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7章 出奇制胜

第567章 出奇制胜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席那边,全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马上弃赛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举世皆知,他不仅实力高到恐怖,出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残暴无比,栽在他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非死即废,连重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没有人愿意看到如此一个天纵奇才废在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知道淮王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无比确定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辉染出手,必定会让云澈横死赛场……云澈如今玄力几乎耗尽,半跪在地,连一丝一毫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不可能有。

  淮王最初那掌控全局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和淡笑早已消失不见,从云澈胜第三场开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就变得难看,如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到了极点。他主动提出这场东西两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将云家彻彻底底逐出守护家族之列,同时也将忠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锐气、尊严践踏个彻彻底底。

  在苏止战败了之后,他心中大笑,因为一切,都和预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顺利,这种将对方完全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让他已经看到了自己成为幻妖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但现在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笑不出来。

  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折辱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感,转眼之间,被云澈一个人,给粉碎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他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王爷,仲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王爷,实力全开,底牌尽出,却非但没能如愿的【逆天邪神】杀了云澈,反而全部惨败,并重伤于云澈之手。

  虽然,有辉染在,这场对决,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东席获胜,但他践踏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落空,反而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涨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锐气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涨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锐气。一直以来都掌控着全局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这次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落空,甚至有了后悔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他绝对不会主动挑起这场对决。

  在全场都喊着让云澈放弃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时,他暗中咬牙切齿,今日不在赛场中“名正言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失手”杀了云澈,今日之后,云澈必然处在云家,甚至小妖后最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之下,要杀他将变得难上加难,那么,这个天资、潜力让他淮王都感觉到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必将成为扎在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根毒刺,一日不除,寝食难安。

  不过,任凭全场呼喊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没有做出要弃赛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他在剧烈喘息好一会儿后,抓着剑柄缓缓站起,目视东席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有一个人么?怎么还不出来?难道你们已经没有能拿得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么?”

  云澈这话一出,西席那边全部狠狠吓了一大跳,苏项南再也顾不得其他,大声喊道:“云澈,你战到现在已经足够了,最后一场不要再打了。”

  天下雄图直接冲云轻鸿吼道:“轻鸿,还不把这小子拉下来!”

  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说话。

  小妖后月眉微斜,她忽然开口道:“云澈,你对面没有出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,实力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远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你现在连战五场,玄力大耗,已几乎没有再战之力,你确定还要再打最后一场吗?”

  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虽然消耗有些大,但还没有败,既然没败,当然要打!我云澈这辈子败过,但还从来没主动认输过!”

  小妖后眉头大皱,眸光之中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:“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坚持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高贵?哼!大丈夫能屈能伸,知进知退。毫无价值,只凭一腔热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持,很多时候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愚昧的【逆天邪神】找死行为!”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提醒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清楚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咧嘴一笑:“我云澈……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愚昧之人!小妖后,你又凭什么断定我这最后一场一定会输?”

  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逼视,他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退让,小妖后不再多言,默然看了一眼云轻鸿,淡淡道:“既然你坚持,那便好自为之吧。”

  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心恨意和焦躁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心中大舒,狠狠盯了云澈一眼,默默冷笑起来:这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和潜力惊人无比,但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年少轻狂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路不走……却偏偏要自己找死!

  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妖皇城之外,想来并不知道辉染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所以在梦想着用自己仅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点力量来最后一搏……想到这里,淮王又眉头一动……为什么云轻鸿没有出面强行拉下云澈?

  难道,云澈还有什么底牌?

  淮王皱眉思索,从云澈这五场比赛所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、气息变化,还有现在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装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竭状态,他思索良久,也想不出半点云澈能战胜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。

  除非两人交战之中,天上忽然降下一道劫雷把辉染劈死。

  这时,他忽然注意到了云轻鸿紧攥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虽然云轻鸿将玄力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在掌心,但在他凝心探知之下,依然清楚到感觉到了一股密度高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。

  原来如此。这云澈心高气傲,云轻鸿是【逆天邪神】怕强行拉他弃赛会伤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尊,让他心生怨气,所以想在云澈和辉染交手陷入危险时第一时间出手相救……

  淮王顿时冷笑了起来,既然知道了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他便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,在他出手之时将他挡下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阻挡他擅自干涉比赛,名正言顺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!

  “染儿……杀了他!杀了他!杀了他!!”

