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70章 云家之子

第570章 云家之子

  哗——

  妖皇大殿彻底哗然一片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、弟子全部站了起来,一个个眼睛圆瞪,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:“玄罡,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罡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啊!”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难道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虽然难以置信,但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啊!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之人,怎么会有玄罡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啊!”

  “他……他……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啊!”一个云家长老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道。︽,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仲王、赫连狂、九方奎、赤阳百烈等人脸色全部勃然大变,他们盯着云澈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和冷笑,也被震惊和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取代,他们深深知道如果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他们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后果。

  但云澈……这个云轻鸿所收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一个明明三个月前才初次到来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怎么可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!三个月之前,从来没有人听过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连淮王,都查不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底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、玄技,也都根本和云家没有半点关系。甚至,看云家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也根本都不知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家族中人。

  但,云澈所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却又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容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。云家玄罡,天下无双,就算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形可以用玄气模拟,但那独属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气息和玄罡之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模仿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整个大殿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闹哄起来,这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一生以来,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波澜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他们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强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在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之下几乎要彻底紊乱。他们甚至觉得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都没有今天这般离奇曲折和不可思议。

  云澈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和云断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失去了往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一个个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大乱,甚至几乎要热泪盈眶,虽然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不解,但玄罡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,他们作为云家长老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玄罡认错。

  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他们无法不激动,这绝不仅仅表示着云家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大胜……云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义子,和是【逆天邪神】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天差地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!云家这一代衰落不堪,沦为十二家族垫底,而且衰落之势还愈演愈烈,而云家如今有了云澈,将来何愁不盛,何愁不兴!

  “淮郡王,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你该不会不认得吧?”云澈嘴角上扬,直视着淮王道。他虽然表情轻松,但实则坚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辛苦。他既然要在这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展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那自然要展露最强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!爷爷云沧海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,父亲云轻鸿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,那么,身为云沧海之孙,云轻鸿之子,他岂能在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力玄罡上让他们蒙羞。

  而他目前玄罡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。而要达到青色玄罡,则必须处在炼狱状态。

  所以,这青色玄罡每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维持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要承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。所以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落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挥,玄罡便化作一道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飞回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之中。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还算平静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,却明显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,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,一向运筹帷幄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这场妖后大典之前,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策划和充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也准备在今日真正迸,在这大典之初将矛头指向云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步,重挫对方所有守护家族和王府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步……

  他本以为自己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、掌控着一切。但到了此刻,他才忽然意识到,局面,根本不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之中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分明在被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青年人所引导着——包括他淮王!

  从他第一个跳出来喊着要接受对战,到用犀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词锋半逼半诈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出“筹码”,到所有人以为西席已经惨败时,以一人之力连胜六人……再到此刻,他忽然展露玄罡!!

  淮王完全肯定,他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料到了自己会在他战胜辉染之后,喊出他没有玄罡,从而无资格代表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,同时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那么自己对“筹码”将再无异议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

  对于云家之子而言,玄罡之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,但他连战六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没有动用。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引他说出这番话来,让他再无半点回旋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。

  淮王一生自负,这一辈子,第一次感觉自己在被人当傻子、当猴子耍!而且对方,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仅有二十二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!

  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“悔青了肠子”和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在针对云家这件事上,他那边有七大家族、六十王府支持,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占据了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上风,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践踏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与尊严,提出由双方对决来决定云家去留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收获了这样一个结果。

  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针对云家也好,狠挫对方气势也好,他本都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这其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一个完全不在他预料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……云澈。

  此时面对一脸淡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竟升起了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。他做梦都想不到,第一个让他有了心悸之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。

  将云家驱逐……他蓄谋准备已久,在妖后大典上所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步便因为云澈而惨败,狠挫对方气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收到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效果……助涨对方,反挫自身!

  七大家族各出五斤紫脉神晶、自己要出整整二十斤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一个笑话,变成了缠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!

  淮王一咬牙,胸口起伏,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,忽然一转头,看向云轻鸿,厉声道:“云轻鸿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话一出,不少人都怔了一下,随之脸色变得怪异。他在这种情境之下,没有回答云澈,却反而忽然去质问云轻鸿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”,任谁都看得出,淮王现在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失了冷静,心神大乱。

  云轻鸿淡然一笑,缓缓道:“如你所见,他刚才展示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,你淮郡王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近,想必不会认不出来吧?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淮王低吼道:“你们云家,根本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!他第一次出现在妖皇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三个月前……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这点我没义务和你解释。”云轻鸿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更没有必要和你辩驳,你自己刚才也说过,玄罡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身份最不容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现在心里一定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不过有一点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额外告诉你……云澈非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之子,而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!”

  此言一出,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如同又被扔下一个炸雷,瞬间被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淹没。

  “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这这这……”

  “云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人物,他这番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小妖后,当着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出,怎会有假!”

  “当初,云家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被所有人质疑,云家主对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都一概不应,不承认也不否认,而他当众说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灼然,掷地有声……怎么都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仔细想想,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难接受。云澈虽然今天出尽了风头,但也彻底开罪了淮王,开罪了七大守护家族和六十王府啊!如果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怎么可能会拼到这种程度!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除了云沧海之孙,云轻鸿之子,云家之中,还有谁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能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、实力和魄力!”

  “难道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私生子?”

  “不不!云轻鸿性情无比刚正,光明正大纳妾尚有可能,但断然不可能做出暗中沾染其他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二十多年前,云轻鸿夫妇从天玄大6回来之后,因为身受重创,请了很多天下名医。根据那些名医偶然所传,云夫人在有身孕期间身中寒毒,为护腹中婴儿而将寒毒逼到自己五脏之中……这才使得寒毒蔓身,无法救治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当时云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为云轻鸿生了一个孩子……而云萧没有玄罡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云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当时云家处境堪忧,所以刻意将这个儿子藏匿了起来,或者为他寻到了一个不得了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……而带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幌子?”

  “极有可能!!”

  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、议论、猜测充斥着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而最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澈有云家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云家之子,这已让所有人喜出望外,而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之子……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天降之喜!因为这代表云家家主一脉没有断绝!

  云家众长老、太长老自然深知云轻鸿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,他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,以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所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怎会有假!

  “呼……这剧情,太离奇了。”苏项南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气,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慨。

  “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难怪,难怪……”天下雄图有些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云家世代单传,每一代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中之龙,龙中之帝,从无例外。

  “云家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再度崛起了。”言自敬感叹着道。

  慕飞烟老爷子坐在那里足足愣了半天,然后如梦惊醒,“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胡须乱颤: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…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柔儿在天玄大6……所遗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孩子……”

  当年云轻鸿和慕雨柔在天玄大6遭遇了什么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外人无从知道,但作为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他又怎么会不知。

  “不会错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慕雨青也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有云家血脉,他有妹夫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认,还有小妹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……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,除了小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老爹您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孙,谁家孩子能这么优秀!”

  慕飞烟几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对于三个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马屁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一顾,而幕雨青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记马屁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拍的【逆天邪神】慕飞烟心花怒放,他上身前倾,双手颤:“对……柔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孙啊……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孙……亲外孙啊!!”

  “原来这小子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外甥!”慕雨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龇牙咧嘴,他一转头,却看到慕雨白双手掩面,脑袋几乎要垂到裤裆里,他一瞪眼,拍了他一巴掌:“喂,老大!小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回来了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外甥啊……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反应?”

  “嘿嘿,”慕雨青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咱们老大之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喊着吵着要和我们外甥结拜……”

  “给我闭嘴!”慕雨白一脚踢在慕雨青屁股上:“谁敢再提这事,老子跟他急!”u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