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87章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

第587章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

  虽然看上去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凌,但从慕雨白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上,足以看出这枚“冰凌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珍奇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慕飞烟对自己三个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毫不理会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东西叫做天绝寒晶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慕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家之宝,它虽然看上去并不起眼,但在危机关头将它捏碎,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会瞬间凝成一道坚固无比,可以持续长达三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晶屏障,在这寒晶屏障之中,任何人都别想能伤了你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那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在世,都别想将之破掉。”

  “这天绝寒晶原本共有三枚,目前就只剩下这一枚了。其他两枚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别救了两位先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啊。”慕飞烟颇有些自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,就算无人来救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,也可以将伤势和玄力极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。

  这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根本无法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!

  慕雨白有些结巴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老爷子,这枚天绝寒晶,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准备……送给长孙的【逆天邪神】么!”

  慕雨白说一出口便后悔了……果然,他话音刚落,慕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便瞬间瞪了过来:“你还敢跟我提孙子!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在哪!在哪!!老子一百年前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只冰狼都下了十好几个崽了,你们三个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却连个屁都没有,害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子在那帮老崽子面前丢了一百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现在外孙把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给长回来了,我送个见面礼你们还有意见不成!!”

  慕雨青和慕雨空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摆手:“老爷子,刚才那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什么都没说啊。这天绝寒晶送给大外甥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合适不过了,老爷子英明!!”

  慕雨白眼角猛抽,半天不敢再说话。他心知老爷子这些年想孙子都要想疯了,现在多了一个外孙,当然也要宠的【逆天邪神】很……但这压根都宠上天了,第一天就把压箱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一股脑全拿了出来……相比之下,自己这个长子简直都没什么地位可言了。

  不过,以云澈之优秀,老爷子这么对待……好像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难以接受。

  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丹凤眼早已笑成两条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牙。这天绝寒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珍贵,她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将这天绝寒晶送给她,她都要带点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拒绝,毕竟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家之宝。但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可以让儿子多一件救命宝物,那她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都不会有,笑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还不快谢过外公。”

  “多谢外公!”云澈当然更不会拒绝,将天绝寒晶收了起来,同时心中闪过感激……他知道为什么慕飞烟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如此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绝寒晶送给他,他今日彻底开罪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和七族,种下了仇怨,也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种下了杀机。以淮王势力之强大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、慕两族,也无法保证能始终保他周全……这枚天绝寒晶,可以让云澈在遭遇危机之时救他一命……三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守护,传音告知位置,足够让他们赶到他身边为他解除危机。

  “哈哈哈!”慕飞烟开怀大笑,半点肉疼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都没有:“你喜欢就好,一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谢什么谢。”

  “不过,”慕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容缓缓收敛下来,有些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有件事,外公不得不说。你今日有勇有谋,实力魄力无可挑剔,不但重振云家声威,还让小妖后都一直无可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都一败涂地。但,你针对淮王一派,还有赫连等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骂和羞辱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畅快爽利,但也着实不该啊。”

  说到今日之事,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,慕飞烟接着道:“淮王此人心机极深,手腕惊人,他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之大,远超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否则也不至于让小妖后明知其野心,却始终无法戳破与妄动。你今日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婉转为之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之彻底触怒,他如今必定对你怀恨在心,满腹杀机,他虽不至于明着对付你,但一定会暗箭百出,唉。”

  慕雨白缓缓点头:“澈儿,你外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。今日你虽居功至伟,但却也为自己引来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啊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而笑,道:“忍字头上一把刀,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方能一世安平,方能成为人上之人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教我医术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从小便经常对我提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曾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信条之一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师父最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那些他万般退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手中……”

  慕飞烟:“……”

  云轻鸿:“……”

  “从那之后,我才真正明白,‘忍’字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把刀,不但会让自己疼和憋屈,有时还会要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那么,与其插在自己口头,不如插在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”

  云澈虽然脸上带笑,但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每一个都听出了一种来自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淡漠与恨意。这些话,让他们几乎无法去相信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只有一个二十二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之口,更无法想象……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历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和磨难,方才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与成就。

  一时间,众人都沉默了下去,无言反驳。云澈接着说道:“淮王极不好对付,这一点我明白。他野心勃勃,我云家衰败至此,他必是【逆天邪神】幕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动者,若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关系着他对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起杀心,那我没有任何理由对他退忍!相反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思极为慎密之人,而这种人往往会过于谨慎,思虑太多。我今日不但将他,还有七族都彻底开罪,甚至当众辱骂,让他们颜面无存,淮王起杀机之余,还会同时想到我这般姿态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狂莽无知,自寻死路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所依仗……而他今日在我手下一败涂地,每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都被我数倍反击,那么,前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自然排除,他会想到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肆无忌惮,身后必然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……足以不惧他杀机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”

