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4章 金乌祖地

第604章 金乌祖地

  “你这一个月除了留了两分意志用来保护小妖后,整个人完全进入了无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度修炼之境,根本无法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逝。”茉莉声音平淡中微微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:“你感知到才过了几个时辰,实则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三十天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潜意识里还有所牵挂,你沉浸在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几年、甚至十几年都并不奇怪。”

  “~!@#¥%……那你怎么不叫醒我?”云澈几乎抓狂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叫醒你?”茉莉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问道:“如此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状态,我还巴不得你一直持续下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打过茉莉,云澈真想把她抓过来狠揍一顿屁股。他连忙看向小妖后……虽然过去了一个月,但他隔绝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一直没有消失过,所以小妖后从上到下没有半点被烧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也在这时,小妖后忽然睁开眼睛,与他视线相对。

  “你终于回魂了。”小妖后冷冷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小妖后虽然语气不善,但声音和脸色都没有虚弱之状,这让云澈大舒一口气,他有些讪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么长时间……你为什么不叫醒我?”

  “你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了无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顿悟状态,这种状态一个玄者终生都难得碰到一次。除非我到了无法支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否则我当然不能打扰。”小妖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:“你输入我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竟然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元气整整三十天都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溃散……在这死亡之海中,你居然还进入顿悟状态……你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匪夷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怪物。”

  “谢小妖后夸奖。”云澈有些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现在你该相信,只要能离开这里,我一定有办法修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了吧!”

 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但从对方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之中,他们都知道彼此在想着什么。不知不觉竟在这死亡之海中整整一个月,而幻妖界,必然已经传遍小妖后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妖皇城必定一片大片,而刚好因为妖后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天下群雄还齐聚在妖皇城……

  如今,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局必然已经剧变。淮王府虽然不至于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登上帝位,但以他所掌控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定然能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导一切,倾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也必将暴增……而死忠于妖皇一族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何而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慕家,会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受到淮王府再无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压。

  再加上那隐于幕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明王……

  “马上离开这里!”小妖后道。

  “好!”云澈马上应声。既然已过了整整一个月,明王和淮王断然不可能还在金乌雷炎谷之中。他猛提一口气,身体向上疾窜而去……在金乌熔岩中穿梭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想都能让无数玄者不寒而栗,而云澈穿梭其中,简直要比在空气中还要简单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因为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都会对他造成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阻力,但这里密集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元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予他助力。

  死亡之海连绵三千里,庞大无比,亦无人知其深度。云澈沉浸其中一个月,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处在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何处,他一路垂直向上,迅若雷霆,但眼前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如炼狱熔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整整几十息之后,云澈终于开始感觉到火焰气息稍微变得稀薄起来,下一瞬,随着灼目光线的【逆天邪神】罩下,他和小妖后终于破焰而出,离开了他们停留整整三十天,足以让强至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死上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海。

  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翻滚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此时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自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当初进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云澈凝望四周,纵然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力,四面八方尽是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熔岩,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连天空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深紫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。

  茫茫死亡之海,根本无法辨清方向。云澈原地环视了许久之后,终于在极其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南方向,天空与死亡火海几乎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看到了一抹极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。

  死亡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是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是【逆天邪神】紫色!

  云澈锁定方向,直冲东南而去。幻光雷极之下,很快,视线中那抹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再逐渐变得浓郁。

  离开死亡火海,吸纳天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下降,云澈顿时明显感觉到了小妖后生命元气在流失,气息也开始变得有些紊乱起来……毕竟,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命脉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命伤状态!

  云澈聚起全身玄力,将速度提升到极致。小半个时辰后,视线之中,终于开始映现出了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道道紫雷从天而落,伴随着一片片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。

  “我们马上回到金乌雷炎谷了!”云澈低喊一声,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也在视线中越来越近,他身体一转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气浪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,随之俯空而下,落下之时,脚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。

  “呼!”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,然后看向小妖后: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小妖后手掌一推,从他身上挣脱:“你之前亲口说过,我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秘密,可以让我成就半步神玄!那个秘密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现在妖皇城一定已经大乱,我无论如何……都不能让淮王府得逞!”

