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8章 胜局
  咔……咔……

  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殿,整整十万来自五湖四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除了碎玉从墙壁上散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再无一丝声响……就连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都完全听不到。妖皇大殿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已站起,眼睛圆瞪,嘴巴大张,不知有多少张下巴几乎要砸到地上。

  就连小妖后,也已从皇座上站了起来,目光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视着被砸入墙壁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。

  离赛场最近,就站在赛场边缘,已凝心蓄力准备阻止云轻鸿忽然出手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直接双目外凸,嘴角、眉角、下巴都在抽搐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蠕动……一个能让小妖后投鼠忌器,能让六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、王府背弃妖皇一脉投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心机和心性可想而知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一幕之下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大乱,面目扭曲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实力极其悬殊……比之前任何一场都要悬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,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本就远胜云澈,而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战五场,玄力大耗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所有人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场对决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终能不能活下来……

  两人交手,整个过程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……

  短到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……

  一个人就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飞了出去,直接轰到赛场之外,砸入了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墙之中。

  按照规则,落入场外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表示着这场比赛的【逆天邪神】终结!

  被一瞬间轰飞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高到恐怖,可以将云澈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碾压,任何人都想不到一丝输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!!

  他们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不啻于一株奄奄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草,忽然顶翻了扎根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苍天大树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宛若天地忽然颠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冲击。

  “大哥……赢了……”萧云一声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喃,随后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:“大哥赢了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哥赢了!!我们云家赢了!”

  萧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让所有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瞬时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汇成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浩大声浪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赢了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赢了!!”

  “这这这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辉染败了……只一招就败了!啊啊啊……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还在做梦!”

  “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这根本不可能啊!!”

  “辉染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,云澈赢了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最终结果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胜了!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父亲,辉染败,云澈胜……我们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们赢了!”苏止战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飘忽,如同梦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啊。”苏项南缓缓点头,声音带着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:“我相信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不可能预料到这个结果。这云澈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方神圣。”

  赫赫苏家家主,竟用“何方神圣”来形容云澈,但此时所有苏家人听来,但半点不觉得夸张不妥。

  “不得了……不得了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了啊。”慕飞烟连说“三个不得了”,这个活了数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家主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声音、神情,都被“惊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所充斥。他刚才还暗叹云澈过于年轻气盛,不知进退,此时方知,云澈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有成竹。他百岁之后,就几乎从未看错过人,但对于云澈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错估了一次又一次……

  慕雨白张了张嘴,口中不对低喃道:“这家伙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怪物……”

  对于和云澈结拜这件事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很上心,但此时心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发虚。他最初不惜自降辈分,主动嚷着要和云澈结拜兄弟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,另一半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医好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医术……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这么个兄弟,那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几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惠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慕家。

  他之前之所以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志在必得,甚至有些强硬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少主,不久之后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之主,自认为身份、实力绝对配得上。但到了此刻,目睹着云澈惊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还有心性、魄力,再加上他足以轰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……而拥有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今年才二十二岁而已!

  秒杀当年同龄时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不知多少条街。

  二十二岁便如此,将来之成就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想象。

  说他会成为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第一人,今天在场目睹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估计都不会有一个人怀疑。

  所以,这个堂堂慕家少主,在云澈过于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之下,对屈尊降辈主动求结拜这事上都彻底开始虚了……

  “我幻妖界,竟然出现了此等人物。”天下雄图惊声叹道:“只可惜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云家将来何愁不兴……第一,为父本以为你言过其实,没想到他比你所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惊人太多。此子将来之成就,必定惊天动地,再加之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天下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……你们以后,可要多多与之结交。”

  天下兄弟们纷纷点头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依然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  云轻鸿站的【逆天邪神】笔直,身后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们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毫不顾及形象,和年轻弟子们吼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哑了嗓子。他没有呼喊,没有冲入赛场之中,他注视着云澈,一双虎目之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隐含泪光,他清楚……所有人也都清楚着,这个结局,已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那般简单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挽回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还有所有忠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与王府,乃至妖皇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与尊严!

  还给了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得意非凡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一系一记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击。

  “澈儿,为父以你为荣!”云轻鸿微笑着,他甚至没有去看淮王一眼……因为不用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到极点。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,简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分不清五官。仲王,还有东席那边各大王府之主、家主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黑如锅底,面面相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话来。

  “啊啊啊啊!!”

