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贼子奉为新君……你们简直让列祖列祖黄泉蒙羞!!”

  “云轻鸿!你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!!”仲王跳了出来,一脸悲愤,甚至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哆嗦:“小妖后遇难之后,你三番五次污蔑是【逆天邪神】新皇下毒手害死小妖后!但小妖后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金乌雷炎谷遇难,而金乌雷炎谷封印开启期间,新皇分明就在妖皇城,无数人亲眼所见!世人皆知,一旦进入金乌雷炎谷,除非封印关闭,否则绝无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!你这污蔑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攻自破,可笑之极!”

  “新皇宽宏大量,始终不与你计较,还要顶着你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耻污蔑主持皇城大事!而你云轻鸿,竟如此不识抬举,不知好歹,在这神圣庄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皇登基大典,不但辱骂新皇,居然还敢当着众人之面,说出这可笑之极,根本无人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污蔑之言!这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逆君大罪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将我们所有人放在眼里!”

  仲王一边说着,脸色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煞白,他向淮王一拱手,道:“淮帝,你对云家宽容有加,奈何有人却欺君太甚!小王身为臣子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下去!请淮帝下令,速将这谋逆之人拿下!”

  淮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抬手,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,脸色露出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:“云家主,你对本皇素有偏见与误会,本皇心知肚明。但你污蔑本皇毒手害死小妖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滑天下之大稽。罢了,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皇登基之日,本该大赦天下,不宜动怒,今日便依然不与你计较。待本皇祭天祭神,正式为帝后,你若再如此冒犯……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功勋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云沧海之子,本皇也决不轻饶!!”

  云轻鸿拒不下拜,大骂新皇,还当众“污蔑”新皇是【逆天邪神】害死小妖后之人……每一条,都足以被处以极刑。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处置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宽厚之极。这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心胸广阔到了如此地步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想置云轻鸿,置整个云家于死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刚在四个月前,因云澈而重振声望,并且广得人心。如今云家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名之盛,要远胜这万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时期。他初登帝位,在完全稳固下来之前,在明面上对云家动手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明智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——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主动触犯。

  且此举还能尽显气度宽宏,反衬云家大逆不道。

  而云轻鸿又岂会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账。他长笑一声,忽然飞身而起,落在了大殿正中,手上紫光一闪,一把七尺长剑已抓于掌间,直指淮王:“不用等到那一日了,我云轻鸿今日来此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血溅妖皇殿!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所有人大惊失色,整个妖皇殿顿时一片惊乱。包括淮王在内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一向沉稳、睿智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竟会做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。赫连狂等人齐声吼道:“云轻鸿!你……你想干什么!!”

  “云家主,不要冲动!!”苏项南和言自敬惊声喊道。苏项南快速凝玄成音,苦苦劝道:“云家主!马上收剑!就算小妖后和令公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淮王所害……你要留得性命,才有雪恨之日!这等不智之举……不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云轻鸿所为啊!”

  对于苏项南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云轻鸿充耳不闻,毫无反应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慕雨柔与他并肩而立,全身寒气激荡,眼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刺骨,声音,充斥着她毕生最刻骨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:“淮王!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害死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今日我夫妇就算拼上性命,也要你血债血偿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