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5章 罪魁祸首

第595章 罪魁祸首

  “你说……什么!!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低沉而僵硬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出现了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⊙,

  “哦?”明王眸光微抬,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本王似乎不怎么听得懂。”

  “嘿嘿!”云澈面露冷笑,目光甚至带上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蔑视与嘲讽:“你明王有着篡夺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有天下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有鬼神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,更有着比蛇蝎还要恶毒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肠……我本还以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再合格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枭雄,可惜……今日一见,原来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敢做不当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怂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失望啊。”

  “找死!”淮王瞬时勃然大怒,猛然伸手抓向云澈,他这辈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辱骂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。

  明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伸手,阻住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随之仰头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!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儿一败涂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这嘴和心机果然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像刀子一样,居然骂的【逆天邪神】连本王都不知道该怎么还口。”

  明王重新眯起眼睛,那狭长眼缝中透射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比毒蛇还要让人心悸:“本王知道你在想方设法的【逆天邪神】拖延时间,不过,这世界上能让本王感兴趣,想要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,本王便赏赐你一些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来,告诉本王,你还知道些什么。”

  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彻底大乱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骤然蹿高,眼瞳之中所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,已不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仿佛来自九幽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恨意。

  云澈淡淡冷笑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年,天玄大陆忽然入侵幻妖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!你用某种方法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告知了幻妖界妖皇至宝‘轮回镜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编造了‘轮回镜’拥有某种逆天能力,激起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从而引得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惜代价入侵幻妖界,想要夺取轮回镜……而他们之所以能一次又一次入侵成攻,还全身而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在作着内应!”

  云澈手指淮王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你做这些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取代妖皇地位,成为幻妖之主!先妖皇之所以会亲自追杀到天玄大陆,绝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盛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……而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从中设计!小妖皇死……也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酒后冲动强闯天玄大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死于你明王之手!!”

  “这些,你可要否认?”

  云澈几乎每说一句话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便会变幻一次,眼眸深处尽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。以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在这个世界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他们父子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绝无可能有第三人知……甚至就连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,都不知道当年给他们传达消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。

  啪…啪…啪…啪……

  “哈哈哈哈!”明王大笑着拍手,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波无澜:“精彩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绝伦。云澈,看来我一直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在你面前灰头土脸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冤枉。本王大大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了: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错。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个圣地之所以入侵幻妖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本王。本王当年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他们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至宝轮回镜蕴藏着神玄之秘,只要参破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奥秘,就可以突破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,踏足神玄之境,成就神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玄神’。”

  “那帮家伙比本王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贪婪和愚蠢,不但信了,而且在一年之后,就开始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踏足幻妖界。本王自然乐意帮助他们筑起空间通道,告知他们本王想让他们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这些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果然没让本王失望,让妖皇城一片大乱,还让妖皇和小妖皇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本王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顺利!”

  明王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!什么天玄圣地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本王利用和玩弄于鼓掌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棋子。至于那妖皇和小妖皇,在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爬虫。本王不过略施小计,便将妖皇恰灸嫣煨吧瘛酷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到空间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当然,他就算再愚蠢,也不会冲动到追入空间通道,到达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去送死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适时出现,帮了他一把。彩衣公主,你那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对本王在那时出现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啊,本王靠近到他两步之距时,他都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,然后就被本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脚,踢入了空间通道之中……”

  小妖后:“!!!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空间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‘天威镇魂阵’在等着他,入了‘天威镇魂阵’,就算他有着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也无法施展。”明王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那傲然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仿佛这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无从脱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:“至于那刚刚登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,就更简单了。和你大婚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夜,他就如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你一样,大大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送了本王一个绝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居然独自一人去拜祭先妖皇……不过,本王并没有杀了他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废了,然后扔进了通往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中,如此一来,半点关于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都不会留下。本王再帮他随便留下点遗言……第二天,整个幻妖界,便都知道刚刚登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和小妖后大婚之夜酒后冲动,独闯天玄大陆……相比哀痛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肯定在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愚蠢,哈哈哈哈!”

  “明……王!!!”

  小妖后身上火焰疯狂摇曳,瘦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着。和她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恨意和杀气强烈而暴.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将空间都彻底撕裂,他侧目看向小妖后,发现她明明身罩火焰,但赤黄色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依然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白纸……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在缓缓流下。

  她和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没有受伤,那丝血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太过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怨恨所冲击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。

  而这一刻,对于小妖后,云澈心中升腾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佩……

  直到今日,她方才知道害死她父皇和皇弟的【逆天邪神】罪魁祸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!他害死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至亲,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血脉断绝,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一片大乱,更害了整个幻妖界,云澈可以想象那股怨恨和杀意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烈到何种地步……

  但即使如此,她竟依然能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持着理智,没有在锥心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之下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攻击明王。因为那样,她非但不可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实力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,她和云澈,都只会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快……此时此刻,她必须博取每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,才有日后雪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明王转眸,眯眼欣赏着小妖后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……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欣赏,那股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享受和快意:“知道了这些真相,居然还能忍得住不对本王出手,倒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彩衣公主。不枉你让本王一百多年都没抓到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机会。你应该好好谢谢本王,让你在临死之前能够知道你们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毁在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……哦对了,你知道小妖皇当年在看清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时,表情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彩吗?啧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到了让本王现在回想起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味无穷啊。”

  “明……王……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沙哑、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已根本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短短两个字,阴寒如来自九幽炼狱,却及不上她心中恨意之万一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虽然一片平静,但他心中之恨意,又岂会比小妖后少,因为爷爷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明王!他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衰落,他和萧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残剧……归根结底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明王!

  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明王,你们一族,之所以能为王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所赐!你非但不承恩效忠,反而狼子野心,歹毒至此!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!”

  “多幼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明王淡笑着:“天下之帝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能者居之,本王从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注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宰天下之人。而阻挡在本王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本王都会不择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除之。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城仁义,这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只会属于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弱者!”

  “你要本王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本王都已经承认了。来,现在告诉本王,关于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事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明王直视着云澈,两道刃锥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几乎要刺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:“本王自以为无论做什么事,都不会留下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这一百多年来,整个幻妖界还从未有人对本王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,你云澈,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得知?难道本王还曾留下什么破绽不成?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云澈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退步,站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:“你应该已经知道,我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玄大陆。而在天玄大陆时,我和四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有过接触……这些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天赋剑域那边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天威剑域?呵!”明王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,但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淡笑一声,本就危险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一下子变得更加阴寒:“本王姑且相信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那么,你拖延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达成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完美了,可惜,你一直在等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兵并没有出现。接下来,你要怎么在本王面前保住你自己,还有彩衣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呢?嗯?”

  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一笑,道:“那明王认为,我明知道你在这里还赶过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白白送死吗?”

  “所以本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奇,你能凭什么脱离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呢?”明王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那危险而从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仿佛在告诉着云澈纵然他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也绝无可能逃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凭你一直握在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天绝寒晶吗?”u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