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3章 幻妖新君

第613章 幻妖新君

  幻妖界,妖皇城北,金乌雷炎谷入口。

  沉寂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玄阵在这时忽然闪动起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然后开始了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,两个人影,也随之出现在了金乌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之下。

  “终于出来了。”云澈用力呼吸了一口不再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。短短三个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恍如隔世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站着一个身长只及他肩膀,一身灰衣,玲珑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她看上只有十二三岁,有着一张足以让日月无光,天地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容颜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还有眼神却透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,几乎找不到一丝属于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。最醒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处,闪动着一枚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印记。

  因为这枚印记,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印记消失之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寿元殆尽之期。

  她整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原本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而此时,她明明就在身侧,只有一步之遥,但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却丝毫都察觉不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

  云澈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这些感觉意味着什么。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或许已经突破了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……强大到了虚幻。

  “居然一个人都没有,有点不太正常啊。”云澈看着四周,视线中没有一个人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亦没有任何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沉吟道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那边在进行着什么大事?”

  “那个……小妖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焚世录到第几重境界了?”云澈转过身来。虽然他和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已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今非昔比”,但来自她近乎虚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让他在面对时,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种窒息感。

  “三重。”小妖后目视前方,声音淡漠如水,毫无波澜。

  “哦……我半个月前就到第七境了。”云澈一本正经,一脸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……同时迅速瞥过眼睛,等着看小妖后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、惊叹……嗯,甚至崇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但让他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没有哪怕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她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依然漠视着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无波无澜,无喜无悲……直接连一丝回应都没有。

  虽然,他有邪神血脉这个超级外挂在身,不到两个月时间修至第七境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……”在小妖后血脉完全觉醒,走出金乌秘境时,他便感觉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……不,这种变化或许还要早一些……也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她强行将他按倒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……

  为了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和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她似乎泯灭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包括情感与生命。

  她所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已经得到,却也冰封了情感,连生命都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逝……她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无声无息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最漂亮逼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布偶娃娃。

  就在云澈拼命想要怎么撩拨她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角灰影一晃,小妖后已瞬间远去到了百丈之外。

  “啊……等等我!!”

  云澈连忙施展幻光雷极,使出吃奶的【逆天邪神】劲追了上去。得到金乌血脉,邪神雷种,修得金乌焚世录,又连续吸纳了数月死亡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炎力,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比之四个月前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他此刻炼狱开启,王玄气息汹涌激荡,所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速度数倍于以往……但依然被小妖后越甩越远。好在,过了一小会儿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慢了下来,云澈才终于勉勉强强追到了身后。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云澈心中默然一声叹息。从进入金乌雷炎谷,到今日终于离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过去了四个月。四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足以发生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她一定无比挂心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局势……

  就如他,也在一直担心着父母、萧云,还有整个云家、慕家如今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安然……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,只剩下三年……

  三年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云澈所猜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,正在进行一件大事。

  因为今天,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……登基为帝之日!

  四个月前,前来妖皇城参加妖后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群雄依然全部在妖皇城,始终没有离开。因为妖后大典忽然中断之后,他们却没有等到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继续召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葬身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天消息。他们苦等一个月,却依然没有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点消息,也破灭了那些始终不愿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侥幸与希望。

  一时间,皇城震荡,举世皆哀。纵未见小妖后尸身,但妖皇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最后一任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送葬之礼不得不举行。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送葬之礼持续了整整一个月,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之后,何人为幻妖之皇?

  毕竟,无人为皇,久之天下必乱。

  但随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葬身”,世间再无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。血脉最相近者,唯有幻妖王族。而幻妖王族之中,最有威望,最有势力,最有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毫无疑问,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。

  而且,小妖后“葬身”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几个月,妖皇城一切大小适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淮王府来主持,就连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送葬仪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淮王府来操办。

  四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爪牙以迅猛到让人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延伸到整个妖皇城,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,都完全纳入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之中。在很多年前,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便深知忠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已超越小妖后,而此番淮王府真正露出獠牙,人们才真正知道淮王府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了何种地步……

  那些原本摇摆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随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讯传来,全部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向淮王府投诚,唯恐晚了一步,一些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忠于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也为了保全自身,选择向淮王府投诚。而之前就忠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庆幸、得意到极限。

  依然死忠于“已灭亡”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可怜……甚至被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所远离、孤立,甚至敌视。

