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3章 死战!
  云澈如飞箭一般冲入了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顿时,他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一片扭曲,随之黑暗完全消散,呈现在他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与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疯狂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被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夜幕所完全笼罩,而这里却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。一眼望去,满目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通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和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熔岩,这些火山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,每一座高低不一,但遍体都燃烧着通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高至千丈,就如一尊欲燃穿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魔。

  大地被完全烧成了红色,每一粒沙土都释放着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。一个普通人来到这里,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会被烧灼成焦炭。而天空却又呈现着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,朵朵雷云如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一般咆哮着,不时轰下震天撼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雷霆。

  轰!!

  一道足有数十丈粗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轰下,将一座火山瞬间劈成两半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赤岩与岩浆远远飞散……而这种在任何人看来都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在这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。

  “这里火元素与雷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跃程度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强烈,也难怪能成为幻妖界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之地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察觉到周围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灵气悸动,她轻轻一哼,似惊讶似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里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与雷灵,倒也还不错,至少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类。”

  云澈扫了一眼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却始终没有放下警惕,但后方,却并没有辉染追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他转身,却愕然发现后方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望无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世界……根本没有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就连个类似传送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都没有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云澈皱眉道:“难道只能从入口入,却不能从同一个地方出去?”

  “这里和你曾经进入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池秘境,以及太古玄舟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成一世界,其法则与外界大不相同,也互不干涉,那个入口,不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你送入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,至于出去,若无其他特殊方法,就只能等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场将你排斥出去。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,那个辉染似乎并没有想追进来。”

  听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顿时想起云轻鸿之前和他说过,进入金乌雷炎谷十二个时辰后,就会被强行排出,除非死在里面……这个模式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和天池秘境与太古玄舟一样。

  辉染没有追进来,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怕进来容易,却无法随时出去。

  云澈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并没有松弛,他腾空而起,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,迎着雷电与火焰交织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向北方疾驰而去……

  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与雷灵在视线中游走或舞动,虽然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手掌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体,但都释放着天玄、甚至王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偶尔还会出现拥有霸玄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灵体。

  将这些火灵、雷灵制服收纳炼化,将可直接转化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炼化一只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火灵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等同于一个普通王玄境玄者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辛苦修炼!

  而灵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衍生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极为苛刻,只有在某种元素极为活跃且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之下才有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比如冰川之心,熔岩之底,而且纵然出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稀少。一只最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之灵,都可随意卖出天价。

  但在这金乌雷炎谷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成群结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难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层面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,也难怪云家百年未能进入金乌雷炎谷,实力便衰落至此。

  不过这些,云澈都视而不见,反而全力避开,以免遭受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。幻光雷极之下,这些火灵雷灵还未靠近,他便已远远遁开。

  必须马上找到小妖后!!

  在这之前……可千万不要死!

  轰隆……轰隆……轰隆隆……

  云澈迅飞数百里后,忽然感觉到空间开始颤荡起来,这种颤荡并非偶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持续着,并且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行越来越强烈,耳边,还不断传来轰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云,也明显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剧烈。

  轰!!!

  一声来自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远方,却沉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爆裂声传来,云澈凝目看向前方……不知多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远方,一朵赤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雾,与一朵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雾腾空而起,直蔓苍穹,烟雾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簇纵然无比遥远,依然强烈到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猛然咬牙,玄力涌上,将幻光雷极提升到极致,整个人便如一道忽然飞逝在天际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,速度快到了连残影都来不及留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轰!!

  两团火焰在空中相撞,却发出犹如两座山岳在空中激撞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巨响。霎时,整个天地都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了一下,地面被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掀起,顷刻间弥漫高空,然后快速被毁灭成最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粉尘……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可绝非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金乌雷炎谷中都万年不熔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玄岩!

  赤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与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空间互相吞噬,火焰之中,两个人影便如两道雷电一般闪逝碰撞,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,都会带起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与大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。

  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被不断掀起,一座座火山也被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连根拔起,散作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岩雨,一片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氤氲弥漫天空,并越来越浓烈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而地面,早已下陷近百丈……凹面光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明镜。

  这种声势,远比火山喷发还要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。

  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帝君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战!