  从死亡之海中脱离到现在小半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衰弱了大半,说话都带上了有些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。

  云澈也不管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,伸出手按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运转大道浮屠诀,将吸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息全部灌输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维持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元气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,我有义务告诉你,但在这之前,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,然后修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……你放心,我至少有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完整修复,但在这里不行!因为我需要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和十几种灵玉,以及三十多种灵药,金乌雷炎谷中不可能有……而命脉都没有修复,又谈什么半步神玄。”

  “你既然能强行开启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玄阵进入这里,就应该也有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吧?”云澈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希冀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……我能进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依仗妖皇玺。使用妖皇玺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强行离开这里。但妖皇玺已经被明王夺去……他对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隐秘,都了如指掌。”小妖后微微咬牙道。

  “那……还有没有其他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?”云澈皱眉问道。

  “金乌雷炎谷是【逆天邪神】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根本没有了出口。若不依仗妖皇玺,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就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封印玄阵重新生成时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场所强行排出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有些苍白,声音也越来越虚弱:“封印玄阵每开启一次,下次自行开启,要在五年之后,而且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妖皇玺,百年之内,也无法再强行打开。”

  五年……

  这个时间实在太过漫长……

  小妖后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或许连五天都难以支撑……而,若这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全部沉浸在死亡之海中,以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保持小妖后五年不死。但五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,五年能够改变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足以让淮王府彻底掌控整个幻妖界,足以让云家彻底没落……甚至灰飞烟灭……

  甚至足以让幻妖界逐渐接受,开始习惯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断绝。

  五年,会让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无法挽回,无论对于小妖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都绝无可能接受。

  “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没有任何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了?”云澈微微咬牙道。

  小妖后胸口起伏,稍稍沉吟道:“去金乌祖地……求金乌神灵将我们送出去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了。我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或许,会成功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云澈带起小妖后,沿着她所指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腾空而去。

  “小妖后,我记得明王称呼你为‘彩衣公主’,难道你以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穿彩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……你现在穿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身灰突突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一点都不好看。”

  小妖后面无表情,目无波澜:“‘彩衣’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我妖皇一族以‘幻’为姓,我姓幻名彩衣,不过这个名字,连我自己都快要遗忘了。”

  “我才不信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名字这个简单。”云澈看着前方道:“如果没有彩衣琉璃,又怎么会被喊做‘彩衣公主’呢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血仇在身,重担在背,才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灰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吧。”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“唉,”云澈轻轻一叹,声音中带着一丝惆怅和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惜:“你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子,没必要这样对待自己……把曾经五彩斑斓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变得只剩一片灰蒙蒙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……你这样对待自己,也太过残忍了。我听他们说,在很多年前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第一美人,即使你一身灰衣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也依然掩盖不掉。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想看看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衣,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好看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第一美人,最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冰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贴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部位:“不许再胡言乱语!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要杀你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!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露出一点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反而撇嘴笑了笑:“我才不怕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……相反,我非常理解你这百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做所想,因为我曾经有段时间,和你一样,仇恨,成为了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。”

  “你?”小妖后有所触动,转眸看向了他,却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之中,分明闪过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仇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它曾经蒙蔽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,蚕食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,埋葬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……我曾经以为我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必须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哪怕万劫不复。我以为我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报仇,可以告慰‘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天之灵,但,‘她’在玉殒时,拼尽最后力气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我永远不要报仇……”

  “那一刻,我才明白。他们在天之灵,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为他们报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能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我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好,他们才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欣慰……我把自己埋葬在痛苦和仇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中,只会让他们更痛心,也让还在世上,在身边牵挂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痛心……甚至到头来,空余下永远无法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移开,眼神一片迷蒙,须臾,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到了。”

  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山壁,山壁前方,一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在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着。

  这里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金乌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