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1章 冰云危机

第601章 冰云危机

  &&&&在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地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火山。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之中会滚动着岩浆,甚至环绕着一望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。这类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地偶尔还会孕育珍奇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灵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高等火系玄者青睐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之地。

  &&&&幻妖界和天玄大陆都有着众多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之地,但可以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这举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之地累加起来,也比不上这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角。

  &&&&因为它对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谈之色变,不敢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地。

  &&&&这里火焰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跃程度,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越任何玄者所能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&&&&云澈探视了一番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后,顿时大舒一口气。正常状态下,他纵然全力调动大道浮屠诀,也难以压制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流失,但如今,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元气,不但在快速治愈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也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息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护住……她虽然断了命脉,但只要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股天地元气不断,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元气就不会消逝。

  &&&&如今已经没有了自己和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能支撑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但暂时还不能离开这死亡之海,因为明王和淮王极有可能还等在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云澈开始凝心感受其周围……自己如同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了一个只有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周围除了密集活跃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元素,再无其他。

  &&&&拥有着邪神玄脉和火之邪种,云澈对火元素有着极端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力,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力量再强大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,即将再高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功,他都可以短时间内驾轻就熟……不过,在得到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之种后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接触如此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之环境。

  &&&&对别人而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海。

  &&&&但对拥有极端火系亲和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这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近乎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&&&&云澈伸出一只手,穿过隔绝屏障,没入火海之中。顿时,涌入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,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息也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和他对火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力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之中,然后在一股来自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引力之下,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玄脉之中。

  &&&&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其微妙,几乎无法用任何语言去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&&&&而让云澈惊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涌向他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却没有随之逸散和流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似乎不愿离开了一般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缓缓盘踞,然后竟直接融于其中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出现了轻微……但完全足以辨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。

  &&&&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……竟然可以被吸收……而且能直接转化为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!?

  &&&&炼化吸纳火灵,可增幅自玄力。且不论火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珍奇程度,一个玄者要炼化一个火灵,要耗费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辛苦和资源,甚至还要冒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。而云澈此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吸纳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,竟然就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出现了增长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匪夷所思!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&&&&而且这其中,还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和副作用可言,连一丝痛苦和艰涩都不会有。

  &&&&云澈把隔绝之力只作用于小妖后上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体都浸入火海之中,顿时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如同受到了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引,从各个部位,如万千溪流般涌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体,流淌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条筋脉和每一滴血液。他引导着这些火焰气息游走着自己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、甚至灵魂都被一种温和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所包裹充斥,似乎体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滴血液,每一个细胞都已经燃烧了起来。

  &&&&似乎整个人,都已经化作了火焰之灵。

  &&&&他得到邪神火种,得到凤凰之炎这么多年,都从未有过这种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&&&&而最终,这些火焰气息都顺从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玄脉,并在玄脉之中盘旋、融合……

  &&&&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心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到了极点。他分出一分意念来为小妖后隔绝火焰,一分意念维持输入她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八分意念,都用来吸纳和引导这来自死亡火海,炙而浓郁,又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……

  &&&&这极其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,纵然对一个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者来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气,而此时却成了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品,被云澈贪婪的【逆天邪神】吸收着……道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息开始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进行第二次流转、第三次流转……到第三次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已被增幅了整整一成左右,他整个人,也已完全沉浸在了其中。

  &&&&而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尚在其次,云澈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自己对火系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,也似在发生着某种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&&&&云澈举动和状态,自然逃不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。她凝心观察着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眼眸深处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着诧异,许久,她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道:“传说果然没有错……这个死亡之海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之地,居然触发了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逆天能力……”

  &&&&“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无耻,最让人嫉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方式。”

  &&&&“之前之所以没触发过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那些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根本就不够么……”

  &&&&“如果他某一天到了炎神界,踏入远古葬神火狱……”

  &&&&茉莉没有出声打扰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声观察着云澈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变化……邪神,传说之中远古众神时代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,不属任何势力,不受任何神管束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神帝他都不放在眼中,甚至不愿依从混沌法则。它所遗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传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虚幻,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遗留之力终于现世时,引得无数人疯狂抢夺……最终落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&&&&同时也差点就付出了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

  &&&&但最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承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。

  &&&&而这才短短几年,邪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还有能无视天地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逆天”属,已经开始初步显露……比如能完全免疫属之力,比如能将冰与火这两种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融合,又比如现在能将直接吸纳元素之力成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&&&&或许,他能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这么多种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邪神这种能无视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能力!

