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11章 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

第611章 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

  凤虎威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身经百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将军,他身上所沐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足以汇成一片看不到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海。≧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,他已经完全忘记了“怕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什么感觉。

  但,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让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汗毛在一瞬间竖了起来,一股森然寒气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脊梁骨里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窜动……

  嘶啦!!

  一阵刺耳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嘶鸣而起,凤虎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捕捉到了空间被粗暴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抹漆黑痕迹……在场所有人之中,也仅有他能看到那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。一个全身黑衣,面色冷硬如尸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,就如鬼魅一般,出现在了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双毫无色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着火獒兽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虎威。

  整个世界,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彻底凝结。

  在这个青年人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,已经一百多年未曾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情绪,在这一刻如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一般在凤虎威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中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滋生,膨胀,他感觉到自己胸口如同压上了万丈山岳,心脏完全停止了跳动,就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,全身如同置于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之中,每一个细胞,都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着……这种恐怖甚至影响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感,让他明明在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,视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恍惚迷蒙,无法看清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下,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传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獒兽在战栗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坐骑火獒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兽,已跟随他整整百年,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驰骋战场,踏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山血海,死在它爪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与兽不下于十万之数,它从来不知何为恐惧,纵然面对无法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兽,也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扑上去撕咬,不会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却和畏惧。

  但此刻,它却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!

  身为霸皇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国威名赫赫的【逆天邪神】虎威将军,凤虎威当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傻子。虽然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贱之地,本不可能存在有资格反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甚至连有资格让他正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不该存在,但他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能仅凭气息和眼神便让他和火獒兽产生如此恐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

  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皇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都从未让他战栗过。

  “哟呵!这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,居然还有不知好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贱民敢拦在我们大将军面前,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耐烦了!!”

  凤虎威心神战栗间,一个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……发出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副将,同属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千钧。凤虎威心中大惊,刚要出声阻止,却见那黑衣青年身影一晃,骤然向前,一只惨白到不正常,又似乎隐约笼罩着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直直抓向凤千钧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。

  他无论移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在常人眼中极快,但在强者眼中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千钧这等八级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缓慢,缓慢到让他都懒得躲闪,任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抓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……在黑衣青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箍在他脖颈上时,除了一丝丝冰凉,别说窒息、痛感,就连半点不适都没有,马上,连那丝冰凉感都已完全感觉不到。而这在他看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个小小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等玄者,就算使出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掐在他喉管上,也绝无可能让他一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八级王座有哪怕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感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凤千钧大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,笑声中充斥着轻蔑和鄙夷,他看着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:“这个世界上,果然最不缺少无知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虫。本将军原本大发慈悲,今天没准备杀人,区区苍风贱民,居然主动向本将军出手,哈哈哈哈!来来来,使出你吃奶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快点掐死本将军,本将军就站在不动,随便你用手用刀用枪,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杀了本将军,本将军在阴曹地府喊你爷爷。来来来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使点劲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凤千钧在轻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……而周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没有一个人在笑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民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都放大到几乎要炸裂,脸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凤千钧被焚绝尘用手掌锁住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冒出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,黑气之下,凤千钧脖颈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腐烂萎缩,转眼之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白森森的【逆天邪神】喉骨,而下一瞬间,白森的【逆天邪神】喉骨竟变成了灰黑色……直至焦炭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色。

  而凤千钧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浑然不知,依然在张狂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……皮肉的【逆天邪神】腐烂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下蔓延,短短三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半个上身便再也没有了一丝皮肉,从胸骨到肋骨,全部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这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与他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形成了无比森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比……恐怖到了让所有人连惊呼声都无法发出。

  一阵风吹来,凤千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之躯,便如一个塌陷的【逆天邪神】沙雕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散落了下去。大笑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千钧忽然发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竟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移,他停止了大笑,然后……他看到了自己完全腐烂,只剩下漆黑骨骼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而这些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正在散落……散成一片片细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粉末。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!!”

  凤千钧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叫声,这声仿佛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仅仅持续了一个刹那,便完全消弭……在他脑袋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便已化作一地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粉末。

  整个世界,再也没有了一丝声音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在整个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弥漫,让空气都完全停止了流动。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流云城民身体在颤抖中一点点瘫软下去,再也无法站起,身体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无比,根本无法停止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“呜……”

  凤虎威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獒兽发出了一声连凤虎威都从未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吼声,随之,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它开始倒退,才倒退了两步,便直接瘫软在地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筛子一般。

  凤虎威今生所有经历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加起来,也不及今日之万一,他嘴巴大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都发不出声音来。他这辈子杀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一日杀上十万人,也会面不改色,但方才在他眼前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仅仅一人,却让他灵魂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而死在这个黑衣青年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本该在苍风绝对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八级王座!

