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600章 无尽熔岩

第600章 无尽熔岩

  <=""></>

  死亡之海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气浪简直要比一个普通霸皇全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还要可怕,游荡在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释放着霸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而据说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处,还孕育着君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。

  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和小妖后堕入了死亡之海中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停止。明王长袖一挥,带着淮王穿越空间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便从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退离到边缘。因为时间久了,纵然强如淮王,也难以承受。

  “哼!就这么让他们死了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便宜他们了!”堕入死亡之海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,绝对没有哪怕一丝生还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因为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明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堕入其中,最多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会被熔成灰烬。但淮王却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意,反而一阵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切齿!

  因为云澈和小妖后本可以被他任意宰割虐杀,但自己全力出手却无比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能杀了他们,反而让他们有了自我了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他虽然死了,就在他眼前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亡,但压抑在他胸腔整整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却没能完全发泄,让他难受无比。

  “在你刚才没能杀了他们时,本王便知道他们定然会选择这种死法。”明王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孩儿无能。”淮王垂首道。

  “罢了。”明王双目漠然看着永远在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海,随之缓缓冷笑:“今日大典一败涂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祸得福!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归,让小妖后白白送我们一个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!云澈闯进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额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收获!死于金乌雷炎谷,灭亡于死亡之海,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留下,就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、或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也永远别想追到我们身上。”

  “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佑我们一族!”

  “没错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所归!”淮王大笑一声:“小妖后死,这世上已再无妖皇血脉!以后这幻妖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!恭喜父王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恭喜我们一族终于顺应天意,得偿所愿,从此一掌幻妖界!”

  “先不要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太早。”明王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妖后死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之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终结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帝之路,可还有着诸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绊脚石!那些死忠于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以及王府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障碍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、慕两族,依云澈之前所言,他们也已经怀疑到了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父王放心。”淮王一副成竹在胸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:“小妖后在时,他们便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连妄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都没有!如今小妖后已死,他们失了主心骨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盘散沙,说不定,还会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向我们淮王府投诚……要说值得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障碍,哼,就凭一个活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还成不了气候!”

  明王面无表情,缓缓点头:“为父短期之内,依然不能露面,路已顺利铺成,该如何踢掉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绊脚石,便要看你自己了。若你连这些都做不到……”

  “定不会让父王失望!”不等明王说完,淮王傲气满满,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这时,明王忽然转过身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南方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家和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经进来了……共有十二人。哼,阵容足够,可惜,太迟!”

  “那我们现在如何?避开他们吗?”淮王道,神色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或慌乱。

  “不必。”明王伸起手臂,将妖皇玺托起:“你知道为父在有绝对把握置小妖后于死地时,还要费力抢夺这妖皇玺么?”

  淮王答道:“父王说过,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有妖皇玺在身时,若遇生命危险,妖皇玺会自行饮妖皇之血来发动血遁,而且这种血遁之力可以让人逃脱到金乌雷炎谷之外……另外,若被小妖后找机会逃到她进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能以妖皇玺直接脱离金乌雷炎谷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淮王忽然有所悟:“父王,难道……”

  “没错。”明王抓起妖皇玺:“以之脱离金乌雷炎谷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。但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里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着拥有稀薄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也同样可以!只不过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多一些而已。”

  “不过这个秘密,这世上如今只有我们父子知道。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出这金乌雷炎谷,唯有等封印重新生成,然后被强行排出,除此之外,再无他法!”

  “既如此,我们父子以妖皇玺直接脱离金乌雷炎谷,此后你现身妖皇城,便人人皆知你这段时间根本没在金乌雷炎谷之中!小妖后消失于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开之后,云慕两家若敢针对于你,你便可以借此让他们哑口无言,甚至倒打一耙!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亮,几乎已经看到了云轻鸿到时那难看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:“父王英明!”

  “暂等半个时辰。”明王目光再次看向死亡之海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淮王一怔:“难道父王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……可落入死亡之海,绝无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,也……”

  “哼!”明王淡淡一哼:“云澈此人身上透着诸多怪异!你全力出手都没能杀了他,让为父感觉此人决不能以常理度之……甚至让为父有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感!”

