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5章 暴走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一抹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之影在火光中映现,浮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之影全身火焰爆燃,面孔狰狞扭曲,它仰天咆哮,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绝望,仿佛正处在九幽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之中。

  听到如此龙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感觉到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血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躁动起来,几乎要喷薄而出。而这时,远雀郡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增幅也终于停止,整个赛场范围,都在他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之下久久颤荡着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竟然又一下子涨了一倍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倍还多!”看着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,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莫名,他们之中九成九以上都从未听说过仲王府还有这种能力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萧云站起身来,惊声道。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让他心中一片惶恐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与赤阳炎龙血脉混杂之下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玄功,在妖皇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多次。”云轻鸿脸色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利用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引燃炎龙血脉,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,从而可以在一定时间内,释放出远远超过平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远雀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比之他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状态还要强大一倍多,而且可以同时驾驭平时只能驾驭一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狱双枪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大哥会有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云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轻鸿默然不语,眉头紧紧拧起。

  金乌血脉与赤阳血脉混杂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特殊玄功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之内,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之又少,因为混杂这两种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王族之人虽不算少,但这种玄功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低。因为用金乌血脉来燃烧炎龙血脉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禁忌之法,它虽然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实力暴涨,但却会伴随着极其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接下来至少三个月,都将处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状态,而且很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让玄脉和身体承受过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而产生不可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。

  所有,这个能力,一般只会在绝境之时发动。

  而身为幻妖王族之人,一生立于幻妖之巅,身份、实力都受世人仰望,一生又哪会经历什么绝境。所以,这种能力衍生容易,但大都有此血脉和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生都没使用过。

  远雀郡王却动用了这种禁忌之力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显得有些丧心病狂,但云轻鸿却也并不太觉得意外。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高贵身份,俯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七子中排行第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他岂能容忍自己当着天下群雄之面落败,岂能容忍自己成为一个昨日还默默无闻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。

  “本王……岂会……败给你!!”

  远雀郡王右手银枪,左手黑枪,身上龙鳞闪动,浑身肌肉暴起,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影狰狞咆哮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看上去也格外痛苦,抓起双枪,他大吼一声,冲向云澈。

  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扑面而来,云澈一剑挥出……

  “霸王怒!”

  轰隆!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把枪加起来,也比不上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。劫天剑轰落在银黑双枪之上,一声巨响,以两人碰撞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为中心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玄玉地面轰然崩裂,蛛网状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而去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。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被云澈一剑砸弯,人也飞了出去,但此刻同时驾驭两把枪,刀枪轰撞之下,枪身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出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弯折,身躯也没有退后一步,朱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被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住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脚深陷地下,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玄玉层层粉碎,再粉碎,双脚也越陷越深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具优势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对撞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远雀郡王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!

  砰!!

  两人猛然分开,云澈身躯刚一浮空,便骤然前冲,一剑砸向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,在远雀郡王双枪袭来之时,他身影一晃,真身以星神碎影闪现到了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重重一剑砸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。

  砰!!

  地面炸裂,远雀郡王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翻在地,但他下一瞬便忽然弹身而起,黑枪直刺,银枪横砸,直攻云澈,一双瞳孔之中,释放着恶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光。

  嗯?

  云澈心中微顿,这一剑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一个初期霸皇挨了这么一下,不死也要掉半条命,但这远雀郡王却分明没受什么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而且还马上回身反击……显然连气血都没怎么混乱。

  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涨……显然也伴随着护身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提升。

  云澈横剑迎上。

  锵!!!

  枪剑相撞,刺耳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爆鸣声几乎撕破天际。云澈上身一仰,直接贴地倒滑了十几丈,刚刚稳住身形,远雀郡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咆哮着冲了上去,携着狂暴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枪全力横扫。

  砰!轰!锵!轰……

  双枪与重剑肆意碰撞,随着两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,地面、殿顶不断炸裂,碎玉纷飞。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冲击声,就如九霄神雷降世轰鸣,让人们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轰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中便全身气血翻腾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随着玄力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层层叠加,整个妖皇大殿剧烈颤抖起来,大殿之顶不断出现着一道道越来越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纹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塌陷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属性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暴走”,他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也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刚猛无匹,而远雀郡王燃烧血脉,疯狂膨胀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急欲寻找宣泄口,每一击,也都如海啸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,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,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枪轰击,就如两座山岳在互相碰撞。

  赛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,让大殿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,更有一些年轻弟子被声浪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煞白。他们无比确认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结界,外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瞬间震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,当场七窍流血而亡。

  “这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?”一个长者满面惊恐,这场对决就在自己眼前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而这个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称霸幻妖界东南一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宗师级人物。

  “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忽然增幅了那么多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什么秘法……但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云澈居然也能接下来!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“远雀郡王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六级,而云澈只有天玄境十级啊,比我还低一个大境界。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我根本一招都接不下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练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不过,云澈好像一直都处在下风啊,两人虽然僵持,但后退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云澈稍一个不小心,就有可能……”

  轰!!

