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76章 妖王遗体

第576章 妖王遗体

  几乎没有人能马上认出永恒之枢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,因为相比于百年前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面目全非,云外天和云断水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,他们和云沧海同在一族两百多年,依稀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,和云沧海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氏家主气息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发出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根本不敢去确信。

  “你们,可认得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云澈站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身侧,横眉冷视着神色有些犹疑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家主,和东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他带回了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,却不让云轻鸿将他早日安葬,甚至没有让云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知道。因为他绝不允许爷爷在安葬之时还背负着别人恶意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名……他要为爷爷正名,更要那些人当着天下人之面,向爷爷道歉忏悔!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们不可能认得出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帝君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依稀察觉到什么,也绝对不敢去相信!”云澈目视全场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有史以来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口诛笔伐了整整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‘罪人’……云沧海!!”

  云澈口中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让整个大殿顿时轰然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瞪大眼睛看向永恒之枢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脸上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,甚至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

  “云……云沧海!?”

  (“不可能!这个干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头子……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云沧海!”

  “云沧海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前就陨落在天玄大陆了么……怎么可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妖王”云沧海之名,幻妖界谁人不知。但云澈身边水晶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干巴老人,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将之和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联系到一起。百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仪表不凡,面相温雅中透着让人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威,外貌看上去尚不及而立之年,不知有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女子梦中倾慕。

  以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纵然再过千年,外貌也不会有分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但水晶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头,头发脏乱花白,躯体枯如朽木,宛若承受着万般磨难后,又活活饿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乞丐,估计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最下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都不愿意多看几眼……他怎么可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当年一人之下,亿万人之上,受无数人仰望仰慕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!

  “家主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!!”

  云外天和云断水悲呼一声,扑了上去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了永恒之枢前,呼喊之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热泪纵横。虽然,他们也不敢相信,不愿相信,但,对于云澈,他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……他又怎么可能会当着小妖后,当着十二家族,当着天下人之面拿自己亲生祖父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故弄玄虚!而且,外人或许无从辨识,但他们当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效忠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族之人,他纵然身死,纵然面目全非,但那种无法言喻,只属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妙熟悉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而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着。

  “云沧海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两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呼,让云氏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全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,云轻鸿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抬手止住那些情绪失控想要冲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道:“那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,是【逆天邪神】澈儿将他从天玄大陆所带回来……有大长老、二长老守护在侧便好,你们不要再过去,以免惊扰到了他老人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眠。”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坚实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了那个遗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所有云家之人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,云河、云江、云溪三大太长老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泪横流……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有能再见到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……

  “他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?”小妖后目光怔然,惊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这一生,她真正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只有两个,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,另一个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。时间一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,她已不再奢望还能见到父皇和弟弟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,也同样不敢奢望能再见到云沧海……而此刻,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如奇迹,如梦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到了这幻妖界,出现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……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却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剧烈颤抖……无法停止……

  云澈面色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恶不赦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,也绝不会以我死去至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来耍心机!!”

  “不可能!!”赫连狂声音有些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沧海一百年前死在天玄大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!而且,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高至君玄境八级巅峰,有着数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……他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!”

  “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?”云澈淡笑一声,目光之中带上了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声音也变得无比冰寒:“你这等小人……当然不会明白我爷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!”

  “你……想知道我爷爷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这个样子吗!想知道为什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会从天玄大陆回到这里么?想知道为什么妖皇玺会在我手上吗!!”

  云澈吼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句话,在场所有人都急欲知道答案。七家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想知道,但直面云澈那阴寒到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、眼神和语气,他们堂堂帝君修为,却都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……还有他身侧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体……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遗体,却让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再去直视,仿佛那里有着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魂在盯视着他们。

  云澈笑了起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在七家主看来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恐怖:“我现在,就一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你们答案!!”

  “百年前,我爷爷带着云家十大太长老前往天玄大陆去救先妖皇,却中了暗算,陷入对方早就备好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威镇魂阵’,十位太长老陨落,我爷爷重伤……但爷爷他并没有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关押到了一个地下百丈,暗无天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以星陨之链锁住全身,以天威镇魂阵封锁玄力……一关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百年!”

