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0章 到时,两不相欠,再不相见

第590章 到时,两不相欠,再不相见

  云轻鸿微一沉吟,却没有阻止云澈,微微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雨柔,萧儿,你们先回家,我和澈儿一起去一趟金乌雷炎谷。”

  “不用了!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忙摆手:“爹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按捺不住想要去证实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和直觉而已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什么危险或紧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所以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。经历过今日大典,我们云家上下现在肯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平静,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也才刚刚正式回家,一切都等着爹回家主持大局,全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离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现在淮王府对你必定恨之入骨,众王府和那七个家族也都对你怀恨在心,你就这么一个人孤身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危险了。要不,让为娘和你一起去吧。”慕雨柔满心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知道他们定然会担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,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你们放心好了,我才没那么容易被人察觉到行踪。”

  声音一落,他气息一收,“流光雷隐”悄然发动,霎时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就如被清风无声吹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雾,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减弱,短短两息之后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。

  “啊?”萧云一下子张大了嘴巴,半天都无法合拢。云轻鸿和慕雨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颤,面露惊容。

  “啊啊……这……这……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竟然……竟然完全不见了!”萧云瞪大眼睛,口中发出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呼,云澈明明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但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……他闭上眼睛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感觉不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仿佛站在自己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压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。

  而纵然以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只能以“丝缕”来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弱气息,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刻意凝心探知,且云澈距离他们只有三步之遥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之下……这般隐匿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他们绝不怀疑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常,哪怕云澈就躲在他们十丈之内,他们也可能毫无察觉……哪怕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修为。

  云澈微笑着道:“这个玄功名为‘流光雷隐’,能近乎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自身气息,消耗也极小。并且它对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压制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气息禁锢在体内,对玄力毫无干涉,隐匿之中,可随时全力出手。”

  “这世上竟有这等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技!”云轻鸿不由得惊叹道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见闻和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平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技,同时心中对云澈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也减弱了一大半。

  “既然你坚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便去吧,注意安全,早去早回。”云轻鸿没有再劝阻云澈。短短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云澈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容易被他人干涉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且对于云澈,他早已有了一种比相信自己还要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。

  “爹,娘,你们放心。别忘了,我身上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外公送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绝寒晶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遇到危险,有它在,我也绝对不会有事。”云澈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慕雨柔依然满目担忧,但也没有再说出劝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来,她轻声道:“你有这般隐匿能力,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反而会更加安全……唉,虽然娘相信你一定不会有危险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放心不下,要不……”

  “好了,澈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比我们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云轻鸿拍了拍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安慰着道,然后向前一步,伸出手指点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上,随着淡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一闪,他将手掌缓缓收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,也多了一副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和入口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”云轻鸿道:“你到达那里之后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封印玄阵依然存在,那便直接回来即可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封印玄阵已消失……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第一时间传音给我。”

  “嗯,我明白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“另外……”云轻鸿微一犹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虽然我万分相信你有能力护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不让你娘担心,你每隔半个时辰便传音一次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过半个时辰未收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我会马上动身去金乌雷炎谷。”

  “好,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我一定不忘。”云澈再次点头。他知道,就算对自己再相信,就算自己已经展现了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雷隐,他们依旧会担心……因为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和母亲。

  “去吧。”云轻鸿微笑着点头,平淡而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传到心间,却带起一层很难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涟漪。

  “爹、娘、云萧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云澈浮身而起,转过身来,未感觉到丝毫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,他便已在十丈之外。

  “澈儿,一定要小心!”

  看着云澈快速消失在夜幕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慕雨柔抓着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:“夫君,澈儿他一定会……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吧……”

  “放心吧,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去金乌雷炎谷确认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而已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去和人交手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只会比我们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强,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轻鸿安慰道。

  “我知道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慕雨柔伸手按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依然跳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快,总感觉……”

  “好了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云轻鸿笑着道: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都回来三个月了,这才离开一小会儿,你就心慌的【逆天邪神】六神无主了。放心,澈儿去去就回,我们回去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等他就好,说不定午夜之前,他就回来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为了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行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只有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但也绝对不慢。在流光雷隐和夜幕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重遮掩下,云澈按照云轻鸿所指引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直赴北方。

  “为什么忽然对那个小妖后这么上心起来?”茉莉冷不丁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美人?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色魔本性开始躁动了?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飞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歪,他低吼道: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小妖后绝对不能出事,否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必定天翻地覆。投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王府和守护家族会洋洋得意,而我云家,势必将受到极其惨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压,甚至用不了太久,云家会有不复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这种事,绝对不能发生。”

  “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猜测,但它极有可能关系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无论如何也要确认一下,万万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险也不能冒!”

  虽然云澈解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认真,有理有据合情合理,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哼,你看光了她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要原因之一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云澈很清楚,自己在茉莉心目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色魔”属性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如何都别想抹去了。他索性不去争辩,看了眼前方,默然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到:难道……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毕竟那天晚上占了她那么大便宜……咳……

  “有一个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要告诉你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灵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,已经净化整整一半了。”

  “一半?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一震,脸上不由得露出喜色。

  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茉莉捕捉到了他下意识带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情感,她轻哼一声,道:“从我认识你到现在,已将近六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我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千世界第一毒,却只用了短短不到六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净化了一半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。哼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期间我有数次不得不强行出手,这个时间或许还要再缩短上许多!”

  “太好了!”云澈欣然道:“魔毒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少,就越容易被天毒珠压制和净化。从毒漫魂体到净化一半用了不到六年,那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应该只需要两到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可以。”

  “不。”茉莉眯眼淡笑:“以天毒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速度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魔毒,只需一年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可……当然,前提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我没有妄动玄力!”

  “一年?”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相当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: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一年之后,你就可以完全恢复?”

  “差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呢!”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一年之后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魔毒被完全净化而已!别忘了,我现在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依附你命脉和躯体而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魂体!我若要完全恢复,还需要霸玄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丹、七十斤紫脉神晶,以及幽冥婆罗花……这些你不会都忘了吧!”

  “我当然没忘。”云澈连忙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魔毒完全净化之后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就可以随意使用玄力了?”

  “……没错。”茉莉回答,声音毫无感情色彩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到时候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借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吗?”

  “那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想,那个时候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就会去自己寻找紫脉神晶和幽冥婆罗花之类……毕竟你那么厉害,寻找起来一定比我要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不能。”茉莉淡漠回答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魂体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附于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与你命脉相连,在我重铸身体之前,不可离你太远,亦不可离你太久!否则,魂力会不可逆的【逆天邪神】衰弱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云澈小舒一口气。

  茉莉:“??”

  “我怕一年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一天我一觉醒来,你已经悄悄离开了。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我一定会很孤单,和难过吧。”云澈看着前方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茉莉冷笑:“这种哄女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难道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妄想能在我身上生效么?”

  “哼,我完全恢复之后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马上就走。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,走之前,我会如之前所答应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玄技传授给你……毕竟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”

  “到时,无论幻妖界也好,天玄大陆也好,将无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敌手。你便可以逍遥于世,想多威风就多威风,想要谁俯首谁就必须俯首,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……那之后,我们自然两不相欠,也再不相见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夜风迎面而来,微带清凉。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在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他:她完全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日,可以让他天下无敌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,但从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说出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,但却没有让云澈露出笑容或者喜色,他没有再说话,迎着夜风,直线向北,不知不觉,已离开了妖皇城范围。手机用户请访问m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