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75章 妖皇玺 下

第575章 妖皇玺 下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团浓郁而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玄光。当初,云沧海将它交给云澈时,嘱咐过他不要查看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并将之亲手交给小妖后。云澈之后也一直没有探视过。

  直到遭遇太古玄舟死劫时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查探了玄光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他想知道爷爷宁肯承受百年痛苦,也要拼死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

  随着云澈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团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玄光上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玄光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,一团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便随着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突破了束缚,耀射而出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玉印,下方平整,上方雕琢着一只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足火鸟,而散发红光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只三足火鸟,它通体玲珑小巧,晶莹剔透,却又释放着一种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部位,猩红刺目,便如暗夜寒星,让人几乎不敢直视。

  看着这枚红光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玉印,小妖后如触电一般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淮王、仲王、云沧海……各大家主、郡王,全部神色骤变,声声惊呼交叠成惊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。

  “妖……妖……妖皇玺!!”

  云澈手中所拿的【逆天邪神】玉印,和无论外形、光芒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一模一样!

  外形和光芒或者可以模仿,但,他们同时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来自妖皇玺那独一无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王族之人,在这个金乌气息之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那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灵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上……

  即使再觉得不可能,再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梦幻,但那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告诉着所有见过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所遗失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……绝不会错!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小妖后、各家主、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还有那炸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让从未见过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全部大吃一惊,让妖皇大殿再度哗然一片。百年前妖皇玺遗失,对幻妖界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所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弥天大难,而想要寻回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。谁也没有想到,遗失了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竟忽然间……现身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让所有人措手不及。

  所有人中,最为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她虽然在极力克制,但双眸之中,出现了这百年之中最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……因为妖皇玺对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义,要远远大过这世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回了他们妖皇一族最重要之物,有了妖皇玺,她就可以进入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祖境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就会真正觉醒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会有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跨越……将从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中期,直接提升到帝君巅峰,幻妖界之内,再无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敌手。

  最为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觉醒金乌血脉后,便可轻易释放这妖皇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灵压,对所有拥有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造成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。若她早得这妖皇玺,那些王府、守护家族又岂敢猖狂,岂敢又异心!

  所以,这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对她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降之喜!将会彻底改变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会让她成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之帝。

  “妖皇玺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”虽然口中惊吟着“不可能”,但那股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跪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着他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无疑。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变再变……如果说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如同吃了个苍蝇一般从头恶心到脚,那么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便如一把万钧重锤砸下,将他精心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……再也无法进行下去。

  没有妖皇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法觉醒血脉,实力、资质、甚至性别都难以让人信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小妖后”。

  而她若得妖皇玺……那便转眼间可天下无敌,威凌天下,成为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代言者,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传承者……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帝王!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女性,都已根本不重要。

  众家主或震惊,或惊喜,或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他们看向云轻鸿,却发现他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惊色……显然连他也不知道遗失了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难道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父亲……”云轻鸿低声轻喃。

  “云澈!妖皇玺……怎么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!”赫连狂大声问道,他双目圆瞪,声音有些发颤。

  这个问题,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。

  云澈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道:“这枚妖皇玺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先妖皇交给我爷爷守护。那么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妖皇所托,我爷爷除非身死,否则,绝不会让它流落到任何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……它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爷爷亲手交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”

  “你胡说!”仲王站出来,声音阴暗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声道:“云沧海百年前就葬身,妖皇玺也因此而流落……你那时候远远还没有出生,又怎么可能交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而且妖皇玺流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怎么会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……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得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妖皇玺回归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普天同庆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但这仲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都怎么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急败坏,云澈冷冷一笑,手臂缩回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妖皇玺收回到了天毒珠之中。

  对其他人来说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但对云澈而言,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、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、还有不朽的【逆天邪神】忠贞……

  看着云澈竟然把这妖皇玺堂而皇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收了起来,人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赫连狂脸色一变,终于抓到了斥责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好借口,伸指大吼道:“云澈!你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竟然不把妖皇玺归还小妖后,反而自己收起……你们云家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私占妖皇玺吗!”

  西席众人,包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脸色也都随之变化……妖皇玺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之物,它对于妖皇一族,还有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意义天下皆知。他不拿出,别人不知还好,他既然拿出了妖皇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小妖后,当着天下群雄之面拿出,却非但没将它马上呈给小妖后,反而自己收了起来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不妥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。

  面对赫连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斥责和众人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云澈丝毫不为所动,他表情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知道这枚流落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为什么会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吗!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答案……”

  云澈退后一步,声音落下,随着天毒珠光芒闪动,一个完全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棺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水晶棺之中,躺着一个头发花白、全身脏乱,面容干枯丑厉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。

  “……”云轻鸿全身一紧,胸口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着。慕雨柔也站了起来,他们没有说话,没有想要去阻止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作为,她和云轻鸿一起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永恒之枢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。

  骨瘦如柴,面孔干枯,头发、胡须、眉头杂乱花白,看上去,就如一个狰狞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厉鬼。人们只上几眼,便产生了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全然不明白为什么云澈会忽然摆出一具如此丑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尸体来,但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云家之中,还有守护家族之中,不断有人站了起来,他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瞪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大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着……

  因为,从这个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们捕捉到了一丝隐约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……还有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,灵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!

  云断水和云外天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,他们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永恒之枢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好一会儿,身体全部颤抖了起来,云断水张了张口,发出嘶哑到几乎无法听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…难道……难道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家主……”

  【零下二十多度好几天什么事都没有,一回家全面爆发……感觉快死了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