  淮王向辉染郡王传音,连续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三次“杀了他”,可见对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产生了多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。作为辉染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他自然最为了解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……他心性狠毒狠辣,虐杀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乐趣,但同时也傲慢到极点,几乎从不将任何人真正放在眼中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性格,他在面对云澈时,很有可能会傲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赏他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而不屑于和一个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交手。

  所以,他用三次“杀了他”来提醒。

  接到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皮稍稍动了动,他鼻间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一声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身来,一步一步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到赛场。

  他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成为了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他并没有释放玄力气场,但注视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又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沉重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。

  那些了解着辉染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席众人全部脸色一紧……但,直到辉染站到了云澈身前,云澈依然没有做出他们希望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弃赛举动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立着身体,目光和辉染针锋相对。

  “可千万……不要遭了毒手啊。”几大家主只能在心里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着。

  辉染站在云澈前方,微眯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闪动着危险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他身材本就异常高大,再加上全身每一块肌肉都高高鼓起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体型上,便有一种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。而他虽然没有外放气场,但一种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上。

  “这家伙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完全不弱于精灵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天下第一。”茉莉冷声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远不如他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盛状态,和他交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败无疑,何况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体力都只剩下一成。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云澈气喘吁吁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道:“但不代表……我今天赢不了他!”

  茉莉轻哼一声:“脱离赛场便算输,这个规则之下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败他……但也要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!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可一向不坏。”

  “哼。”一声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,带着不屑和散漫,辉染双手抱在胸前,目光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能打败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弟,你倒也勉勉强强有资格做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本王从来不屑和一个玄力几乎耗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赛场相争,但你……更不值得本王浪费时间。”

  他没有拿出武器,向云澈伸出一根手指头,轻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勾:“你可以攻击了。”

  “嘿。”云澈冷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轻蔑:“你们淮王府,果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只会嘴上逞能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我现在虽然还剩下不到一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败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倒也足够了。”

  以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声望,他从出生到现在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过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从来没有一个人有能力,有胆子在他面前如此狂妄。辉染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缓缓眯起,也不生气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一抹残虐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在瞳眸深处晃过:“就凭你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在这时忽然传来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:“不要和他废话,马上杀了他!”

  “对!就凭我!”

  “锵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云澈从地上拔起重剑,一种沉重而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顿时释放,让辉染微微动了动眉……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动了动眉头而已,随之嘴角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瞥。

  云澈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根本不足以对辉染造成威胁,重剑举起,低吼着道:“让我看看,你能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支撑多久!喝!!”

  云澈脚下一踏,重剑挥起,整个人如利箭一般飞射向辉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也让西席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绷起,几大家主全部站了起来,每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紧张无比,云轻鸿虽然没有站起,但左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悄然横在了身前。

  一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迎面袭来,吹拂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衣袍猎猎作响,云澈虽然力量大耗,但重剑之威依然凶猛无匹,但却没有让辉染露出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凝重之色,他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五指张开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去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嘴角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起一抹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呵,不自量力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有多可怕,大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之前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甚至心惊胆战。而对于辉染这看似托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觉得辉染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找死……因为强如辉染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

  辉染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云澈眉头微皱,在极移位中,他距离辉染越来越近,转眼之间已拉近到两丈之距,就在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忽然稍稍一缓,双目之中,陡然绽放起一抹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道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影像闪现,伴随着一声威严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咆哮从天际而至,声震寰宇。

  “龙魂领域!!”

  为了将精神消耗减到最小,这个龙魂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范围只有十丈,但那声来自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吟,依然响彻了整个妖皇城,剧烈震颤着大殿只有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兽之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妖族,在这万兽之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吟下,他们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大震,灵魂完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了起来。作为真龙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家族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惶然,龙魂激荡,甚至有了跪地朝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龙吟!?”

  云澈头顶三尺之处,张开了一双如天空般深邃,如星辰般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之目。在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和龙魂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遮天威慑之下,辉染郡王全身一颤,面孔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瞬间僵硬,随之逐渐化作了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瞳孔出现了急剧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甚至连身体,都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颤……

  即使云澈实力远不如辉染,即使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疲惫不堪,但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龙神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威慑……强如辉染,即使在有精神抵御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也根本不可能完全抗拒,何况根本毫无防备!

  “炼狱!!”

  面对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,即使对方陷入龙魂领域之中,云澈也不能大意,他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涌起,身上凤影闪现,凤鸣嘶空,以比之前狂暴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度和力量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了辉染。

  “给我滚下去……凤翼天穹!!”

  实力之上,辉染毕竟要大胜云澈,危险临近之时,他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了三分清明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双臂,挡在了身前……但三分清明之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和信念崩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之力,连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成都不如,仅仅支撑了一个刹那,便在凤翼天穹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冲击力下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出去……

  云澈在反震力下远远后翻,还未落地,劫天剑已再次轰出,一条苍蓝之狼带着赤红烈焰,撕开空间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倒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身上。

  “凤凰天狼斩!!”

  轰!!!!

  就如一道流星横穿过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,凤翼天穹舞之后紧随凤凰天狼斩,辉染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轰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横飞了半个妖皇大殿,飞过坐席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墙之上,随着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颤荡,辉染郡王整个人直接被砸入东墙之中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纹在墙壁上疯狂蔓延。  [本章结束]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