  “就算小妖后不死,他也必须死!”明王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死亡之海,是【逆天邪神】翻腾了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熔岩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,堕入其中也绝不可能撑过一刻钟!那本王就等上半个时辰!”

  “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能让本王有刹那危机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奖赏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虽然觉得明王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夸张,甚至荒谬,但淮王不敢有违。而半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还远远不足进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、慕两家人赶到这个地方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堕入死亡之海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灰烬——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。

  小妖后闭上了眼睛……消逝于死亡之海,至少要远远好于死在明王、淮王手中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弥天之恨,却注定无法再报,就连真相,也将永无人知,就连整个幻妖界,也将落入淮王府手中。

  她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甘,但此刻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她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死亡近在咫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因为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与她紧紧相拥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。

  她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完全没入了翻滚的【逆天邪神】岩浆之中,灼热感从四面八方涌来,而比灼热感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但,时间一息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去,她却没有感觉到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,没有失去知觉,下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格外清晰。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始终存在,但却也始终没有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,纵然以她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也完全可以承受。

  小妖后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双眸,却发现一双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正在看着她。云澈咧嘴笑了起来:“嘿……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以为……自己已经……死了。”

  而视线中除了云澈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深邃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!

  无论前方、后方、上方、下方……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缓缓滚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岩浆!!

  他们正处在熔岩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但偏偏这些熔岩并没有碰触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包裹着一层径长约一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,这层赤红火焰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单薄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熔岩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在外……就连这些熔岩的【逆天邪神】炙热,都极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!

  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有多可怕,小妖后又怎会不知道。纵然说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幻妖界都无人会否认。在死亡之海中隔绝熔岩……不要说她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父皇再世,都绝无可能做到。

  但那层火焰……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,却做到了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回事?”小妖后声似梦幻,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云澈紧紧咬着牙齿。他拥有邪神之力,这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岩浆再可怕上十倍,也别想伤了他。但他必须倾尽全力隔绝熔岩和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来保护小妖后。他虽然有着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控火能力,但这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火,而且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蔓延千里,源源不绝,要做到完全隔绝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容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云澈对小妖后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短短几个字都无比吃力。面对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力去解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咬着牙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这个状态能坚持……多久……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比淮王还要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现在……一定还守在外面……所以我们短时间内……还不能离开……”

  “我现在……无法分心顾及你……如果你想亲手杀了明王报仇……就拼命锁住元气……至少在我支撑不住之前……绝对不能死!”

  命脉断裂,常人早已一命呜呼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霸皇,被摧断命脉,也顶多只能苟延残喘几个时辰便横死……帝君被断了命脉虽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,但若全力支撑,以远超凡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体和强大玄力,却有可能再活上数天,甚至十几天!

  “…………”小妖后怔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看了好一会儿,在她闭上眼睛时,“死亡”两个字已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中完全消逝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强烈,又带着太多太深复杂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求生**。她不再去感知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,遗忘着自己所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全身残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被她调动起来,全部用来锁住自己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元气……她必须活下去,就算不为了报仇,也要为了云澈拼尽一切为她博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“你个白痴,还不马上调动大道浮屠诀!”茉莉有些气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熔岩环境,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跃程度根本不下于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!你以大道浮屠诀在这里每一息所吸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力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十倍!不但能让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快速痊愈,恢复能力也将远远超过消耗……你居然还在怀疑自己能支撑多久!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支撑多久就支撑多久!”

  云澈一瞪眼……反应过来时,差点没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刮子……自己在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下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居然忽略了这个死亡之海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端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环境啊!

  当初在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端空间环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吸收着几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力,让他被空间风暴肆意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都可以保持不死……这里当然更可以!!

  云澈短暂凝心,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在他头顶旋转而现,霎时,清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如溪流般缓缓涌入体力……而仅仅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束溪流便已膨胀成洪流,以近乎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涌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顿时一片清明,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疲惫感快速减弱,外伤以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愈合,就连他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也以常人根本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快速愈合着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