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83章 大典中止

第583章 大典中止

  “……”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变得青紫一片,他双手微颤,胸口几乎要炸开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,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辱骂。而比遭受这等辱骂还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连还口都不能。

  这番表面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提醒”,却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拍在淮王,拍在东席众王府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口大骂,让西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诸王府和家族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。而东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诸王们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……而一些王府,甚至在这等局面之下,开始后悔自己依附向了淮王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骂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一副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,套在了他们这些已有异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身上,让他们难受欲死。

  “淮王,还有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王,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哪句说错?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错,还请不吝出言指正。”云澈目光一扫东席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淮王、仲王……以及东席最初气势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王全部鸦雀无声,没有一个出言反驳呵斥,此时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就好比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喂下了大便,却非但不能吐出,不能反抗,反而要一致点头承认其喂得对……

  小妖后一直默然看着云澈,目光透着他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这场妖后大殿,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做好了应对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,却没想到,她所料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没有发生,这场大典,成为了云澈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演。那个就连她,都要以“可怕”来称之,让众守护家族都无力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因为这“从天而将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一败涂地,让七个威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主,几乎成为了小丑。

  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云澈忽然转过身来,面向了她,并将妖皇玺重新拿起在手中:“小妖后,还请原谅云澈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任性,云澈现在便将这妖皇玺,归还小妖后。”

  说完,他已缓步向前,双手将妖皇玺捧到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两人近距离目光相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浮现那夜水雾之中全身**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玉体,眼眸深处顿时闪过一抹异色,连嘴角都跟着抽动了一下,而他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丝近似于淫邪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被小妖后锋利如刃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捕捉到,目光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让云澈都差点没打了个寒颤。她没有马上接过妖皇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方才所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不需要再继续了吗?”

  “不需要了。”云澈摇了摇头:“妖皇玺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族之物,物归原主天经地义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枚妖皇玺承载着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忠义和生命,而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,还有这些年他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,让我有些无法释怀,所以刚才才会借助妖皇玺,要七家主向我爷爷赔罪,同时提醒一些人不要忘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职责和泯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良知……我身为妖王之后,不想看到爷爷用生命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遭遇某些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图谋!”

  “既已提醒过,便也足够了。否则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会万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张面对效忠誓言时犹豫不甘和难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小妖后,让天下所有忠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恶心。”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,无疑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几刀子捅向“某些人”。

  小妖后伸出手来,轻轻接过妖皇玺,动作小心而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它捧在手中,神色一片平静,但与她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依然看到了她瞳眸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动荡。

  作为妖皇一脉仅存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没有人真正清楚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而复得对她意味着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悸动。感受着妖皇玺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和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闭目,然后转过身去,走向了皇座。

  皇座之前,小妖后转过身来,手捧妖皇玺,白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和皓腕在妖皇玺清澈炎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下,便如这世上最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般纯美……不过整个妖皇大殿,估计也只有云澈还有心思去欣赏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。

  “丢失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回归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幸事,云家居功至伟,无人可否认!对于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功,本后会给予重赏,云家这百年中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公,本后也定会给予交代!这其中一直掩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对错……本后也定会查个一清二楚!”

  小妖后目光扫视大殿,所有接触到她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一滞,连呼吸都连忙屏住。她手臂一揽,妖皇玺便已消失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:“本后曾对父皇灵位发过誓言,定会不惜一切找回妖皇玺,并在找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去祭奠先皇。本后对父皇之誓不可违,如此,这场大典今日暂且中止,诸位请先回住处,三日之后,大典继续!”

  “啊?这……”小妖后忽然宣布这场大典暂时中止,人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措手不及,但也觉得似乎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情理之中。妖皇玺这等重要之物回归,小妖后要第一时间去祭奠先妖皇和小妖皇告知此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合情合理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。再者,今日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小妖后也应该需要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来消化和思索如何应对。

  “妖王遗体,暂安置于云家,择日以最高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之礼安葬。另外,十五日之后,金乌雷炎谷将再度开启,到时云家也可择三十人进入,其他家族与王府想必已准备妥当,云家也要在这十五日内及早准备。这三日之内,本后需静心祭奠父皇,任何人,纵然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不得打扰!”

  “诸位退散吧,三日之后,再议大事!”

  小妖后说完,不等任何人出言,她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袖一挥,全身已被火焰包裹,火焰散尽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已完全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

  小妖后干净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离开,让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眼瞪小眼,不知所措。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愣了一愣……前奏他已经铺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完美,小妖后妖皇玺在手,借此发力,可以很轻易对淮王等人造成舆论压制,让他们至少在短期内没有胆量再轻举妄动。但她却在拿到妖皇玺后,却选择中止妖后大典,而且直截了当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……只为去祭奠先妖皇。

  以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举动才对。

  小妖后一离开,大殿之中顿时议论纷纷。云轻鸿站了起来,看着大殿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遗体,心中一片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惆怅:“众位,我们走吧……该带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回家了。”

  云轻鸿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云家众长老再也无法控制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全部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了大殿中心,纷纷扑倒在了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前方……

  “家主!!”