  从两个月前,“幻妖界不可一日无君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便响彻整个妖皇城,随之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蔓延至整个幻妖界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名、美名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整个幻妖界传颂,妖皇城超过整整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都纷纷声明支持淮王为帝。一时间,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四海八方皆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淮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,简直被传颂为当世第一圣人,幻妖界新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之选,能让幻妖界更胜妖皇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伟大新君……同时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前拥有最接近妖皇一族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到了今天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还反对淮王为帝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冒天下之大不韪。

  妖皇大殿,座无虚席。场面之盛,甚至要超过四个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。来自幻妖界各大地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主、域主、宗主、群雄做梦也想不到,他们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妖皇城参加妖后大典,却停留了四个月之久,并经历了小妖后葬身,新帝登基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起伏。

  天下群雄齐聚妖皇大殿,他们每一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流砥柱,也足以代表着整个幻妖界。今日巳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新皇加冕,淮王登基为帝之时。而此时距离巳时,只剩不到一刻钟,加冕仪式,近在咫尺。

  守护家族、各王府依旧处在大殿最核心位置,座次也和四个月前完全一样。云家、慕家也赫然在列。

  云轻鸿就坐于云家坐席之首,脸色一片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慕雨柔就坐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一直紧紧相握,始终没有松开过。相比较于妖皇大殿经久不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喧闹,整个云家坐席,还有相邻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坐席死气沉沉,整整半个时辰,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  “淮…王…府…到!”

  随着一声尖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,妖皇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投向了大殿之门。

  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被缓缓推开,淮王一身淡金色华服,在淮王府诸人众星捧月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簇拥之下,缓步踏进妖皇大殿。他神态从容,面带微笑,明明舒展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宇之间却又透着一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……全身上下,赫然已颇具帝王威仪。

  没有了小妖后,他赫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之帝。

  “恭迎淮帝王!!”

  一声高亢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喊声从核心坐席处响起,赫连家主赫连狂离坐而起,双膝同跪,上身伏地,姿态简直恭敬谦卑到了极点……当年先妖皇、小妖后在位之时,他都从未行过这等五体投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。

  这声大喊也让众人如梦方醒,一时间,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席跪地,大拜相迎:

  “恭迎淮帝王!!”

  近十万幻妖界顶级强者重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直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妖皇大殿久久发颤。淮王目光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扫过大殿,将那些没有跪地相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和势力全部记在心中,然后缓缓抬头,姿态谦恭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诸位快起,本王虽得众位错爱,推举为幻妖新君,但尚未进行加冕仪式,这声‘淮帝王’还叫不得,这等大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不得。”

  “小王斗胆……淮帝王此言差矣!”仲王拱手大声道:“淮帝王为我幻妖新君,是【逆天邪神】众望所归,天下所期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‘错爱’!小妖后驾崩之后,淮帝王维天下之序,平天下之乱,安天下之心,若无淮帝王贤能高德,妖皇城,乃至整个幻妖界如今必已大乱,在我等心中,纵然尚未进行加冕仪式,你也早已为我等必将终生追随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。今日之加冕……恕小王胡言乱语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昭告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形式而已!”

  “没错!仲郡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对了!”

  “仲郡王所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王心中所想!”

  “淮帝王一统幻妖,寿与天齐!”

  “我等将誓死效忠淮帝王!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新皇加冕仪式尚未开始,淮王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现身,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充斥了整个妖皇大殿。而这,也无疑彰显着淮王在小妖后驾崩之后,所展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威慑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……没有人怀疑,幻妖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可以阻挡淮王为帝。向淮王效忠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明智,也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否则,无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取灭亡。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淮王手臂放下,长笑一声,不再言语,大步走向了大殿尽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之位,在经过云家坐席时,他双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光漫不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扫过云轻鸿,嘴角,勾起一丝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。

  这四个月间,他为正式为帝之前,自然不好向身为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下狠手。

  但今日之后,任谁都可以想到,淮王必先针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!到时,云家轻则大衰,重则覆灭!

  云轻鸿没有向淮王下拜,整个云家都没有。他冷眼看着淮王和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神情、眼神都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波动。从淮王踏进到他坐于皇座之上,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紧了紧握着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只手。

  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也同样更加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握住了他,他们夫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,也早已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连在一起。

  淮王为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阻止……就算拼上云家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也阻挡不了。但,眼前这个害死小妖后,害死他们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他们岂能让他就这么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愿。

  他们夫妻今日来到这里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妖皇一族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意志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父母,准备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来为他们失而复得,让他们思念、亏欠、喜悦、骄傲、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讨回血债!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