  “再加上我所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超出所有人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攻,以及竟能从天玄大陆不声不响的【逆天邪神】到达幻妖界,这种可能性也会在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他现在一定在极度怀疑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一定有一个强大到极点,甚至超然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甚至势力。从而有所顾忌,投鼠忌器,在彻底查清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底之前,反而不会贸然对我出手。”

  慕飞烟用一种惊叹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看着云澈,他今日分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淮王第一次碰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毫不差。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思缜密而又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没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,绝不会轻易出手,他野心勃勃,所掌势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远超小妖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忍而不发,只待今日……今日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,结果却遇到云澈,惨败收场。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!”慕雨青道:“说实话,连你舅舅我都非常怀疑你一定有个超凡入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罩着!否则一定不会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离谱,更不会在淮王面前如此得瑟。”

  云轻鸿没有说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点头。

  “澈儿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错。”慕雨柔道:“淮王一定会有此怀疑,从而有所忌惮,而且会如此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定不在少数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淮王今天被澈儿骂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辈子都没受过如此折辱,狗急尚会跳墙,就怕……所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万分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”

  “这一点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担心。”云澈反而笑了起来:“换做其他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很大可能会狗急跳墙,但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!若他会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也不会有今日之势。这‘忍’字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刀,就让他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挨着好了。我今后非但不会躲藏于家中,反而会大摇大摆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我有九成九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……他不会对我出手,至少短期内不会。”

  云轻鸿颔首:“我赞成澈儿所言,以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纵然对澈儿产生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,也应该不会在短期内出手。如今澈儿又有天绝寒晶护身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遭遇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,也可安然逃过一劫。”

  “嗯……但愿如此吧。”慕飞烟轻皱着眉,微微点头。

  “关于淮王,我有一个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”云澈忽然正色道。

  “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沉下,声音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低沉了下来:“我怀疑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和小妖皇遭遇毒手后才生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在世时便蓄谋已久!而且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合谋!!”

  “啊!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无疑如天外降炸雷,让萧云失声惊呼。

  “什么!!”慕雨白三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骤变。

  云轻鸿迅速起身,双臂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挥出,奔雷之力汹涌释放,霎时在周围布下一个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隔音结界。虽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慕家之中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庭院,但云澈所说之事太过重大,断然不能被任何人所听觉。

  “说下去!”布下隔音结界后,云轻鸿目视云澈,沉声道。

  云澈看到云轻鸿和慕飞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沉重,但却并没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诧之色,显然,他们也早已有所怀疑,他微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我之所以如此怀疑,共有四个原因。”

  “其一,当年,天玄大陆忽然入侵幻妖界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夺取妖皇族至宝轮回镜!但,在此之前,天玄大陆与幻妖界基本从无来往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而已。他们为何会忽然知道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?更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轮回镜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至宝,但从无人知道它究竟有何作用,亦无人知道如何使用,万年以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用之物。但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不惜代价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将之夺取!似乎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告知了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且刻意编造和夸大了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,从而引发那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和野心!”

  “而这样一个人,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其二,这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,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者却能直捣妖皇城,而且来去自如,即使妖皇城做好充足准备,依然每次都能全身而退,似乎对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甚至应对计划都了如指掌!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之中有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应!”

  “而且这个内应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身处妖皇城,还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!”

  “其三,百年前,我爷爷带云家十位太长老前去营救先妖皇……十一位高级帝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足以撼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十一个高级帝君联手,纵然救不了先妖皇,也应该能全身而退才对……至少我绝不相信这世上有哪个势力能留住十一位高级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联手!”

  “但……爷爷告诉我,他们初到天玄大陆时,便直接陷入了‘天威镇魂阵’!能封锁住十一个高级帝君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镇魂阵,哪怕持续一息,都要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!绝无可能一直存在于那里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知晓了爷爷他们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与地点从而守株待兔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在爷爷他们去往天玄大陆之前,有人用某种方法告知了那群人他们去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与传动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”

  “而能精准知晓爷爷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向,并且有能力隔着如此远距离传音的【逆天邪神】,同样只有地位不下于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!!”

  “其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有着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疑点和蹊跷!在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典上,我虽然声称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对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失望之下亲自去救先妖皇……但实则,我绝不相信小妖皇会做出酒后失控独闯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他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去,也至少该和小妖后留下子嗣,否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断妖皇血脉!身为妖皇之子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愚不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小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死……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暗算!”

  云澈抬起头来,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这些,所指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