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2章 明王现身

第592章 明王现身

  轰!!

  一声巨响在死寂的【逆天邪神】夜幕之下爆开,一股比暴风还要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向周围辐射而去,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冲天而起,在燃烧中蔓延,也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出了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!!”被云澈一剑轰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虽然马上牢牢站立在地,但双臂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麻木,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。看到这个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陡然释放出奇光,随之又目光一闪,快速扫向他身后。

  “嘿,不用紧张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云澈抬起劫天剑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刚才他一剑把辉染轰开,自己也被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强行震开,虽然看上去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占了上风……但辉染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一双手臂挡下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!

  霸皇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加上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和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当真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辉染郡王眼神一凝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随之音调一沉:“来找死吗!”

  “找死?哈哈哈哈!”云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:“就凭你一个被我三招击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也配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?”

  辉染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端傲慢,眼高于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自然也很容易被激怒。果不其然,云澈不过轻描淡写一句话,辉染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顿时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沸腾了一般,一双眼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:“云……澈!看本王不亲手将你撕成烂肉!!”

  大典结束之后,淮王亲口说他说过就算再怎么想要云澈死,也绝不要贸然对他下手。但他今夜忽然出现在这个绝不允许外人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还对他出言侮辱……他今夜无论如何,也要将他虐杀至死!

  云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手指:“啧啧,你这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小王爷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成器啊。你老爹和你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你在这里把风以防意外,你若真对我动手,嘿,就不怕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传到妖皇城?到时候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聚到这里一探究竟,你们想要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,说不定就要泡汤了。”

  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怒气爆发将要动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听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双瞳孔骤然缩了一下……他震惊于云澈竟一口喊出了他们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更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爷爷”二字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明王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淮王府这一百多年来,最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和底牌!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被识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!

  今夜,竟被这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一口给喊了出来。

  此刻不要说他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听到这番话,也会心中大震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激怒辉染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面是【逆天邪神】趁他被激怒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试探,而辉染脸色与眼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也让云澈心中一震……因为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证明着关于“明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猜测,也变成了现实!

  明王出手,小妖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遇上……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死无生!

  绝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  而他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冲天:“你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……那就必须死!”

  轰!!

  辉染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山石轰然炸开,地面大面积崩裂,随着他身上赤黑色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燃起,一条粗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锁链已被他抓在手中,锁链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长满倒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圆锤!

  流星锤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流星双锤!

  流星锤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杀伤力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但要驾驭起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难。但以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和巨力,这流星锤在他手上,必然能发挥出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

  “小心点,他这流星双锤,每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绝不下于十万斤!”茉莉警告道。

  一枚不下于十万斤,两枚加起来,几乎不下于他手中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!

  “放心……我现在可没时间浪费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”云澈低声道,刚对茉莉说完,辉染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一甩,一枚流星锤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赤黑色火焰向着云澈面门狠狠飞来……所到之处,空间剧烈扭曲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全部疯狂下陷,周围那些千斤巨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泡沫般被远远冲开。

  这一锤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砸上,纵然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,都不一定吃得消。

  云澈目光凝起,脚步后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闪不避,迎着流星锤一剑砸了上去。

  轰!!!!

  一声震天巨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仓皇后退,握着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隐隐发麻,但嘴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一丝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而辉染那带着恐怖气势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锤,在他一剑之下直接砸飞向了上空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表面,还被印下了一道不算浅的【逆天邪神】凹槽。

  “什……么!”辉染脸色骤变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锤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熔岩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炎魔摧心铁”打造,有着摧山毁岳之力,从他能自由驾驭开始,帝君之下,便从无人敢正面相对。这一锤,他盛怒之下,足足用了八分力,在云澈重剑相对时,他本以为马上就会看到他双臂被震烂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……竟会被他一剑轰飞。

  震惊之余,辉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已带着熊熊凤凰炎骤然轰至,他双目圆瞪,一声暴吼,堕炎爆发,双锤齐甩,犹如化作了两尊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魔砸向前方。

  “去……死……吧!!!”

  轰!!

  一声巨响,将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云全部震散,千丈大地被彻底掀起,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遮天蔽日,画面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末日来临……在这灾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包裹着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在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瞬间破碎成无数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,随之又完全消失。

  同样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以辉染所站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为中心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一直蔓延到千丈之外,上空不知有碎石、暗炎落下,辉染抓过流星锤,目光无比低沉,整整五息过后,他才反应过来,他刚才轰碎的【逆天邪神】,分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!

  而云澈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趁机冲入了他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入口!

  他转身看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追进去,脸上反而露出冷笑:“白痴……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若要逃走,本王还真不一定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你!你却偏要自己去送死……”

  “那就成为那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陪葬吧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金乌雷炎谷,中心区域。

  “彩衣公主,一别一百五十年,别来无恙啊。哦不,现在似乎应该称呼你为……小妖后!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身材中等,面相儒雅俊逸,脸色还微微透着些许苍白,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一个羸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书生。但全身上下,却释放着一种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四处火焰爆燃,雷电嘶鸣,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灾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风暴。但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看不到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与雷电,甚至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流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,衣角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纹丝不动……就如他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在他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之下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凝固。

  他一身红袍,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站在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似乎要比淮王还要年轻上一分。而平日里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,人人畏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不但站立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而且满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恭敬姿态。

  小妖后目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这个人,脸色与眸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彰显着她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骇然。

  在金乌祖地得到一个惨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被金乌魂灵逐出之后。她没有黯然太久,便迅速折返,因为她明白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猜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会采取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,同时心中也有了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……金乌雷炎谷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入口,没有出口,进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唯一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个时辰后被强行排出,同时封印关闭。

  而妖皇玺既然能强行让入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打开,也自然有让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强行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必须先回到自己进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

  在飞回到金乌雷炎谷中心区域时,她看到了淮王……对于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她早有心理准备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但她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淮王一起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!

  这个已经整整一百五十年销声匿迹,不见踪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“明……王!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剧烈起伏。这个人今天在这个地方忽然出现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淮王一起,她不会天真到认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迎接自己。这一瞬间,她在震惊之中明白了很多以前绝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。

  “一百五十年没见,公主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变。”明王一脸清淡而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股骇人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估计任何人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都会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:“可惜,公主殿下有着最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就算强锁元阴,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保持在少女状态,被血脉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不好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为你承受了这么多年。小妖皇虽然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早,但这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可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随便找个男人泄了元阴,舒舒服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这百年多好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明王和淮王同时狂笑起来,这极具侮辱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让小妖后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丝幻想也彻底消失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依然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明王……盯着这个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生前极为信任和器重,自己也曾经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便如一座疯狂爆炸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。

  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着这个明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到底有多可怕……当年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妖皇和妖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三人。

  而如今,妖皇与妖王皆已不在人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无人可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!一百五十年不见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又明显有了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锁定下,纵然以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冰冷,心口窒息。

  “明王,你隐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深!”小妖后目若寒剑,抓着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只手已经燃起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