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3章 火海醒来

第603章 火海醒来

  “信义道义?”凌月枫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如今在苍风国所有人眼中,我天剑山庄哪还有半点信义道义可言。零点看书☆→☆→,尤其苍风皇室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已将我们恨之入骨,视为仇敌……还谈何信义道义。”

  无义之恨,漠视之仇,本皇铭记!若此番苍风未覆,苍风与天剑再无往恩,永为仇敌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向他们求救九次,他们漠视九次后,苍月女皇恰灸嫣煨吧瘛孔手所书,让人丢弃在天剑山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丝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字。

  苍月公主曾因苍风排位战,两次亲临天剑山庄,她给所有人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温婉若水,和柔似风……而如今,这来自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几十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盈恨,字字决绝。

  显然对他们连续九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漠视,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痛恨。

  天剑庄主凌月枫一生经历风浪无数,在亲手拿过这张丝绢时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部发红,心中苦涩……天剑山庄与苍风皇室有其一遭遇大难,另一方必倾力相助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先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共誓。在面对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灭顶之难,他在保全山庄安危,和保全山庄道义之间,选择了保全山庄安危。

  天剑山庄毕竟有着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背景,只要天剑山庄不插手此事,神凰帝国绝不会招惹天剑山庄。但若天剑山庄插手……天剑山庄虽然在苍风国只手遮天,但在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面前,又算得了什么?

  但自私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私,无论什么缘由,都无法遮掩其本质。

  所以凌天逆提到“道义信义”时,凌月枫满心苦涩。

  “所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做不知吗?”凌天逆没有看他,声音平淡无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能让冰云仙宫陷入绝境,对方实力定然深不可测,我天剑山庄纵然全力出手,也极有可能于事无补,还会让山庄增加伤亡,并引来巨大仇怨。”凌月枫闭上眼睛,脑海深处一道比仙子还要梦幻飘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一晃而过:“天剑山庄能有今天,经过了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。如今我为庄主,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重过一切……没有相助苍风皇室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违祖训,有违道义,如今,再违一次又如何。相信先祖在天之灵,定然也会赞同如此。毕竟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仅仅只有几百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剑势力,我身为庄主,岂能为了他人安危,而置山庄数十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于不顾。”

  “……唉。”凌天逆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唯有一声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

  “我赞同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”

  祖殿大门被推开,轩辕玉凤款款走了进来,她向凌天逆微微一拜,道:“父亲,夫君,我刚刚接到凌坤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万里传音,叮嘱我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接到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救传音……千万不要理会。”

  凌天逆侧首,凌月枫皱眉道:“难道,凌坤长老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在进犯冰云仙宫。”

  轩辕玉凤伸出右手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比划了一个手势。而这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,让凌月枫顿时脸色骤变,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也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坚硬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凌月枫惊然道:“冰云仙宫远在苍风极北,和外界任何势力都几乎毫无恩怨,和他们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任何交集,他们怎么会忽然……对冰云仙宫下手!”

  轩辕玉凤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一点,凌长老说他也并不知晓,但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势力,而且,似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主亲自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!我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真出手,搅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……哼,那个少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性情,你们应该有所知晓,到时候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爹亲自出面,都别想保下天剑山庄。”

  轩辕玉凤微微一咬牙,声音低沉了下来,眼眸深处荡动着快意,还有极力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嫉恨:“那冰云仙宫尽出淫.娃妖妇,还有脸自称什么仙宫……哼,这群祸害死光了才好!”

  “……”凌月枫默然无语,他衣袖一扫,将“冰吟琉璃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全部卷起,叹声道:“父亲,此事,就当未曾发生过吧。”

  凌天逆缓缓伸出手臂,手掌之中握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玉,传音玉上面映现了数个传音印记……他无需去看,便知道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救传音。

  而冰云仙宫之中能够传音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太上宫主封千悔。

  乒!

  传音玉在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顿时支离破碎,散成一地碎屑。他没有转身,随着一身剑风的【逆天邪神】激荡,他整个人已消失在凌月枫和轩辕玉凤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没有再留下半点言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苍风极北,冰极雪域。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屏障笼罩了整个冰云仙宫,屏障之外,十二个人正聚在一处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衣人全身玄气狂涌,向着屏障一掌劈下。

  砰!!

  血花四溅,青衣人颤抖着张开五指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虎口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崩裂,整只手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又痛又麻,他狠吸一口气,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区区冰云仙宫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屏障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“阁主,要不要请长老过来?”他身后一个黑衣男子出声道。

  “闭嘴!”青衣人怒吼道:“我们亲自出马来这低贱之地,却还要长老相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我以后哪还有半点颜面!”