  轰!!

  轰!!

  转眼之间,云澈与远雀郡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轰了上百个照面,他们时而在地面,时而在半空,如同两只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蛮荒凶兽,激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着,每一次碰撞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崩地裂,震颤八荒。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一样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

  而谁也不可能想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只有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邪神玄脉大幅度增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还有一半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肉身!

  玄力暴走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怕,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轰,云澈虽然没有落败,却也一直处在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。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始终一片平静,而远雀郡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胆战心惊。

  他不惜承受极其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,动用秘法,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暴走,本以为这样一来,必然能毫无悬念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快速击溃,要杀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,却没想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如此暴走,竟然只堪堪将云澈小幅度压制,他死死咬着牙,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每一击都疯狂释放着全力,想要将云澈直接轰成碎片,但却全部被云澈给挡了下来,任凭他绝招尽出,嘶吼震天,却怎么都无法轰开那把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剑。

  而这种力量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集中爆发,根本持续不了太久,而且这个过程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还有玄脉都承受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,他脸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还有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到了此刻,他已经开始感觉到玄力亏空,全身剧痛,甚至大脑都不断出现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眩晕感……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虽然一直在被压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从容不迫。

  “呃啊啊啊!”远雀郡王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里布满了血丝,他痛苦而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着,双枪同时横扫,势要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成数段,但剑风呼啸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势和枪芒依然被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挡,云澈重剑架住双枪,胸口剧烈起伏,但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如水,他看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喘如牛,双目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,忽然露出一丝淡笑:“怎么?这就不行了?”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爆发,幅度之大足以让任何玄者大吃一惊,但却根本入不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。因为玄力暴走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再熟悉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从邪魄,到焚心,到炼狱。

  能让玄力在短时间内增幅一倍,在世人眼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逆天。

  但云澈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最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魄状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增幅两到三倍。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暴走不但时间很短,而且要承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。

  而云澈,现在都可以随时随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持着焚心状态,毫无压力。就连炼狱状态,也已经能持续相当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只要不过分动用,副作用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加剧消耗而已。

  所以,在云澈面前玩玄力暴走……云澈一点都不想笑。

  同时,云澈也格外清楚着玄力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当初他强开邪魄、强开焚心、强开炼狱后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、玄脉负荷,那种身躯几乎要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犹新。

  他如今有着龙神之躯,有着凤凰血脉,有天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,又经历了空间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洗礼,因而承受远超当前玄力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根本毫无压力。但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估计最多也就支撑个百息。

  到了现在,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有精神状态果然都出现了溃散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本王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怎么可能还赢不了你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他笃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如同万千根钢针刺入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之中,他狂吼一声,双枪一扫,将云澈远远震开,全身火焰疯狂摇曳,背后龙影忽隐忽现,然后发出一声嘶哑又痛苦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。

  砰砰砰……

  远雀郡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根根暴起,片片龙鳞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鼓起,部分皮肤寸寸炸裂,血液飞溅。

  “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啊。”看着远雀郡王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云澈手握劫天剑斜在身前,他目光虽然平静,但内心却也绝不轻松,承受了远雀郡王上百次全力轰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巨大,在加上之前四连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体力,都只剩下不到三成。

  后面,还有一个远比远雀郡王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!

  看来,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,必须早点解决他。

  云澈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打算防御为主,等到远雀郡王承受不住负荷后反击将他挫败,这样可以相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少消耗,并保留实力。但看到他现在依然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搏命状态,他不得不重新权衡。

  “终极……天龙裂!!”

  远雀郡王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拼命灌入双枪之中,一黑一银两把长枪卷起两股玄力风暴,风暴相叠,带着毁天灭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瞬间席卷了整个赛场,在只能称为“狭小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范围,云澈根本毫无退路。

  这基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临近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拼死之搏,面对扑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汹涌气浪,一抹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闪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。

  “炼……狱!”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攻击牵动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和心魂,每个人都死死瞪大眼睛,准备看云澈如何应对,但这时,众人却忽然感觉到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骤然暴涨。

  “什什什……什么!!”堂堂苏家之主苏项南看着云澈,失口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结巴了起来。

  这场对决之激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限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,在远雀郡王动用禁技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云澈依然支撑了下来,这在所有人看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他被远雀郡王步步压制,西席众人无不担心他会有哪一个瞬间无法支撑,被远雀郡王一枪击溃。

  但……他们死都无法想到,这种情形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间暴涨……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涨!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远雀郡王,短短一瞬间,便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盖过了远雀郡王增幅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场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