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5章 唯一选择

第605章 唯一选择

  <=""></>

  云澈带着小妖后落在这金乌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玄阵前。这封印玄阵之后只有山壁,显然,金乌祖地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个**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甚至,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。这个火焰玄阵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传送入口而已。

  “我们应该怎么进去?”面对这留存着金乌传承和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唯有忐忑。因为茉莉说过,在三大火焰至尊中,金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金乌魂灵来自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继承着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性情上,也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暴躁……再加上,朱雀、凤凰、金乌互不相容,互相排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见到了金乌魂灵,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还极有可能遭到反感。

  “你们果然来了!”

  一个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在上空忽然响了起来……神灵之音,云澈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到。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平和而威严,邪神之音幽沉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来自远古,龙神之音苍茫无际,让人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拜服在地……

  而此时响起在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身体一抖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瞬间剧烈翻腾……甚至那一刹那,云澈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差点炸开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?

  这个声音,简直比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还要暴烈!

  进入金乌祖地,需要妖皇玺。小妖后本还在忧心,此时听到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她缓缓拜倒在地:“金乌圣神,你神通无边,谷中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都逃不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我妖皇一族为金乌之后,却受奸人所害,如今只残存我一人,此仇此恨不共戴天。如今我已不奢求觉醒血脉之力,只求金乌圣神送我二人离开金乌雷炎谷,报族人血仇。”

  “报仇?你命不久矣,不过以玄气撑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元气,凭何报仇?”

  深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上,一双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在这一刻忽然张开,洒下一片如火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光芒。这双眼瞳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照耀之下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全部停止了游移,如同被空间所封锁,再也不敢动弹半分,就连无处不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雷,也一瞬间全部消逝,甚至周围百里之内,都完全听不到↙;落雷之音。

  “就算你能活下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仇人实力远胜于你,你又凭何去报仇?凭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和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‘妖皇之秘’吗!”

  显然,这金乌雷炎谷中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,甚至他们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金乌魂灵都一清二楚。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以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生成的【逆天邪神】**世界。

  “你们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秘密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让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继承者在短短时间内成就半步神玄!但你可知他为何一直推三阻四,始终不告诉你究竟该如何实现?因为你一旦成就半步神玄,三年之后,必死无疑!到时候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神帝在世,都救不了你!”

 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震魂,小妖后微微抬首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异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死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我知道。从帝君直接踏入半步神关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违逆天道之举,若真能做到……必定会承受极为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惩罚与后果,否则,我妖皇一族也不会对直系继承者都死守这个秘密。”

  “但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至亲都已逝去,传承了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,如今只剩下我一人。就连我们一族万年为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也即将被奸人夺走。我孑然一身,再无退路,此生唯有不共戴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海深仇!为了报仇……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若能让我得到半步神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不要说三年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十日之后就命殒魂散,我也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,绝不犹豫!”

  云澈张了张口,心中顿时涌起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。他一直踌躇着该怎么和小妖后描述那个秘密,甚至潜意识里,他并不希望小妖后为了报仇,而将自己置于只剩三年寿元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地……面对云澈所透露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之秘,小妖后虽然流露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但也并没有向他追问……原来她,早已预料到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

  “那个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两全其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吗?”云澈试探着问道。

  而金乌魂灵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理会于他,对小妖后发出烈火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虽为女子。觉悟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赞赏,也不枉为金乌之后。你们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,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尊当年对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承诺!本尊当年所言:你们一族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濒临绝望之境,渴望逆转之力,那么可向本尊提出一次请求,本尊会赐予九滴金乌之血!同时以其生命元气为引,燃烧金乌血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源力,从而获得强至半步神玄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

  “但三年之后,血脉源力与生命元气会同时燃烧殆尽!到时唯有一死!世间无法可救!”

  “可惜,你们一族终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过于迟了。如今妖皇一脉只剩你一人,即使得到这股力量,虽然可助你复仇,但终究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们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灭族!”

  小妖后深深一拜,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面孔上只有坚毅和渴望,而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犹疑与惧怕:“请金乌圣神成全!”

  “因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之身,本尊先前拒绝为你觉醒血脉。今时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样,这种方法只能作用于男子之身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将瞬间殒命……但或许你天怜你妖皇一族,让此事,以及你接下来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出现了转机!”

  “转机?”小妖后茫然。

  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!你可曾记得,本尊上次与你说过,你身为女子,想要安然觉醒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拥有朱雀或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元阳滋养!你若想得到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神玄之力,也同样唯有这一个方法!而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男人……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……”小妖后转首,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云澈。

  云澈嘴巴大张,心脏一阵乱颤……得到拥有朱雀或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元阳滋养……

  元阳……滋养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……鬼!!

  “云澈!”

  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如一团烈火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际直冲心灵,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逃不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她自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:“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自天玄大陆?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有些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……心里反复晃荡着金乌魂灵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话。

  “哼!难怪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北方一直隐约传来凤凰气息,那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!”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带上了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:“你受天道眷顾,竟得邪神传承,还成就了火灵邪体,可控鸿蒙之炎,不惧世间万火,却偏偏选择了在金乌神炎面前只配被称作下等神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!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暴殄天物!”

  “额……”(靠!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果然一点都没错……哦不!这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魂灵,排斥凤凰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就简直比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严重。这哪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鄙视和不屑。)

  “不过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现在对本尊来说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那么一点用处!”

  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在这时忽然闪动了一下。

  嘶……

  一阵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身锦衣,以及小妖后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在一瞬间化作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,离体而去,然后被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远远卷走。

  “我!#¥%……你要做什么!”云澈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慌忙后退,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比白雪还要细嫩,比瓷石还要柔滑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背。

  小妖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护胸,脸上闪过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措。

  “怎么?你拥有如此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之心,和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,却没有勇气去面对男人丑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吗!你唯有得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元阳,才能获得三年半步神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否则唯有瞬间殒命!而且,他不仅拥有凤凰血脉,还拥有极为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血脉!他元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息,不但可淬炼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还会让你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在并不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完整修复!你有何畏惧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!”

 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勃然大怒,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破口大骂……说谁丑陋!你才丑陋!!你全家都丑陋!!你八辈祖宗都丑陋!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忽然晃过一抹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他已被一个全身裸呈,身材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在了身下,两只手儿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按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膛。

  “小妖后,你……”云澈一声低呼,随之声音便卡在了那里,再也无法发出。

  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玉体莹白如雪,又纤柔娇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疼,雪肩窄窄,纤腰细柔,两团镶着嫩红玉珠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脂就在眼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鼻端都能嗅到一股酔心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但,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漠然。没有悲伤,没有眼泪,没有喜悦,没有羞赧,没有忐忑,更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**色彩……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感**彩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空洞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……对于力量,对于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。

  仿佛她在一刻,冰封了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布偶娃娃。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……老婆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目光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小妖后,口出发出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抗议。

  小妖后压在他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更加用力,修长雪白到晃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腿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开,呈“m”型跨.坐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她不会知道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**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足以让世间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甘愿堕入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之中……

  铮!

  一团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从空中落下,形成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屏障,笼罩了云澈和小妖后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金乌魂灵在大笑:“你若想修复命脉,并让躯体足以得到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至少要攫取他五百次元阳!本尊既然决定助你,那便助到底!本尊给你们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两个月内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成,这个屏障自然会消失!若不能完成,这个屏障就会永远存在,你们两个也就永远别想出来了!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