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81章 众怒
  readx();  七家主各个脸色阴沉,但过了半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向前,甚至没有一个人说话……被云澈逼到这番田地,他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就此当众向云沧海跪地请罪,那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向整个云家俯首,但如果拒绝,那正好中了云澈扣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屎盆子,搞不好会连累家族臭遍整个幻妖界,他们进退两难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纷纷等着别人出头,但憋了半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站出来,场面难受尴尬到让他们连肠子都在抽搐。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云澈看着他们,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起来:“果然如此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已经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直白,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对错,我也自认为罗列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清楚,但即使如此,这七位守护家主居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动于衷!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位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幻妖界各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领主、霸主、强者以及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星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过去、现在以及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柱,而妖皇城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。这场妖后大典,你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值得,因为我相信到了此刻,你们每一个人,都应该已经彻底看清了妖皇城这处核心之地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!你们应该完全看清了谁对谁错,谁忠谁奸,以及谁才配得上‘守护家族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,而谁,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被剔除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瘤!”

  大殿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回音震震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直白到极点,比刀子还要锋利千万倍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也绝不会如此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,因为它所针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七个立于幻妖界最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动其一便足以让幻妖界震荡,何况直指七族。

  换做任何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,云澈都不会吼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因为这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极端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智之举。但此地此时,他吼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犹豫,声音震耳欲聋,恨不能整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不少人胆战心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事到如今,人们已足以看清一切,而纵然如此,又有几人敢顶着七大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给予正面回应……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一个带着激动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老吼声便从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响了起来。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!”

  这个来自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老声音,让所有人诧然,七家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凝,齐齐看向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而这时,发出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飘落在了云澈身侧。

  这个老者一身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袍,头发胡须皆已雪白,脸上也刻满了岁月痕迹,就连腰都微显佝偻。看到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老者,大殿之中顿时低呼四起,很多人直接惊喊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

  在这齐聚着幻妖界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之中,一方地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,在其中也只能沦为平凡。

  但这个老者却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

  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除妖皇城外第一大城域——天妖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域主秦征。今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千四百多岁,论其辈分,还要高于先妖皇!先妖皇恰灸嫣煨吧瘛咖年前登基之时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妖域主,如今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!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场所有人中,唯一经历三界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论其资历辈分,妖皇大殿中无出其右。

  秦征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刚正,任天妖域主千年,在天妖域乃至整个幻妖界都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,对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敬重礼遇有加,小妖后自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妖皇城外有资本和守护家族叫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之一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秦征平日里给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向来时平和沉稳,谁也没想到,他今日竟一声怒吼,飞身向前。

  “秦域主?”小妖后目光讶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眉宇间带着几分极少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。

  秦征向前一步,附身拜道:“老臣冒犯,还请小妖后赎罪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幻妖臣子,老臣有些事不得不做,有些话,不得不说。”

  秦征说完,忽然一转身,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前单膝跪下,愧声道:“老朽秦征,今日特来向妖王请罪!”

  云澈连忙向前,伸手想要将他扶起:“老前辈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秦征一摆手,依然跪拜在地,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肯站起:“百年前,一个守护家主不惜亲自远赴万里,找到老朽,诉说妖王之罪,要老朽带动整个天妖域谴责妖王,以向小妖后施压重责犯下滔天大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否则幻妖必乱……老朽枉活一千多岁,竟被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蒙蔽了心眼,责骂了妖王整整百年,不但在天妖域毁尽妖王威名,还将其塑成几乎毁了幻妖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古罪人……”

  “老朽愧对妖王,愧对先妖皇和小妖后,愧对云家,愧对天妖域,愧对天下人啊!!”

  秦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充满了悲怆和悔恨,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伪装,每一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自肺腑,让人闻之心颤,说到最后,一双老目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泪光隐现。

  云澈蹲下身来,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前辈,你不需要自责,毕竟,你当年并不知道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再加上某些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煽动蛊惑……”

  “不!”秦征摇头:“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错。老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向妖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魂跪上十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。”他看向云澈,忽然抬手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拜:“孩子,老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好好谢谢你,若非你让老朽看清真相,让老朽还有赔罪改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待老朽入土之后,哪还有脸去见妖王,哪有脸去见先妖皇啊!”