  “不用着急。”紫衣老者还算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守护屏障虽然极不寻常,但不可能持续太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,到时候,这冰云仙宫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任我们宰割。”

  “哼!”青衣男子一甩手,冷笑着道:“本以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无聊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。没想到,这冰云仙宫竟然给了我们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!传闻这里最多只有三个王座,结果……竟然有整整九个王座,少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明明只有二十二岁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步霸皇……居然还冻伤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根手指……现在,还出现了这样一个守护屏障……”

  “我现在改变主意了!等着屏障消失,夏倾月之外……所有女人都要死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这十二人全然不知道,在高至万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有一双清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正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们……看着被笼罩在守护屏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曼妙如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被笼罩在轻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雾之中,无法看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只能隐约捕捉到一抹如幽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。

  “这一日,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。”她幽幽一叹,声音冰冷而柔婉,无喜无悲。

  “师尊,你……要出手吗?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站着一个身材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衣少女,少女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,恭敬而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白衣女子微微闭目:“当年我离开之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立誓,与此地尘缘已断,今后无论其如何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命数,不再插手……安然千年,或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了。”

  蓝衣少女咬了咬嘴唇,鼓起勇气问道:“那师尊今日……为什么又要不惜代价……来到这里呢?师尊那么善良心软,应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所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人非无情,纵然心中立誓,又岂能毫无牵挂。”白衣女子幽幽说道:“它毕竟因我而起……目睹其终结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断了这念想和尘缘吧。”

  “师尊,弟子很好奇,你当年明明恢复了玄力和记忆,又为什么要留下冰云仙宫才离开呢?”蓝衣少女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……当年,我玄力尽废,记忆尽失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永夜王族从一玄兽爪下救我性命。而不久之后,永夜王族被奸人所灭,我之后虽恢复记忆和玄力,曾有为其雪恨之心,但我不喜杀戮,也终究不属于这个世界。我留下冰云仙宫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报答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白衣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停顿。蓝衣少女一怔,然后试探着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大人发现我们离开吟雪界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白衣女子目光最后扫了一眼下方,便转过身去,不再留恋:“我们该回去了。不要告诉姐姐我们来过这里。她对于我将冰夷神功留在此处,一直有所芥蒂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师尊。”蓝衣少女马上点头:“界王大人问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就说到寒星界游玩了……唔,师尊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在就离开吗?你明明只要稍微动一动手指,这些坏人就会全部消失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白衣女子微微仰头,然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数,我纵然现在帮她们解除劫难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是【逆天邪神】存是【逆天邪神】覆,皆看她们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了……如今星神界与月神界激战连绵,梵帝界动向诡异,炎神界对我吟雪界虎视眈眈……大乱将至,我纵然有心,却也不能再生事端。”

 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蓝衣女子应声,跟在了白衣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雾从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飘荡而过,犹如仙境。

  “师尊,我昨天听说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公主并没有死……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某个食坤兽在空间罅隙中见过她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呢?星神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‘仪式’就只差茉莉公主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公主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星神界王就可以……”

  “……勿信勿传虚言,星神界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该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白衣女子清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哦,知道了。那师尊,你在冰云仙宫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传送阵,到底通往什么地方呢?”蓝衣少女又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白衣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稍稍一顿,然后轻声道:“或许这个传送阵,马上就会被用到……至于会被传往何处,就要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命了……我,也无法决定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幻妖界,死亡之海。

  涌入云澈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流无穷无尽,并愈来愈磅礴汹涌,它们游走云澈全身,然后最终归于玄脉……整整一百个周天之后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感觉不到了周围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仿佛自己整个人都已化作了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之灵体,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到了这片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而他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也在这一百个周天之后,浓郁了整整三倍!而且这暴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没有任何不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整个过程,他也没有付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专注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自发涌入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息。

  如今,只要他愿意,就可以随时完成突破,直接踏入王玄之境。

  这种修炼方式,连云澈自己,都感觉如做梦一般。

  一百个周天之后,云澈也将意识收回,他感觉从自己落入死亡之海到现在,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时辰……这个时间,明王和淮王再怎么也会确认他和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,应该已经离开了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离开这里了。

  在他意识收回之时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同步响起:“哼,你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醒过来了,我还以为你已经沉迷其中不想出来了呢。”

  “呃……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了?明王和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还在不在附近?”云澈用意念问道。

  “几个时辰?”茉莉冷笑:“你在这死亡之海中,已经整整一个月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什么!!”云澈眼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,整个人直接炸毛:“一个月!!?”u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