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9章 搬石砸脚

第569章 搬石砸脚

  “淮郡王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!”言自敬起身喝道。△¢,

  “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难道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够明白吗?”淮王淡笑一声,洒然道:“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所收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而非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这一点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诸位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义子,说到底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外族之人,又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代表云家出战……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妖皇大殿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关守护家族去留这等大事之上!”

  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绝才惊艳,在座诸人有目共睹。他最后败了我儿辉染,虽然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成分,但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败了,我们淮王府绝不抵赖。但败我儿辉染,还有我们这边最后六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!说到底,他根本连介入这场对决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!他所参与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的【逆天邪神】切磋,但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切磋而已,和决定云家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场对决,根本毫无干系!!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如一盆盆冷水浇下,让西席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遍体发寒,暗恨交加。在云澈初上场之时,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想到了这一点,就连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位长老,都以这个理由要求云轻鸿以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年轻弟子代替云澈。但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持之下,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场,而东席那边也没有一个人有异议……一个实力弱到只有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居然代表云家出战,他们看笑话还来不及,怎么会喊出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,没资格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

  之后,每一场比赛,所有人便会被云澈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一把,几乎所有人,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  此时淮王忽然提起,正处在极度兴奋喜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席众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如同一下子被点中了死穴……虽然,这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在抵赖,但他抵赖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坚实到了根本无法辩驳。云澈虽然姓云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,更不会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刚刚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义子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根本没有代表云家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妖皇大殿百年一届,每一届都会上演诸王府和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献技相争,一些家族、王府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矛盾和理念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冲突,也往往通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来解决……而这等王府、守护家族之争,也自然只能王府、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参与,绝不会允许外人插手,而以王府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地位,外人也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格插手。

  更何况云家去留这等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所以,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真真正正点到了死穴。

  “淮郡王,你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抵赖!”苏项南厉声喝道: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那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为什么不能代表云家出战!”

  苏项南字字震耳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声争辩,在任何人听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底气不足,果不其然,淮王一声淡笑:“呵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照苏家主这么说,以后再有这种需要通过玄力比拼来解决的【逆天邪神】争斗,本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随便去找一些绝世强者,然后收为义子,让他们代表我淮王府出战了呢!呵呵,那我们诸王府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还有何意义?我们全力培养下一代,又有何意义?看谁干儿子多,看谁能找到更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儿子不就好了?”

  “苏家主,你居然认同一个外人可以代表一个守护家族或王府而战!你将我们王府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置于何地!”

  “你……”苏项南脸色阴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言以对。

  “淮郡王,你既然说云澈没有资格,那在他进入赛场之时,你为什么不说,为什么不阻止!”慕雨白冷着脸道。

  “本王为何要阻止?”淮王反问道:“让一个外族人来代表云家出战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可笑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,云家做出这等决定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愚蠢,后果也要自己承担,本王可没有义务去提醒和阻止。”

  慕雨白一张脸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像炭,心中暗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反驳。西席那边个个咬牙切齿,今天,他们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体验了从地狱到天堂,再从天堂骤然落回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心中唯有叹息、恼恨和悲凉,而反观东席那边,之前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全部消失不见,一个个神色轻松,目光轻蔑中甚至带着怜悯。

  “家主……”云外天和云断水转过身来,看向云轻鸿,西席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云轻鸿。

  云轻鸿一直没有说话,而这时,大喘了几十口气,气血终于恢复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收起劫天剑,走到前方保护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和云断水中间,直面淮王,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淮王殿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错,若没有云家血脉,单凭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资格代表堂堂云家全族出战,但你淮郡王,又凭什么断定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呢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淮王眼睛一眯,随之大笑了起来,东席那边也不少人直接笑出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话一出,他们便立即猜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显然,到了这种处境,他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死皮赖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自己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搞不好过会儿还能编造个故事,拿出一些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证据”来。

  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家族,这种手段还真能让他们恶心一番,但偏偏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。

  云家有着这世间独一无二可以证明自己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……玄罡!

  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力,只有拥有云家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才拥有玄罡之力,天下无二!而且这种血脉之力只可由男性传承到下一代,而不会由女性传承,所以,云家之子,必有玄罡。

  反过来,能使用玄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万年以来人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。

  所以,要判定一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只需看他能不能动用玄罡之力便可。若可使用玄罡之力,那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绝不会错。若不能,那必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力,同样一定不会错!

  所以,在淮王等人眼中,云澈若想咬死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那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。

  “怎么?莫非你要告诉本王,你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呵呵呵呵……”淮王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玩味:“那不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哪位长老之子呢?难不成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在外面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私生子,这所谓‘义子’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幌子?哈哈哈哈!”

  说完,淮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,东席诸家主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嘲笑。

  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淮王殿下,你还真说对了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有着最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血脉!云轻鸿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亲!”

  这番话没有让全场皆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不少人喷了出来。慕雨白一拍额头,懊恼道:“唉,这小子,这下可丢人丢大了。这个世界上,最没办法装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血脉啊。”

  反应最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雨柔。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一下子抓住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泪水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夺眶而出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淮王大笑了很久,才总算止住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穿过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缝射到云澈身上,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快意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儿子,都被云澈击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,也因为云澈而彻底落空,甚至起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效果,非但没将对方折辱和践踏,反而让对方气势大盛,他对云澈起了杀人,但辉夜、远雀、辉染却都又没能杀了他,他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便如翻腾了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一般,而此刻,他终于找到了狠狠羞辱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主动送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很好,你既然说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亮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给本王,还有在场所有人看看啊。”

  “玄罡?”云澈眉头微动。

  “怎么?看你这样子,难不成连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都不知道?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天下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力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子,必得玄罡传承。如果你能亮出玄罡,那么你这云家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谁也否认不了,你代表云家出战之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将云家驱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奉上紫脉神晶,本王都绝无半点异议。但如果你用不出玄罡……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眯成两道更加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缝,眸光与声音都变得格外.阴寒:“如果你用不出玄罡,那么,当着小妖后,当着天下群雄之面冒充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之子,你可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大罪!”

  “这个我没兴趣知道。”云澈向前一步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:“我只想提醒淮王殿下一句,可千万不要忘了自己刚才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”

  云澈把袖子拉起,露出左臂:“没错,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人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证明,无法作假,连模仿都不能!淮王殿下,你可要瞪大眼睛……看好了!!”

  云澈声音一落,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,他“炼狱”无声开启,手臂之上,忽然闪现出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状印记。

  在这个印记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家众人全部身躯骤震:“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随着云澈意念一动,一缕深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从印记上飞射而出,飘浮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,快速幻化成了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一股独属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气息,也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逸散而去,蔓延了整个妖皇大殿。

  “玄……玄罡!!”云澈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与云断水同时失声喊叫起来。

  而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在玄罡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变得无比之僵硬,一双瞳孔宛若忽然被针刺到一般急剧收缩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