  &&&&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&&&&天玄大陆,苍风国北。

  &&&&“这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冰极雪域?”一个全青衣,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白雪世界:“风景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”

  &&&&“你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来苍风国吧?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侧,一个紫衣老者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&&&&“哼!”青衣男子淡淡冷哼,眼眸中闪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和蔑视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主吩咐,我岂会踏足这等低劣之地。不过如此风景,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也不算太亏。”

  &&&&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行十二人,为首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青衣人和紫衣老者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扮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齐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紧衣,衣着上看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特征和标识。

  &&&&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十二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无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无比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青衣人和紫衣老者,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而且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临近霸玄境中期。就连那十个随从者,也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八级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!

  &&&&苍风国第一强者凌天逆是【逆天邪神】六级王座,而这十二个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,都要胜过凌天逆!都足以无敌于整个苍风国。而那两个霸皇,在苍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啻于神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存在,足以在苍风玄界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手遮天。

  &&&&“想看风景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完成任务后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”紫衣老者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冰云仙宫就在这片雪域之中,找到那个叫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便可以回去向少主复命了。”

  &&&&青衣人目视前方,视线所指,刚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茫茫雪域渺无人息,以霸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想要在这种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直接锁定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绝非难事,他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听说这冰云仙宫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势力之一,仅次于那天剑山庄。不过好像最强者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,而且就连这王玄境,也撑死不过两三个而已,低劣之地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低劣之地。实在想不通这等鸡毛小事少主为何要让我们两个来。”

  &&&&“别抱怨了。”紫衣老者正色道:“少主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,那个叫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对他极为重要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魔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瓶颈忽然出现松动,必须马上闭关,少主本来还准备亲自出手,足以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主对此事有多重视!”

  &&&&“而且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也远没有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轻松!”紫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凝重起来:“少主只说摹灸嫣煨吧瘛壳夏倾月年龄二十二岁,而外表看上去应该只有十六七岁,被称作苍风第一美女,除此之外,我们一无所知。冰云仙宫两三千弟子,据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国色天香,若她们执意不说摹灸嫣煨吧瘛磕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要分辨起来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不易。”

  &&&&“而且少主严词说过夏倾月必须要活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好连伤都不能有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死了,我们也要提着头回去!在确认哪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之前……还不能对任何女弟子下重手,行动起来束手束脚。”

  &&&&“哈哈哈哈!”青衣男子大笑起来:“恶虎扑狼,尚有风险,猛虎捕羊,难道还有栽跟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?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动,那就从年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来,将那些宫主、长老一个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杀,bī)那夏倾月自己跳出来,简单至极。再不济,将她们全部打晕,统统带回去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三千冰美人,少主看到了定会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&&&&“话说回来,据说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军已临近苍风皇城不足千里,估计再有几个月,这苍风国就彻底完蛋了。嘿,也不知神凰国哪根筋不对,居然劳师动众,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非要攻下这位面低等,资源匮乏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国,反而与其他五国签下不战协议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在七国排位战被苍风打了脸,所以气急败坏了么?”

  &&&&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需要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紫衣老者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一抹,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被一层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雾所遮盖:“冰云仙宫就在前方五百里之内,开始行动吧。再说一次,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暴露份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。”

  &&&&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随从者齐齐应声,然后都伸手在脸上一抹,用玄气遮掩住相貌。

  &&&&青衣人同样将面部遮住,一脸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希望这冰云仙宫能多少给点惊喜,哪怕祭出个什么宝器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乱一乱也好……否则也太无聊了。”

  &&&&声音未落,十二个人已飞而起,直指冰云仙宫所在,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雪海之中。

  &&&&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