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9章 死亡之海

第599章 死亡之海

  “哦?小妖后,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看上去好像很不好啊。心脉已断,五脏皆伤,现在一定很痛苦吧?”淮王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本王这么多年都没能真正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你,但我父王亲自出手,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击。”

  “哦?看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架势,难道还在梦想着要逃出去?哈哈哈哈……”淮王狂笑了起来:“本王还以为你们会刚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行了断,不给我们亲手杀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没想到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这种世上最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白日梦。既然你们想逃,那就尽管逃啊,让本王好好看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,哈哈哈哈哈!”

  明王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远比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他目光冷凝,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与狂言激起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波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,全部集中在明王一人身上。

  “抱紧我……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忽然传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牢牢抱紧我,过会儿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要松开,更不要出手……只要你还有一丝意识,就无论如何都不要松开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……逃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!相信我!”

  小妖后一怔。

  他们如今所面临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。不要说明王,单单一个淮王,就可以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们置于死地。如今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在场,也绝无生路可言。

  至于云澈,在这幻妖界在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面前,没有人会相信他有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哪怕一丝一毫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不会有。

  但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,小妖后张开手臂,顺从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身……

  在妖皇大典上,他一次次将所有人认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变成了最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讽刺变成了瞠目结舌……他一个人重振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,让淮王胜券在握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分崩离析……让她平生第一次,对一个人深深折服。

  也让她现在,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去信任。

  抱紧这个只有二十二岁,实力孱弱,却不惜性命之危冲进来要保护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她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竟然一下子安定了很多,她失神于这种微妙、陌生又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唯有心海深处,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飘荡着一个声音: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吗……

  明王举起双手,抬头仰天:“彩衣公主,你们妖皇族统治幻妖界已经万年,也到了该结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今日之后,这个幻妖界再无妖皇。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登上帝位的【逆天邪神】淮帝王!至于你们妖皇一族,用不了多久,就会被幻妖界所遗忘,你彩衣公主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任妖皇,还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时代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终结点。可惜这些,你都已经没机会看到了。”

  “父王。”淮王出声道:“就让我来终结他们吧。这两个穷途末路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虫,根本不配父王亲自动手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不亲手杀他,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  明王微微侧目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一中期帝君,马上幻妖称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主动,而且如此迫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亲手杀一个年龄、实力都远远逊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在他面前,又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败涂地。”

  明王那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让淮王全身一僵,随之羞愧的【逆天邪神】垂下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孩儿无能……”

  “不,本王并没有说摹灸嫣煨吧瘛裤错。”明王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平生第一个让你方寸大乱、情绪失控、颜面尽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你自然难以释怀。或许你连自己都没有发现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已经因为他,而种下了心魔……而也唯有你亲手杀了云澈,才能彻底断灭这心魔。”

  “杀了他们!”

  淮王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沉声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还有!面对必杀之人,哪怕对方再弱小,甚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刀下鱼肉,也永远不要戏弄对方!要杀,就在最短时间内斩草除根!”

  “谨遵父皇教诲!”

  淮王一个瞬身,站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股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也笼罩而下,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他。淮王一脸淡笑,悠然而傲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如同在藐视着两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幼虫:“云澈,本王在几个时辰前,还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想着有朝一日将亲手要亲手将你碎尸万段,以泄心头之恨,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本王马上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之帝,说起来,你别说让本王记恨,根本连让本王正眼相视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有小妖后为你陪葬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亏啊。”

  “那你就到地狱里,继续守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去吧!”

  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目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,他双臂擎起,狂笑声中,一团骷髅头状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在他头顶凝聚,转眼间已膨胀至十数丈,霎时,整个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都暗淡了许多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、雷灵如同受到了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吓,都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四周逃窜而去……

  淮王从不会忤逆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一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凝聚他整整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这股堕炎之力对付一个只有天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已经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夸张……就连如今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都足以一瞬轰灭。

  “死吧!!”

  天地出现了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昏暗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发出一声魔鬼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嘶吼,轰向了云澈……今天他们到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击杀小妖后,但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。

  或许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潜意识里,云澈对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还要大于小妖后。

  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不要说天玄境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霸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触之必死。

  小妖后身上玄气暴涨,刚要不惜心脉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来抵御,却听到云澈一声暴吼:“不要动!!”

  云澈身体全力倒退,右臂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箍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。但在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艰难无比,瞳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越来越近……在堕落魔炎即将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猛然转过身去,任由堕落魔炎轰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……

  “封云锁日!!”

  轰!!

  随着一声轰天震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来自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堕落魔炎轰然炸开,一瞬间弥漫了周围十几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在仿佛一下子变成了灾炎末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云澈就如一片被飓风席卷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叶,被带飞到了十几里之外……

  而在看到那个十几里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时,淮王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骤然僵硬,就连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都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:“什么!?”

  一个中期帝君近乎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不要说一个天玄境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百个,一万个,也会被一瞬间轰灭成虚无,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。

  但云澈被狠狠轰飞到十几里之外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却依然完整,气息虽然微弱了许久,但依旧存在!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也分明没有溃散……而且还在带着小妖后,以与他玄力气息完全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北方疾飞而去。

  “竟然……没死!?”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呈现着久久无法缩回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状态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灵觉。

  他又哪里知道,云澈有着龙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有着大道浮屠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,又经历了整整十八个月空间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,纵然不以玄力抵御,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都难以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。

  再加上“封云锁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和对火系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抵抗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都别想要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!

  “哼,虽然没死,但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至少五脏六腑已全部移位,经脉也断了大半。”明王声音平淡,但眼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没有完全消逝。一个天玄玄者硬抗了一个中期帝君全力一击而不死,还留有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……强如他明王,灵魂深处竟冒出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。

  此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死……待他长成,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程度!

  好在,他今日必死无疑!

  “马上追上……杀了他们!”明王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光雷极施展到极致,重伤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时而清明,时而模糊,但速度,却始终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。

  他们本就在这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地带,而此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芒芒一片——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沸腾了整整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之海。

  三千里死亡之海!

  温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液体缓缓流淌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小妖后看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……两只雪白纤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,此时已被完全染上了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如同刚刚在血池中泡过一般。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躯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了一下。

  她抬起头,却刚好和云澈垂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对视在一起,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她没有看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反而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下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  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还有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如同有着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一般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及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,让她瞬间失神,忘记了如何言语。

  “有没有觉得……我很了不起,嘿嘿!”云澈咧开嘴笑,他们越来越深入死亡之海,拂过身旁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滚烫的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常人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小妖后:“……”

  身后,明王和淮王快速临近,短短几息时间,便已拉近了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但到了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明显缓慢了下来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猜到了云澈想做什么,也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死亡之海太过可怕,让他们都不敢临近。

  “他竟然在深入死亡之海!”淮王咬牙道。对于自己刚才一击竟然没有杀了云澈,他显然无法释怀。

  “看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刚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死!”明王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哼!也好,也算省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。死在我们手里,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这死亡之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烬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慢了下来,直至完全停滞。他没有回身去看明王和淮王已离自己多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海洋:“我也不知道这样选择,能让你活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……但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……”

  “抱紧我……闭上眼睛……”

  云澈身上玄力释放,凤炎升腾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包裹着自己,还有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却没有带给小妖后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……唯有一种如同暖风拂身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感。

  云澈闭上了眼睛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他双手揽紧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收起了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和她一起坠落而下……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坠入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海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入仿佛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海洋之中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