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90章 直觉!
  妖皇城,慕氏一族。

  “虽然真相远比我们以前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但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也并不需太过悲观。”慕雨白皱着眉头道:“这百年来,淮王府之所以能收纳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归顺,最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小妖后身上。一来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女性,二来手无妖皇玺,三来血脉无法觉醒,没有压倒一切,让人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再加上她后继无人,所以在淮王府表现出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以及适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与威胁,那些王府与守护家族自然会信念动摇……”

  “但眼下,天下皆知小妖后拿回妖皇玺,用不了多久,便会觉醒血脉,天下无敌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,那些倾向于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都已经开始不安和惶然了。再加上今日澈儿将天下群雄之心收拢到云家这边,并且向他们暗示了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……如此一来,至少二十年之内,淮王府绝不敢妄动!除非他们想逆天下之怒而行!”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慕雨青和慕雨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点头同意。

  云轻鸿看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道:“澈儿,你似乎并不这么想。”

  云澈微微抬头,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小妖后忽然死了……那么对淮王府来说。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还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顾忌,也就消失了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人一怔,云轻鸿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……淮王府会想要暗杀小妖后?”

  “这一点,绝无可能!”慕飞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手一挥,道:“淮王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比现在大上十倍,再给他加上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也绝不敢对小妖后出手!小妖后自身实力极高,身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如云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,想杀小妖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于登天。相反,小妖后一直都还巴不得淮王府对她行暗杀之举,如此,她便可拿住痕迹,堂堂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天下昭示淮王府之野心和弑君谋逆之罪,让淮王府成为天下所指……淮王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登顶妖皇,号令天下,他还没能耐和胆量成为万夫所指。”

  “这一点我知道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依然没有舒展:“我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小妖后只有孤身一人……被他们抓住机会,丝毫痕迹都不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彻底糟了。”

  “这当然更不可能。”慕飞烟再次一撇手:“以小妖后之心智,绝不可能给淮王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小妖后平时从不离开妖皇城三百里之内,她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孤身在城外遭遇危险,玄力波动也足以第一时间惊动整个妖皇城。”

  这一点云澈自然清楚……他和小妖后初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晚,小妖后随手一把火下来,十里皆成火海。以帝君之强大,他们全力战斗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波动,都足以惊动到千里之外。

  但慕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依然没有让云澈在此事上放心,他憋着眉头,一边思虑一边道:“我来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便听萧云说起过金乌雷炎谷之中雷火密集交加,还活跃着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灵与火灵……那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规则与外界大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?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轻鸿点头:“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无从追溯,一直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法是【逆天邪神】:上古时代,神兽金乌曾降临幻妖界,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它当初停留之地,它离开之时,留下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灵和血脉传承,并以无上神力,将自己所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片区域改造成了一个有着超然火焰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独立世界……至于那里为什么会有雷灵,一直以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谜,普遍传说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某处存在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系异宝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法则与外界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独立世界,那么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灵、雷灵不会从那个世界逸出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波动和爆发,也不会影响到外界,在里面,也无法向外界传音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蹩得更深了一分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云轻鸿点头,他随之明白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:“澈儿,你在担心……小妖后今日忽然中断大典离开,是【逆天邪神】独自去了金乌雷炎谷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郑重点头:“小妖后承受百年危机和重压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便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觉醒血脉,拥有无上玄力。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个百年大典,天下群雄齐聚,局面也已被我扳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有利于她,她在拿到妖皇玺之后,却无比果断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宣布大殿中止……然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解释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她以妖皇玺祭拜先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我始终接受不了。我试想了很多理由,唯有她为防止妖皇玺入手后节外生枝,第一时间去往金乌雷炎谷觉醒血脉,最为可能!”

  “另外,她离开时明明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果断匆忙,但却提到了‘还有半个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开启之日’这句完全没必要在当时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刻意提醒金乌雷炎谷半个月后才开,从而掩饰她马上就能开启金乌雷炎谷这个事实。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挑了挑,他终于完全明白为什么在大典中断后,云澈会忽然问道他金乌雷炎谷除了自行开启,有没有其他开启之法。他面向慕飞烟道:“岳父大人,你可曾听说妖皇一脉有什么强行开启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秘法?”

