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2章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

第612章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

  <=""></>

  苍风国,冰云仙宫。

  “一群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你们以为区区天磐玉就能阻挡我们么!你们现在乖乖开门,把夏倾月交出来,我还可以留下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毕竟我们少主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这么多美人都死了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会很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冥顽不灵,等我轰开这大门,你们全部……都要死!”

  砰!!

  青衣人狠狠一拳轰在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上,带起一声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一阵剧烈激荡。但被他重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损。

  “吗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青衣人后退一步,整只右臂一阵发颤,手腕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痛不已,他神色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冰云仙宫不但有着一个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宫大阵……居然还有一个全部由天磐玉堆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!简直岂有此理!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玉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都不一定拿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!”

  一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霸皇,一个维持了七天,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玄阵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来之前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守护玄阵消失,本以为马上就可以举手投足间掌控冰云仙宫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……没想到,她们却又全部退避到了一个隐于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之中……而铸造这个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,居然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坚硬无比,连身为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都极难毁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玉!

  将大殿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至少有两尺之厚……两尺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玉,他们十二人没日没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联手轰击,也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轰开。

  “估计连少主都不知道这冰云仙宫居然还有一个天磐玉铸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。”紫衣老者沉声道:“以我们二人之力,短时间内不可能将这扇门轰开,看来有必要传音告知少主,来一个帝君长老!”

  “不行!!”

  青衣人猛然挥手:“我们两个霸皇,带十个王座,来这小小流云国抓一个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都完不成,还要长老相助……那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回去!哼,那些平日里就看我们不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不把我们嘲笑成狗!”

  “少主这次闭关,要出来还要至少半年,▲;我就不信,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我轰不开这天磐玉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殿门被重重轰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不断传来,伴随着阵阵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。冰夷神殿之内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弟子都被困其中。冰夷神殿格外广阔,两千冰云弟子在其中毫不拥挤,反而依然有些空旷……和凄凉。

  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里侧,放置着一个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棺。冰棺之中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着一个头发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,她已经没有了气息,但神态,却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安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蒙着一层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阴霾。

  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弟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上任宫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……封千悔。

  冰棺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跪着几个冰灵环绕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女子,她们垂首轻泣,整个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空气,都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戚。

  “冰云先祖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大劫……我们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能躲过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宫煜仙双目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上空,眸光一阵涣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削弱,随着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,一道近乎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从嘴角缓缓流下。

  “宫主!”

  “宫主!!”

  冰云弟子一片惊呼,扶着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千雪与木蓝依连忙运转玄力,全力压制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宫煜仙伤势极重,纵然以她如今六级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全力支撑,也最多还能活几个月。

  “太上宫主为让冰云仙宫渡过此劫,不惜打破千年门规,让云澈入宫成为第一个男性弟子……但终究……人算不如天算……”

  “宫主……”君怜妾双手按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与慕容千雪、木蓝依一起压制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在被云澈打通全部玄关后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一日千里,冰云七仙都已全部突破至王玄境,她们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隐隐超过了宫主宫煜仙:“宫主,你不要太悲观,我们还有冰夷神殿守护,他们攻不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……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一边说着,这些冰云之仙,苍风国人眼中仙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泪眼朦朦。因为她们心里都很清楚,事到如今,已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拯救她们。这处冰夷神殿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们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之地……在大门被破开之时,她们,便将陷入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。

  “他们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……冰夷神殿……也只可抵挡他们一时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倾月,你过来……”宫煜仙伸出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。

  “宫主。”夏倾月走过来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在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“倾月……”宫煜仙看着她,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之中,总算亮起些许希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:“都怪我太过自私,当初没有答应你前往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……否则……你便可以……逃过此劫……”

  “不……”夏倾月摇头: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这些年,冰云仙宫已将大半资源送予苍风皇城,弟子唯有万分感激……”

  “唉。”宫煜仙长长一叹:“我冰云仙宫千年荣华,没想到,在我这一代,竟会落得如此处境……我对不起太上宫主,对不起列祖列宗,对不起冰云先祖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倾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有史以来最出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你如今不过二十二岁之龄,玄力修为,却已超过了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……只要你还活着……只要还有你在……我冰云仙宫就不会灭亡……冰云诀和冰夷神功……就不会绝迹……甚至……还会……再起冰云……”

  夏倾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声音中带上了几分惶然:“宫主……”

  “用冰云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生玄阵……马上走!!”宫煜仙用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只有你……最有资格用那个逃生玄阵……只有你逃出去,我们冰云仙宫还有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!走!!”