  轰!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巨响。

  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黄色火焰忽然撕开了恶魔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,轰然涌上,将一个人影瞬间完全吞没,并带着这个人影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倾覆向大地。

  霎时地动山摇,风乱云惊,一道百丈之粗火柱冲天而起,直达数千丈,远远看去,一个硕大无朋的【逆天邪神】蘑菇云擎天而起,久久不散。

  蘑菇云下,小妖后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飘浮在半空,一身灰袍轻荡,长发微乱,一双水晶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却如死神一般阴寒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淮王从深坑中飞身而起,虽然脸色依然平静,嘴角还微微带着冷笑,但外表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狼狈,一身锦衣已被烧灼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疮百孔,头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烧焦大半,整只左手被严重灼伤,嘴角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挂着两道殷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。

  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空中,明王负手而立,双目微目,神色淡然惬意,就如同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美妙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一般。

  “淮王,就凭你,还没资格取本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!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比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云还要低沉。

  “嘿,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淮王一擦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到了上空,脸上毫无恼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:“还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本王虽然从不认为自己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也没想到你居然能将本王压制到如此程度!君玄境五级后期,已经不下于二十五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惊喜啊。”

  “嘿,小妖后,你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拥有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这么死了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惜啊。在你临死之前,就让本王陪你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玩一玩……陪本王玩的【逆天邪神】越久,你可就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越久啊,哈哈哈哈哈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比淮王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炎对淮王也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作用,两人虽然玄力等级相同,但全力交手,淮王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须尽全力!

  狂笑声中,淮王手臂一伸,从虚空之中抓出一把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,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黄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浓血一般。

  魔血剑!!

  淮王血炎燃体,气息变得狂躁,就连一张面孔也变得狰狞可怖,他魔血剑疾挥,每一次挥舞,都会甩出大片赤黑色火焰,这些赤黑色火焰在空中融合化形,最终,竟形成了一个足有百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炎魔。

  淮王与辉夜一样,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堕炎魔功。辉夜尚能动用炎魔,何况淮王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魔,比之辉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强大出不知多少倍。

  “去!!”

  淮王低叱一声,手臂一挥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魔发出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嘶吼,猛然扑向了小妖后。

  百丈炎魔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看一眼,都会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胆欲裂。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却如冰封之湖,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,她手臂挥起,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色衣袖轻盈而舞,霎时,周围万丈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火焰、炽岩、岩浆全部如同拥有了生命,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汇聚而来……然后在下一个瞬间,凝成了一把百丈之长,十丈之宽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剑,随着火焰与熔岩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凝聚,火焰巨剑越来越大,一股炽热而磅礴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几欲将苍穹与大地都完全笼罩。

  明王没有亲自出手,却反而先要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与她交手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充斥着不解……时至今日,她才惊觉明王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机。而如此心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自然会极为清楚何为“夜长梦多”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取她性命而来,眼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载难逢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时机。他最明智的【逆天邪神】做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自出手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出手,在最短时间内将她击杀……

  他该明白,每多拖延一息,就会多一分出现变故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一旦出现意外,他不但将丧失这万载难逢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还会暴露自己,从而变得被动。

  但明王,却偏偏做出着任何人看来都极为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——让淮王去取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而自己袖手旁观,毫无动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

  小妖后虽然心有疑惑,但也根本无暇去思索太多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虽然胜过淮王,但也绝非轻松,面对实力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她断然难以分心。

  咤!!!

  小妖后眉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印记闪耀起一瞬金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随着她双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火焰巨剑带着斩裂苍穹之势飞射而去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看似很慢,但却直接跨越了空间,轰击到了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魔身上,然后毫无阻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过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将这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堕炎魔神直接串起在高空之中。

  轰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刺穿着堕落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剑爆开,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轰然覆下……声势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一个星球当空炸裂。

  堕落炎魔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隐隐传来,但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堕落炎魔便被轰碎,紧接着又被毁灭成了无数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。

  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云不见了……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看不到天空,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尽是【逆天邪神】疯狂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终于出现了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慌乱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后退去……他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却没想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如此程度。

  而在这时,一直在旁边看戏,无动于衷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王忽然目光一闪,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未见他有什么动作,一阵狂风卷起,整个人便已消失在了原地……一道迅疾到肉眼无法看清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直取小妖后。

  小妖后虽然轻易轰碎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魔,但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倾尽全力,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。再加之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要胜她整整半个大境界,在明王靠近到只有十丈之距时,她才骤然察觉……但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来不及。

  乒!!!

  一声刺耳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碎声响起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随身空间顿时破碎,妖皇玺飞弹而出,然后在一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力之下,瞬间飞到了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……与此同时,一股狂暴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冲击在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小妖后闷哼一声,被轰飞到百丈之外,才堪堪停住。

  p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