  慕飞烟皱眉苦思,然后缓缓摇头:“从未听说过。金乌雷炎谷向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行开启,自行关闭,封锁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根本无人无法可破。妖皇一脉传承万年,也从未听说过哪位妖皇,或者其他人在金乌雷炎谷关闭之期进入其中。这个担心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世事无绝对!”云澈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以前没有过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妖皇一脉从未遇到过今时这般危机,也就根本没有强行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必要,再加上对金乌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,也断然不会无理由擅入……但不代表妖皇一族就一定没有强行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若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这个方法……我们守护家族不知道,却不代表众王府一定不知道,因为他们同属幻妖王族,自然会知道一些只属于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”

  “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王府也都不知道……却也并不代表淮王府不知道。淮王府在谋逆之初,最先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一切方法手段,去摸清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隐秘、底牌。他们这些年害死先妖皇、小妖皇,让守护家族势力分崩析离,让妖皇一脉凋零至只剩小妖后,但还将整个幻妖界蒙蔽于假象之中,无法不承认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恶毒,却也高超至极。我绝对相信他们有能力获知很多妖皇一族不为外人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。”

  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无人会否认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逐渐剥开真相,他们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觉淮王府远比他们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云轻鸿沉眉道:“所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是【逆天邪神】:小妖后有可能知道强行开启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忽然中断大典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第一时间去往金乌雷炎谷。而且为了不惊动任何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,必定会独自前往……而淮王府也有可能知道这个秘密,并随之猜到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,然后跟着进入其中,暗杀小妖后!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缓缓点头:“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但万一……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一猜中了,小妖后就危险了!小妖后一死,妖皇血脉彻底消失,那么,势力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,就可以堂而皇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过妖皇之位!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沉重,而慕飞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孙,心智果然不同凡响,简直要比那淮王还谨慎缜密。不过,这个担心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慕飞烟毫不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即使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猜测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知道强行开启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然后孤身悄然去了金乌雷炎谷,并且淮王府也恰好如你所说知道这个秘密并猜到小妖后去向,并派高手也随之进入金乌雷炎谷中……但,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进入,而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快,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时间。以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必定能在被他们追上之时,到达金乌祖地。金乌祖地只有身具妖皇血脉,并持有妖皇玺才可能进入,小妖后进入之后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就算全都有三头六臂也根本奈何不得她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闯……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招来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。”

  “小妖后从金乌祖地中出来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觉醒血脉,并有《金乌焚世录》在身,就算淮王府上下全部出动,也别想能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她。”

  “所以,就没必要向这个方向上去操心了。小妖后忽然中断妖后大典,或许并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去祭拜先妖皇,但定然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缘由和不让我们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去了金乌雷炎谷,早日觉醒血脉,防止夜长梦多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大好事。”

  比起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慕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情在理,无懈可击。小妖后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第一时间去金乌雷炎谷觉醒血脉,那么必定会全速前往,中途不浪费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

  云澈又默然想到大典之后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……他盈怒离开,对自己杀气凛然,但离开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并不匆忙,眼神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杀意恨意,同样并无焦忙之色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他应该会火速离开才对,毕竟安排人手本就很需要时间。

  难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猜测和担心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想太多了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既然到了慕氏一族,那么自然少不了被慕飞烟强烈留下一起晚餐。

  离开慕家时,夜幕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披了下来。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街道也已开始变得安静,而且似乎比以往要更安静一些。

  在离开慕家大门才不到一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忽然停了下来,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,娘,萧云,你们先回去吧……我想去一趟金乌雷炎谷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萧云一脸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轻鸿皱了皱眉: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担心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成真?”

  “澈儿,你外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过了,就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全部变成现实,小妖后也不可能有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慕雨柔轻声道。

  “外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都没有错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觉。”云澈皱着眉头道。

  “直……直觉?”萧云张了张口。

  “我从来不怀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觉。”云澈肃然道:“因为它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“额……”萧云一脸懵然。

  p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