  整个大殿除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落针可闻。

  呼啦啦!

  一条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链条被云澈拿出,丢到了地上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封锁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陨之链!赫连狂,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问我爷爷为什么会短短百年变成这个样子么?因为我爷爷整整百年不见日月,百年不吃不饮,百年暗无天日,百年黑暗孤独,百年被封住全身,百年被压制玄脉,百年承受镇魂阵蚕噬……整整百年,生不如死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殿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发白,遍体发寒。被束缚身体,束缚玄力,还要面对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和孤独……纵然没有阵法吞噬之苦,也简直如同在炼狱之中。因为这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尽头和黑暗和孤独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被束缚在这黑暗炼狱之中,不出几年,精神、意志便会被折磨的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崩溃,直至癫狂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谁也不可能不恐惧,谁也无法真正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生不如死。

  百年……他们根本无法想象,竟然有人能在这种黑暗炼狱之中支撑整整百年……

  “爷爷在那种地方,每一息都承受着你们想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折磨,每一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生不如死……他本可以自我了断,痛痛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爷爷没有,他纵然承受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却怎么都不允许自己死亡。我爷爷他不会怕死之人,而且在那种地方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怕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不出一个月,也会用尽一切办法来让自己死……”

  “他之所以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枚……妖皇玺!”云澈把妖皇玺重新拿出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……不可能!”九方奎吼道:“云沧海既然落到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妖皇玺又怎么可能还在身上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开辟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空间,也必然已被夺舍,绝不可能还把妖皇玺带在身上!”

  “呵!”云澈冷冷一笑,随之闭上了眼睛,将妖皇玺缓缓移动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部位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为了不让这妖皇玺被天威剑域夺走,爷爷他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中心开辟了一个小空间,将妖皇玺藏在其中……整整百年……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“啊!”

  “……!!”

  七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全部僵住,口中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小妖后一双明眸猝然睁大,眸光剧烈颤荡起来。大殿之中响起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,几乎每个人都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手伸向心脏部位,手掌一阵发颤,内心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

  “家主……家主……你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苦啊……”云家众人或是【逆天邪神】呆滞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闭目,而十几个长老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扑倒在地,泣不成声。

  云轻鸿仰着头,死死闭着眼睛,紧攥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拳不断发出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骨节错位声。

  在心脏中心开辟小空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极不容易被任何人发觉,但那样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纵然强如帝君,想起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寒而栗。由于云沧海身处天威镇魂阵,玄力被极大幅度压制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取出,小空间随之消失,他将再无能力开辟,也会将妖皇玺随时处在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之中,所以这百年之间,纵然再痛苦,他也绝不将妖皇玺取出,那个藏着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空间,也始终都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之中……整整百年。

  他们之前无法想象,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、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折磨能将一个高级帝君短短百年变成这个样子……现在他们知道了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……

  “现在,你明白了吗?”云澈看着九方奎,声音无比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九方奎张了张嘴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喉咙干涩,一个字都无法说出。

  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,他盯着七家主,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:“你们好好看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他全身枯竭,头发花白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衣,已溃散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入目,他这百年,每一息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炼狱中渡过,直到他将一直拼死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交给我,才安然死去……”

  “呵,再看看你们……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却一个个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满面,意气风发,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华丽华贵,这百年引领全族,傲视天下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,吃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山珍海味,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丹妙药,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舒服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逍遥快活!”

  云澈声音一转,字字厉若刀刃:“却还带着忠城之名,堂而皇之的【逆天邪神】联合起来打压我云家!却还要将我在地狱之中都苦苦守护着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抹黑成千古罪人!!却还要让我云家承受百年之罪,甚至要将我们永久逐出!!”

  “你们还有没有脸!有没有良心!有没有尊严!”

  “有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廉耻!!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喜当爹~~~~(>_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