  宫煜仙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逃生玄阵”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初入冰夷神殿时,向夏倾月问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玄阵。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在仙逝前所留下,不知通往何处,只有在遭遇巨大危机时才可逃生之用,而且每次只能进入一人,逃生玄阵启动之后,便会消失,要整整百年,才会重新生成。

  被困在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千冰云弟子,唯有一人,可通过这逃生玄阵离开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没有一个女子嫉妒和不忿,因为如果只有一个人能逃出去,那么无论在谁心目之中,夏倾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最闪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只有她逃出去,才有可能重振冰云,才有可能未来为冰云仙宫今日之劫复仇。

  “不……”夏倾月用力摇头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弟子,应与冰云仙宫共存亡,岂能置宫主、师父、师伯、师叔还有众姐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于不顾独自逃生……”

  “现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意气用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”宫煜仙大声吼道:“你若还当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就马上逃离这里,让自己……成为冰云仙宫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没有可是【逆天邪神】!!”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颤抖起来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宫主之令,你身为冰云弟子……不得违背!!你若不走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太古宫主死不瞑目……要毁掉我冰云仙宫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吗!!”

  “倾月……”楚月璃走过来扶住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用逃生玄阵离开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……”她闭上眼睛,声音缓缓低下:“身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我更希望……你今后不要让自己背负重振冰云和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重担,只要你好好活着……将冰云诀和冰夷神功传承下去……就好……”

  “倾月,听宫主和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启动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吧。”慕容千雪缓声道。

  “倾月,你一定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千万不要回来……以后,只要偶尔想起我们就好。”风寒月与风寒雪泪眼婆娑。

  “夏师妹,离开这里后,一定不要再回来……”

  “夏师姐……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重,我们都会保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一束束如冰晶钻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倾注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之弦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,她咬着嘴唇,依然在摇着头:“不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只要我出去,就可以保住……”

  “住口!!”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剧烈颤抖,脸色在激动下一片潮红:“倾月,你如此冰雪聪明,怎能……相信了那些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而且……纵然他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冰云仙宫上下纵然死绝,你也绝对不可以死!!”

  “快点走……你若再不走……我就自断心脉……死在你面前!!”

  “宫主!”夏倾月大惊失色。

  “还不走!”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几乎嘶哑:“那些恶人只有一墙之隔,他们随时都有破开闯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到时候,你想走……都走不了……你多停留一息,就多一分危险,我冰云仙宫就少一分希望……你再不走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我死在你面前吗!!”

  “砰!!”

  宫煜仙猛然起身,一掌轰出,拍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夏倾月远远飞出,落下时,身侧,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闪动着微弱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生玄阵。

  “走!!!”

  夏倾月起身,双目已凝满泪珠,她知道,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,如果再不离开,宫煜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会自断心脉。她转过脸颊,微颤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看着一张张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将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都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心魂之中,许久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宫主、师父、师伯、师叔、众姐妹……你们……一定要保重!我……冰云弟子夏倾月……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期望……”

  “倾月,走吧。”楚月璃转过身去,不去看她,也不让她看到自己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迹:“冰云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生玄阵不知通往何处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还在苍风国,就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……越远越好,不要让这些恶人找到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间最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你应该知道冲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答应为师,在实力突破君玄境之前……一定不要回来!”

  君玄境,这个在苍风国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话”境界,但对于夏倾月,却绝非没有可能。因为她今年只有二十二岁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步霸皇。

  将冰云仙宫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有着霸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但强大至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命于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少主”。能以霸皇为下属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其势力之恐怖,可想而知。

  所以,她要夏倾月若要复仇,若要再起冰云……必须成就帝君。

  “……弟子立誓,未成君玄,绝不回来。”夏倾月冰眸闭合,字字泣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也在这时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入传送玄阵之中……她知道,离开这里之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将不仅仅属于自己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载着冰云仙宫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无论如何,都不可枉死。

  逃生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闪耀起来,一团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淹没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带着她一瞬间消失在了这冰夷神殿之中。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垂下,脸上,同时呈现着痛苦与安然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