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7章 弥天之恨

第597章 弥天之恨

  “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你遭了明王和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。”云澈一脸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小妖后怒声道:“你既然已经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……为什么还要闯进来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不要说明王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淮王面前,都和一只蝼蚁无异……难道你就半点不爱惜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吗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平时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人大骂,早就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还了回去,但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生不起气来。小妖后字字盈恨,但这些恨意都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针对于他,甚至,在小妖后怒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他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甘与自责。

  “你今日因我而死……我死后,还有何面目去见妖王……唔!!”小妖后身体剧烈一晃,口中再次吐出一大口血液,本就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次惨白了几分。她捂着胸口,身躯轻晃,整个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摇摇欲坠。

  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云澈试探着向前一小步,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她命脉已断,活不了多久了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什么!?”云澈心中大惊:“怎么可能!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明王一击而已……明王虽然强大,但小妖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“哼,你以为呢?”茉莉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哼声道:“到了君玄境界,一个小境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而那明王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过小妖后整整半个大境界!再加上明王出手狠绝,刚才那一击,即使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十成力,也至少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成!再加上小妖后仓促挡在你面前,不但来不及全力抵御,还被直中要害……别说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日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横死都没什么可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双手紧握,心魂一阵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连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居然都被他一击重创至此……连小妖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如果刚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替他承受了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他必然已经丧命!

  呼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剧烈抽搐着,心魂最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在剧烈颤荡中无法停止……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下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你并不知道,我云澈这辈子最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欠女人命……

  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苓儿在我怀中逝去时,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还有对自己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暗誓……

  如果小妖后死了,而自己却最终得以逃离,那么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又会多一层终生无法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……我又该如何去面对苓儿……

  “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?等死吗?”。

  “……我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等死。”云澈咬牙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四重……如果能逃出这里,就算她命脉已断,只要还能坚持十天,我就有六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救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“云澈,我问你!”小妖后忽然出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弱,但依然努力以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调撑起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:“当年妖王,还有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位前辈之所以命丧天玄大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所为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道:“当年爷爷他们前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还有空间通道所指向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都被明王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告知了天玄大陆那边……他们一到天玄大陆,便直接落入早已备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镇魂阵中……否则,以我爷爷和十位云家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又怎么可能就那么全军覆没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释放着一股深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:“天威剑域还告诉过你什么?明王还做过什么!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云澈吐了一口气,道:“关于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其实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天威剑域那边知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得知?”小妖后凝眉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……然后这些猜测已经全部变成了现实。”云澈叹声道。

  “三个月前,初来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根据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见所闻,还有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天玄大陆入侵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和过程、小妖皇不循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再结合爷爷所告诉我他一入天玄大陆便中了暗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便想到妖皇城中,必有人和天玄大陆那边勾结,而且九成九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。”

  “我把这些告诉了父亲和外公后,父亲提到若这些为真,那么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便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先妖皇遇害之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……然后,父亲便提到了‘明王’这个名字。而稍一梳理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疑点,便全部指向了他……幻妖界这些年动荡不休,他却在这段时间彻底销声匿迹,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疑点。而事实,也果然如此!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和一些列举动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幌子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谋,要比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可怕千万倍。”

  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被天玄大陆所断,小妖后身为女子,又无法觉醒血脉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后继无人,所以淮王滋生野心,拉拢势力,想要取而代之。虽然本质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谋逆,但在世人看来,绝对算不上“人神共愤”,甚至对很多强者而言还会认同淮王之举——妖皇血脉既已断绝,只剩一个小妖后,他族为帝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晚之事。淮王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和能力,更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他若为帝,要比女人为帝更让人接受。

  而且小妖后退位之后,有资格把控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淮王府……所以淮王之举,另一方面看,也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操之过急了而已。

  也因此,效忠了妖皇族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和诸王府,有一大半倒向了淮王。

  但真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勾结外势力谋害了妖皇,谋害了小妖皇,断绝了统一幻妖界,让天下安和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脉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泯灭人性,祸害天下,人神共愤之举!

  如果真相为世人所知,那么,那些守护家族和淮王府就算再有一万个胆子,也不敢投向淮王府。

  而淮王府,也会成为众矢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天下之敌,人人愤之诛之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今小妖后和云澈虽然都知道了这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但即使今天逃离金乌雷炎谷,也根本没有办法公诸于世。因为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高明无比,一系列毒谋和毒手都没有留下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妖皇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天玄大陆,小妖皇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天玄大陆,妖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天玄大陆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全都指向天玄大陆,没有一个指向明王。

  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将真相公诸于世,反而会被淮王府倒打一耙。

  明王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可怕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机缘巧合和天意安排之下遇到了云沧海,得知当年一入天玄大陆便遭遇暗算。那么直到现在,或许都无法知道这一切真相……以及依然忽略着“明王”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小妖后目视着云澈,眼眸深处微晃异光:“那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知道一直隐于幕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会出现在这里?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猜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。

  “嗯,我猜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颔首:“你在局面大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却在拿到妖皇玺后马上中止大典,我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合理解释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要在拿到妖皇玺后,第一时间觉醒血脉,随之想到你可能有强行开启金乌雷炎谷封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从而担心万一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知道,必然会抓住这个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好机会。”

  “这些我都和父亲与外公说过,但他们却并不担心。因为即使这些都成真,你一旦进入金乌祖地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亲自出手,都不可能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你……后来我无法释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和担忧,就自己前来金乌雷炎谷确认一下,在入口处,我没有看到封印,却看到了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,我便知道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全部成真!”

  “我从辉染那里确认,淮王和我父亲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都已进入金乌雷炎谷之中。同时还从辉染那里得知你就算到了金乌祖地,也注定无法觉醒血脉……今日举动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给了淮王府一个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所以,我等不及父亲他们到来,便一个人进来了。”

  云澈扯了个小谎,因为他总不能说小妖后无法觉醒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茉莉那里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明王明害,我之前并不知道。至于小妖皇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明王毒手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进入金乌雷炎谷之后才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一脸正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有办法强行进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父亲和外公并不知道,说明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之秘,而明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连你都不知道女性无法承受金乌始祖之血,但明王却又分明知道。”

  “你们妖皇族之秘,这个世界上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你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和小妖皇。所以我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前,小妖皇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奄奄一息,意识涣散之时,明王对他进行了搜魂,夺舍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记忆…………而明王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印证了这个事实。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再次剧震。

  今日,明王对她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对她无功而返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显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了如指掌。甚至,他连妖皇玺能够在危机时刻发动“血遁”都一清二楚……

  这等救命底牌,在任何种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能让人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……

  但明王却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小妖皇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明王毒手还被搜魂……这个让她几乎心痛怨恨到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……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和可能!

  而一个人一旦被搜魂,将被直接变成一个没有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躯壳……变成一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活死人……

  “唔……”一束近乎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缓慢溢出,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内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逆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极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……这些年,她时刻警惕提防着淮王府,但心中极度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甚至曾发誓有生之年,时机一到,纵然殒命,也必要血洗天玄,以报不共戴天之仇。

  今日方知,她这些年,都完全恨错了人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世妖皇,一掌幻妖,天下俯首,真正害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原来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最信任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!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弟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救父皇惨烈而死,而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暗算毒手……而且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凄惨……

  这些年,她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假象,整个幻妖界,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象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包括她小妖后,都被明王玩弄于鼓掌,就连那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圣地,也终究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王所利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。

  “明……王……”小妖后恨满心魂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抓着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,紧攥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指在颤抖中煞白无血:“明……王……明……王……我做鬼……也不……会……放……过……你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