  砰!!

  野兽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,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墙轰然炸裂,辉染披头散发,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扑了出来,然后血红着眼睛,直冲云澈:“王八蛋……本王杀了你!!”

  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看上去虽然狼狈之极,但气势却依然无比惊人,在被龙魂领域摄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受了云澈两剑,不但没有玄力溃散,而且至少表面看上去没受什么重伤……云澈心中微凛,这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果然非同寻常。

  一股带着狂怒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袭来,云家大长老云外天飞身而起,瞬间护到云澈身前,暴吼一声:“辉染,你干什么!!”

  现在,云家上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云澈当做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哪会让他受半点伤害。

  辉染再强,也断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之下,他顿时被远远逼开。辉染怒气更盛,狂吼道:“这混蛋阴本王!以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怎么可能输给这种垃圾……云澈,你可敢与本王堂堂正正一战!”

  云家二长老云断水也飞身护到云澈身前,看着辉染冷笑道:“辉染,你败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败了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瞎子,都看得清清楚楚,你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届郡王,难道还输不起了吗?哼,也不怕连累你们整个淮王府一起被天下人耻笑。”

  “闭嘴!”辉染手指云澈,全身哆嗦,这个狂傲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可谓一生没有败绩,但今天,却被众目睽睽之下,被一个远远弱于自己,还玄力大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剑轰出赛场,他这一生,都没有承受过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:“本王怎么可能会输!刚才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这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淮王面沉如水,向辉染沉声厉喝道:“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丢尽我们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吗!还不退下!”

  “父王……”辉染郡王面色抽搐,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如芒在背,他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握紧双拳,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去,走出赛场。刚回到坐席,一大口血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喷而出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好受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好!”小妖后缓步走下,那张似乎永远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露出了极其罕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舒缓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。云澈天玄之境,却以一人之力,连战六场,连胜我妖皇城六大天才,让本后都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!”

  “按照赛前所定,云家若败,需就此失去守护家族之名。云家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绝境边缘,云澈却已一人之力力挽狂澜,反败为胜,看来,连天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云家这一边!”

  小妖后目光一斜,掠过东席,最后落在淮王身上:“淮王,对于这个结果,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  淮王还未开口,云澈已经大声说道:“在淮王说话之前,容我提醒淮王一句……我们两边赛前所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筹码,淮王殿下可千万不要忘了!你们胜,我云家离开守护家族。而我们胜了……嘿!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们已经可以全部闭嘴了。还有……赫连、赤阳、九方、南宫、白家、啸家、林家,每一个家族都要在一个月内,交给我们云家五斤紫脉神晶!而你淮王,需在一个月内,交给我云家二十斤紫脉神晶!”

  云澈嘴角勾起:“这一点,小妖后为证,天下群雄为证,你淮王,还有这七家族也都答应的【逆天邪神】痛痛快快……淮王,相信你堂堂郡王,不会众目睽睽之下出尔反尔吧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大家族之人脸色全部变成了猪肝色。五斤紫脉神晶,纵然在立于幻妖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积累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之晶。他们之前随着淮王答应,并让天下人为证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确定着自己这边根本不可能会输,而这个“筹码”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放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设而已。

  如今,他们却败了……

  若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交出五斤紫脉神晶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同于断送了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年,而聚拢了数十斤紫脉神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想不崛起都难上加难。他们绝对无法接受……但偏偏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群雄齐聚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,十万幻妖群雄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天下最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证者,如果出尔反尔,那便等同于在天下人面前扒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,葬送家族声望声名,让所有人耻笑和不屑。

  但淮王在这时却忽然变得一点都不慌乱,反而微微笑了起来:“本王当然没有忘。这场比赛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提起,是【逆天邪神】胜是【逆天邪神】败,本王自然都会坦然接受,绝不会输不起,更不会出尔反尔,让我淮王府蒙羞,相信众守护家族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们好像完全搞错了一件事。”淮王眼睛半眯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场比赛,事关着云家命运,有资格代表两方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年龄,必须三十五岁以下,身份,也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守护家族和幻妖王族。”

  淮王说到这里,东席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脸色骤变,而东席那边眼睛全部亮了起来。淮王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轻鸿,如果本王没有记错,这个云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你不知道从哪里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?既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根本没有云家血脉……既然没有云家血脉,那他有何资格代表云家出战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