  他甚至恍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站在自己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。

  而这时,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再次转向了他,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如同恶魔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:“你…们…全…部…都…要…死…”

  声音落下之时,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缓缓向前迈步……仅仅一步,却让凤虎威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。

  “不要!”

  一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也在女孩声音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停滞。

  萧泠汐快步冲了过来,虽然脸上依然挂着没有消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拦在了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:“不要……不要杀人……你杀他们,他们就会杀流云城……杀更多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你……你已经杀了他们一个人,警告了他们……就足够了……不要再杀人了……流云城已经沦陷……但好在,这些神凰军说过不会乱杀人……我不想看到沦陷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再变得满地鲜血……”

  萧泠汐声音落下,焚绝尘本已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了下去……与此同时,凤虎威感觉到笼罩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阴影,竟然就这么消失了。他目光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萧泠汐……这个让恶魔杀机漫天,又让他瞬间消弭杀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。

  焚绝尘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侧过身去:“今天,我暂不杀你们。但若你们敢杀流云城一人,我便杀你们一万人!你敢若杀流云城十人,我便杀你们十万人!”他目光侧向萧泠汐:“你们若敢触犯她一根头发,我必让你们……全部死亡葬身之地!”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忽然抬起,轰向上空。

  轰!!!

  整个流云城猛然颤荡了一下,沉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从上空传来,让所有人瞬间失聪。人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,却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漩涡……不过转瞬之间,这个漆黑漩涡便已消失,但凤虎威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连心脏都差点崩裂,口中发出失声惊吼:

  “帝……帝君!!”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惊恐下极度扭曲,没有一个人听清他在喊什么。

  用玄力切出空间裂痕,王玄境便可以做到,而随手轰出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黑洞……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!

  在他们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君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不过才十几个。而这些帝君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石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宗主凤横空见到了都要毕恭毕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且在天玄七国,也唯有他们神凰帝国拥有帝君。

 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,在这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偏远小城,竟然存在着一个帝君……而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!

  他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,但在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却和一只一捏就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蚂蚁根本毫无分别。

  “我们……只为占领流云城……绝不会杀任何一个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城民。”

  凤虎威虽然在极力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平静,以维护虎威将军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但连他自己,都听到了声音中无法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“还不滚!”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。

  纵观虎威将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谁敢对他说这三个字?但今天,凤虎威别说怒火,连话都不敢再多说半句,他退后几步,直接拖起瘫软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獒兽,向反方向快步离去……而且脚步越来越快,跟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军也全部如获大赦,快步跟上,一直退离到了流云城城门之外。在他们停住脚步时,才感觉到全身都已被冷汗打湿。

  “他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人!”凤虎威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握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一阵颤抖。方才,他连询问对方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都没有……

  流云城主宇文拓和司徒南也都忙不迭灰溜溜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围观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敢停留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离。萧泠汐手捂着胸口,向焚绝尘道:“焚大哥,谢谢你。”

  “……你永远不需要谢我。”焚绝尘开口,虽然声音依旧冷漠,但语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缓着: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早在三年前,我就已经死了。你让我做任何事,我都不会拒绝。哪怕你要我死……待我杀光四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后,我也会把命给你!”

  “不,”萧泠汐摇头,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半年,焚绝尘已经和她说过很多次:“你不需要对我这样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属于任何其他人。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……如果,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为了我好,就不要再滥杀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人一旦死了,就再也无法活过来……就再也无法看到他……会让很多关心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痛苦一生……我……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浮现起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让她顿时泪如泉涌,泣不成声。

  焚绝尘看到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也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着她为什么会忽然流泪。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转过身去:“这半年,我没有杀任何一个人,刚才那个人,他想要冒犯你,死有余辜。待我实力足够,杀光我必须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……到时,无论你说什么,我都会听。”

  一团黑雾弥漫,焚绝尘已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那里。

  周围空荡荡的【逆天邪神】,再没有半个人影。萧泠汐双手捂着脸庞,唇间溢出着让人心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:“小……澈……”u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