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7章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逼迫

第607章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逼迫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说网,无弹窗!

  “抹掉凤凰血脉?”云澈心中一惊,随之惊觉到了什么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金乌血脉比凤凰血脉尊贵百倍,金乌之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胜凤凰炎。你若继承了金乌血脉,这凤凰血脉,自然毫无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必要。”金乌魂灵声音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傲然。

  云澈大声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也知道我拥有邪神火种,任何火焰我都能控制,完全可以同时控制凤凰火焰和金乌火焰。龙神血脉与凤凰血脉在我身体里都能共存,金乌血脉和凤凰血脉也一定可以,”

  “哼,天真!难道你要我金乌血脉与那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共存一身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我金乌在处,岂有它凤凰容身之地!得我金乌之力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会更为尊贵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力也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!还何需什么凤凰血脉!与之共存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金乌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侮辱!本尊绝不会容许其发生。”

  “你若要得到本尊赋予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力,就必须先完全抹去你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!”

 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傲慢、坚决、不容置疑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对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蔑视。

  茉莉当初提到朱雀、凤凰、金乌互不相容时,云澈本以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维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与力量尊严,都想成为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至尊,从而忽然争斗,谁也不服于谁。但看如今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……简直视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如仇敌一般。

  “不行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更为坚决……纵然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:“我可以继承金乌血脉,但我绝不容许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被抹去!如果继承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抹去凤凰血脉……那么,金乌之力,我不要也罢!”

  “放肆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毫无yí问让金乌魂灵大怒:“难道在你眼里,我金乌之力,还比不上区区凤凰之力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本就刚烈,纵然面对神之魂灵,在原则问题上,也绝不会退却。他毫不相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凰火焰与金乌火焰哪个更强大我不知道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传承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与力量!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,只能由我自己来掌控!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魂灵,也绝不容许干涉!”

  “凤凰神灵给予我凤凰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与恩赐。我岂能为了其他血脉和力量,而将这份赐予完全抛弃。若我如此做,不仅仅会让给予我大恩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灵失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其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敬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先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传承,而凤凰神灵也要强行抹掉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才赐予我凤凰传承,那我同样也会选zé拒绝!这和金乌之力与凤凰之力孰强孰弱无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作为一个人……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则和底线!”

  “你无法容忍与凤凰血脉共存,而我也同样无法容忍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强行消抹。那么……虽然我向往金乌之力,但看来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缘。”

  这些话,云澈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犹豫。最后一句话落下时,脸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留下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和留恋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金乌神灵发出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,但这大笑声中已然没有了怒气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硬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。你这般硬脾气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对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胃口,让本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放过你这个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!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虽硬,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硬,依仗的【逆天邪神】永yuǎn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在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哪有你选zé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!为保留那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而拒绝我金乌传承……这可由不得你!”

  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色眼瞳瞪大,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骤然强烈了数倍,直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无法直视。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也在这时如暴雨般从天而降,化作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海,将云澈淹没其中。

  再炙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也无法损伤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这世间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炎耀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睁开眼睛,他双手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在身前,低吼道:“你要做什么……”

  他声音刚刚出口,全身便猛然一震,大脑一片轰然,意识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快速溃散……

  他看到了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海,而这些金色火焰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燃烧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……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金色火焰在无休止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燃遍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将原本红、蓝相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耀成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然hòu又蔓延了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根筋脉,每一滴血液……直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燃烧了起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……回事……

  全身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、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器官都在燃烧,但自己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感知不到了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

  而这些火焰,已经开始蔓延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燃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到底……要做……什么……”

  云澈用尽全力嘶吼,但自己,却完全听不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这时,他残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猛然惊觉……燃遍自己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彻底湮灭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蔓延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,以及对凤凰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记忆,包括《凤凰颂世典》都抹去!

  而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在这时响荡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,也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想完全变成了现实:“原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仅仅三滴凤凰祖血而已!本尊要将之完全抹去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!”

  “三滴凤凰血,却轻易练就了六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!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邪体!但区区凤凰颂世典,岂能与金乌焚世录相提并论!待本尊将你身体里、还有意识里所有关于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全部抹掉!你这天xià独一无二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躯……只配承载我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!”

  轰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如同有一道九霄雷霆炸开,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焰如同飓风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海呼啸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之中。仅仅一瞬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之中便只剩下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再无其他,那仅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清明,就如被龙卷风卷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枯叶,随时都会被绞成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。

  金乌魂灵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神兽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分离体,承载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之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与力量。从她能成就小妖后半步神玄,便可知道它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过天玄大陆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灵。

  面对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高等帝君,也唯有在屈膝中战栗,生不出一丝反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但云澈……哪怕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仅剩游丝,也断然会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兽之灵……竟然……用……如此……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手段……你……马上……住手……我对你……还会有……起码的【逆天邪神】尊重……和帮助……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……否则……呃啊……”

  “哦?居然还能发出魂音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尊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。哼!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愚蠢,竟为了区区凤凰血脉,而拒绝我金乌传承!否则本尊又何须如此!”

  来自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再度暴增,让云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也处在了彻底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他依然用尽全部意志嘶吼道:“金乌之力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足够强大……又岂会在意……凤凰血脉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存在……你如此在意……只能说明……你对于凤凰血脉……非但没有表面上那般……不屑一顾……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……自知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嫉恨!!”

  “这一点上……你……已经……输了!”

  出乎云澈预料,金乌魂灵却并没有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而情绪大动,反而只有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低级无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,你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本尊么?你这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对你而言只有坏处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!”

  “本尊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强迫,但本尊有着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迫资格!因为本尊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将这幻妖界最尊贵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公认第一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子之身送给了你,还让你随心所欲的【逆天邪神】亵玩了这么天,并助她有了举世无双之力!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继续不识抬举,信不信本尊马上废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!”

  “你……”云澈心神微颤……原来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帮助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原因和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纯粹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强迫他强迫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安理得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出现了刹那紊乱之时,黄金之炎骤然涌上,瞬间将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都完全淹没。

  眼前只剩一片空白,整个世界没有了任何声音,就连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炎都已看不到、感知不到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游离而去……最后,连空白都在快速消失,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开始被黑暗所笼罩。

  而世界被黑暗完全充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云澈,做出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。

  龙……魂……领……域…………

  吼!!

  一声威凌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响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。正侵占着云澈灵魂,寻找着凤凰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忽然开始了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曳,随之一条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龙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撕开火焰,冲天而起……那股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威压,让肆虐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瞬间停止了蔓延,甚至在不安中轻微战栗。

  “什么!?龙神之魂?”金乌魂灵在这一刹那竟然震惊到失声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……太古苍龙赋予了他如此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血脉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同寻常……为什么竟连魂源都给了他!”

  “血脉可在传承中扩散……但魂源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留在世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痕迹!每少一分,这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就会消失一分!何况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苍龙,上古神兽之首……这个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究jìng有什么值得它如此做!”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