  云澈连忙扶住秦征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道:“老前辈万万不可,我一个小辈,怎堪前辈如此大礼。前辈不但一身正气,而且胸襟广阔如海,纵有百年之错,但晚辈相信其中定然没有半分恶意,先妖皇和爷爷在天之灵,也决计不会怪罪前辈半分。”

  秦征看着云澈,欣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之孙,老朽一生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俊杰无数,却无一人能与你相较。坦白说,老朽这百年来一直深忧幻妖界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但,如今妖皇玺回归,我幻妖界又出现了你这等让老朽都心甘折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,老朽纵然马上入土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安了。”

  云澈摇头道:“晚辈当不得前辈如此称赞……”

  “不,你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。”

  一个如雷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空中传来,一个身材魁梧,满脸黑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落到了秦征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直接向着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单膝跪下:“南阳城主雷云涧,特来向妖王请罪!我雷某人一生都自诩不愧天地,今日方知,我雷云涧这百年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眼无珠,猪狗不如啊!!”

  云澈刚要说话,数道人影同时从上空掠起,落到了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前辈,全部直接跪拜在地……

  “南疆统领赵正志,来向妖王赔罪……”

  “黄风域主欧阳宪向妖王前辈赔罪……回想这百年所语所为,羞愧欲死……”

  “江北域主单昊空,愧对妖王……愧对先妖皇……这百年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瞎了眼,蒙了心啊!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自天妖域主秦征起始,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坐席,跪拜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前方,向他俯首忏悔请罪。从一人,到十人,到百人,到千人,到万人……

  短短不到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座无虚席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,坐席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空荡了一片又一片,而大殿中心小妖后所辟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场地,被一波又一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占据,他们全部面向云沧海遗体,单膝跪地……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所有人始料未及。

  一个忠肝义胆,为妖皇界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,这百年之中却被他们当做犯下滔天大罪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,不知多少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辱骂,并将其罪名推动散步到整个自己所掌控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……今日知道真相,又亲眼目睹着妖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,但凡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点良知和廉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会羞愧悔恨到极点。

  但和云家已明显成敌对之势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家族在前,他们纵然心中愧恨万千,又岂会有人敢于当众表露,更不要说主动向妖王遗体忏悔……但随着秦征第一个站出,局面便瞬间变了。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随之而上,到了后来,那些没有向前认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反而成了异类,坐在那里都全身不自在,仿佛四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讽刺低视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……到了最后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各方城主、域主、首领,就连那些各方大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,也都纷纷跪向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之前,垂首忏悔。

  场面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控了。淮王站在那里,脸色僵硬如死尸,身躯却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。妖后大典之前,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,但因为一个云澈,每一步,都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脱离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朝着最不利于他,甚至他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发展……作为一方地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,他们能让幻妖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谴责妖王和云家之音,自然也能让幻妖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赞颂妖王和云家之音!而且,由于这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疚悔恨,无论云沧海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声名,不但会快速得以恢复,而且还极有可能会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弹,那时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人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拥护,都足以让云家屹立不倒。

  云家众人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热泪盈眶,云轻鸿起身,缓缓拱手:“云轻鸿……谢过众位了。”

  秦征抬首,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自己所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错认罪忏悔,云家主纵然怪罪责骂我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又谈何谢过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秦征忽然转身,看向了站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家主,目光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:“赫连狂,当年亲自找到老朽,让老朽带动天妖域向小妖后施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在天妖域大规模煽动舆论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赫连家族!那时老朽还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你们赫连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重责云家来平衡人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幻妖界大局着想,但今日所闻所见,你赫连一族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私心,刻意诋毁云家与妖王!”

  “如今真相已大白,妖王遗体在此,你赫连一族分明最应该向妖王俯首认错……为什么还站在那里无动于衷!”

  “还有你们……你们七个家主之前都已亲口承认百年前在幻妖界联合散播妖王之罪,让天下谴骂妖王。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代英烈被诋毁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罪魁祸首,为何面对这妖王遗体,却连认错忏悔都不肯做!我等虽犯大错,但知错后尚知忏悔,难道你们堂堂守护家族,连这点风范都没有!!”

  “你们守护家族势大如天,无人敢惹。但今日你们若不向妖王赔罪,老朽从此不但低看你们,还要让整个天妖域认清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作为!老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身入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不怕你们报复!”

  秦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如雷,字字激愤,直轰赫连狂等七家主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秦征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老者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声喊道:“老夫赞同秦域主所言!你们今日若不向妖王赔罪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们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年威名蒙羞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