  “家主啊!!”

  他们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之下,哪还顾得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和威严,悲呼、哭喊……再到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啕大哭。今日,他们经历了堪称这辈子最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喜大悲,回想着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噩耗和云家这百年来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他们纵然有着再坚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也无法抑制此刻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控。

  “云断水……拜见少家主!”二长老云断水向云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礼,脸上带着激动,还有只有在面对云轻鸿和云沧海时才会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:“先前竟一直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归来,多有怠慢和不敬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罪该万死。”

  “二长老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

  云澈刚要向前把云断水扶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长老、弟子齐齐拜倒:“拜见少家主!”

  云澈今日将云家本该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彻底逆转,也将一场即将堕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雨消弭于无形。今日在这妖皇大殿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已无不将他惊为天人,更何况云家之人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虽然只有二十多岁,而且归来云家不过短短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但他们都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,心悦诚服。一些平日里对他失礼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和年轻弟子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心惶恐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之孙,云家主之后,老朽活了一千多岁,今日方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何为人杰。”秦征站到云轻鸿身侧,看着云澈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。

  “秦域主谬赞了。”云轻鸿向他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礼:“晚辈谢过秦域主方才仗义执言。秦域主放心,那七族若敢对你有报复行为,晚辈定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  “呵呵,老朽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过而已,云家主不怪罪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感激,万万担不起‘谢过’这两个字。”秦征摆手,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至于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则大可不必,老朽再有几十年,也该入土了,他们还犯不着对老朽下暗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恭喜云家主寻回爱子……云家有此后人,恢复当年荣光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指日可待。”一个城主挤向前,向云轻鸿贺道。

  “岳城主这话我可不赞同,云家少主今年只有二十二岁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等都钦佩汗颜,云家有云家主和云澈,再加上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器重和重诺,那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往日荣光啊,哈哈哈哈!”

  “林兄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甚是【逆天邪神】!云家主,恭喜恭喜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各方群雄都纷纷向云轻鸿道贺套近乎,因为任谁都看得出,云家必定要马上无比强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崛起了。云萧被封王,云家得到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众承诺,云轻鸿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,他们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也将马上恢复,甚至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……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出现了一个让他们无不惊心感叹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主。

  云家想不崛起,都难上加难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虽然综合势力上在十二家族中最弱,但此刻,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却甚至没有人敢想象不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年之后,云家会鼎盛成什么样子。

  云家被天下群雄团团簇拥,后方还有一片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拼命向往里挤,以便能和云轻鸿或云澈搭上句话。淮王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如同完全凝结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无论如何都无法舒缓。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在被咬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咯咯”直响的【逆天邪神】牙缝中,艰难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溢出两个带着无尽恨意和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字音。

  他筹备和隐忍了这么多年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天!

  但却转眼之间,便一败涂地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,仅仅只执行到了第一步……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,结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搬石砸脚,不但让云家逞尽威风,还赔进去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和紫脉神晶。

  “淮王,我们现在……该怎么办?”仲王走过来,低声道,他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切齿。他们都很清楚,今天之所以一败涂地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……只因他一个人。

  “嘶……”淮王咬着牙,随着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,齿间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溢出一缕凉气:“走!”

  淮王转过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没有理会任何人,脚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大殿之外。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正六神无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家主,还有东席诸王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颇有些灰头土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跟着离开。

  “恭送淮王殿下和七位家主!”

  淮王刚迈出几步,云澈那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便从他后方传来,云澈盯着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余光瞟着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七族家主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过有件事我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提醒一句,你们输给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神晶,可要记得按时如数送到我云家府上。这件事整个幻妖界应该都会马上知道,我想你们堂堂王府和守护家族,应该不会为了这区区几斤紫脉神晶,就丢了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义和脸面,让天下人看不起吧?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止,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整整三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才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不惜一切马上出手将云澈击杀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重新迈动步子,一言不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妖皇大殿。

  “哼!”冷眼看着淮王离开,云澈淡淡一声冷哼,刚才来自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森然杀意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“你这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居然招惹了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!这些人,还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”茉莉冷笑一声:“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符合你走到哪里都爱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。”

  “事关我家族,还有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与意志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自己掘坟墓,也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不做。”云澈叹了口气道,随之又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咧嘴:“不过这等危机比起在太古玄舟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年,简直都不算事儿。”

  说完,云澈微微皱了皱眉头,低吟道:“小妖后拿到妖皇玺后,就忽然中止大典离开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……”

  (本章完)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