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4章 远雀郡王

第564章 远雀郡王

  败九方昱、败啸东来、败赤阳炎舞……现在又败了辉夜郡王,四场对决,每一场。WwW.XsHuoTXt.com所有人都坚信云澈必败。能进入到这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位于妖皇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话语权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活了几百年,甚至几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者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力和广博的【逆天邪神】见识,但结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误判,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失色。

  或许能做到如此地步的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古往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。

  辉夜落败,那么云澈接下来要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所有人都认为没有机会出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。

  “爹,大哥看上去消耗很大,天下家族那边有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玄丹,我马上去要一颗。”萧云起身道。

  云轻鸿伸手拉住他,缓缓摇头:“妖皇大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试,历来不许使用任何丹药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萧云神色焦急。云澈虽然站的【逆天邪神】笔直,但任谁都看得到他满头大汗,面色潮红,呼吸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粗重。他刚才大胜辉夜郡王,但显然也消耗巨大。

  云轻鸿凝眉沉默,他知道萧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担心云澈后力不继,容易遭了接下来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。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放心,你大哥虽然言语、行为上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妄,但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鲁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关自己性命安危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上。他选择继续留在场上,说明他一定还有没有亮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个人从天而降,一身酒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战衣,脸上露着七分傲慢,但也有三分凝重。面对将辉夜郡王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纵然对方显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大耗,他也多少会有那么一些心悸。

  “远雀郡王?”云澈眼眉一动,面对这个幻妖七子排位中还要超过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脸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感,似乎完全没有已经玄力大衰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。

  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!”远雀郡王手指在空间戒指上一摸,一把银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枪长枪已抓在手中,他手臂一横,枪身之上火焰蔓延:“准备受死!”

  若论狂妄和傲慢,同为郡王,同为幻妖七子前三,远雀郡王绝不会亚于辉夜郡王,如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先于辉夜郡王出场,在云澈面前估计要比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还要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但辉夜惨败,他无法不深深心惊,哪还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来。

  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浪费时间来让云澈有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……就综合实力而言,他虽然胜过辉夜郡王,但也只有半个小境界而已,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惨败重伤,让他面对云澈时无法不心中发怵。辉夜郡王已经沦为了云澈今后扬名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……如果他万一也败了,那么同样要沦为另一块踏脚石。

  身为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,他岂能容忍这种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。

  所以,远雀郡王一上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全开。

  “喝!!”

  远雀郡王一声大吼,身上火焰燃起,如浩瀚海洋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出,这种气场之强烈,竟如同在大殿之中卷起无数道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流,冲击着空气、空间剧烈动荡。

  大殿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一闷,如同压上了一块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板,半天无法喘息,一些玄力相对较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慌忙撑起玄力防御,眼瞳之中一片惊骇。

  “好……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。”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七子第二位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玄力气息,就绝对要胜过辉夜郡王。”

  “这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云澈应该……应该不可能再胜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吧?”

  远雀郡王全力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让在场所有年轻一辈心惊胆颤,让那些实力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者都剧烈动容,但,却已没有一个人敢高声断言云澈必败无疑……即使云澈显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大耗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因为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接连四次让他们瞠目结舌,再加上他击败辉夜郡王那两剑,给他们造成了太过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。

  云澈距离远雀郡王最近,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压迫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,远雀郡王瞳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丝毫不为所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还有立于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巨剑都毫无气势,但却让远雀郡王如同面对着一座慧然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巍峨山岳,高不可攀。

  这种感觉,让远雀郡王心中难受之极。他低吼一声,一步踏出。

  “砰!”

  脚下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玄石竟被直接踏碎,这一脚,仿佛踏在了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上,让他们全部心神一震。

  “炼狱螺旋!”

  远雀郡王一枪.刺出,一道一丈多粗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芒卷动烈焰,带着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撕开空间,冲向云澈,枪芒所至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玄地面被层层削飞,寸寸下陷,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换做一处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,早已被冲出不知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鸿沟。

  面对这释放着恐怖气势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芒,云澈目光一凝,双手抓起劫天剑,剑身带着无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气势轰然挥下,这看上去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花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记挥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起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,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席卷而去,云澈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瞬间崩裂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巨剑与枪芒正面相撞,一瞬之间,世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仿佛被完全吞噬,一股庞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猛烈炸开,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大面积崩裂,碎玉纷飞。

  片片惊呼声响起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们在惊叫声中慌忙开启玄力护身,一些人被直接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座椅上翻飞出去,更有一些玄力略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直接被冲击出内伤,当场吐血。

  小妖后沉眉起身,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袖一甩,顿时,由她亲自划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边线一下子窜起了十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,火焰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赛场之中所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被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禁锢其中,再也没有一丝外溢出来。

  临近赛场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也总算恢复了安宁,众人再次看向赛场之时,目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了惊惧。

  远雀郡王一上来,便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出手,他虽已名震天下多年,但他一出手所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依然超出了所有初次见识他实力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而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给接下了!

  远雀郡王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芒被云澈就这么一剑……仅仅一剑给轰碎,他自身始终站在原处,连脚步都没后退半分。他还没来得及震惊,眼前忽然人影一晃,那把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剑,赫然已经劈斩到了眼前。

  云雀郡王瞳孔微缩,手中银枪狠狠砸出,枪未全出,枪芒已轰在了劫天剑上。

  嚓!!

  毫无悬念,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芒如薄冰一般被劫天剑轰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甚至没能对剑势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挡,远雀郡王全身玄力拼命灌注到银枪之上,咬牙挡向当头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。

  轰!!!

  一声巨响,劫天剑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横在远雀郡王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银枪之上,银枪顿时大幅度弯折,狂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力从银枪,传递到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那一刹那,远雀郡王直接眼前一黑,全身剧震,几乎感觉到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都仿佛全部被震荡成碎片,他感觉自己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把剑所轰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座万丈山岳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身上,砸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仅仅支撑了一瞬,便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贴地倒飞出去。

  赛场范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限定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旦脱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着失败。倒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远雀郡王瞪大眼睛,口中发出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低沉咆哮,在倒飞中一枪.刺地,枪身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地面,双手死死抓住枪身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减缓着倒飞之势,在他身体终于停下时,身后距离赛场边界只剩不到三尺之距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用银枪犁出,长达三十多丈,无比笔直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沟壑。

  云澈刚才那一剑,他至少要倒飞十里,才能把后力卸掉,此番他虽然没有脱离赛场,但却也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力,让他全身气血沸腾,他平复着自己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血,抓着银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隐隐发颤,脸色无比难看。

  之前,他还万般疑惑着以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再加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甲,怎么会被云澈仅仅两剑便重创,如今领教了云澈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他方知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伤和惨败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冤枉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玄甲护身,估计都有直接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云澈并没有趁机马上追击,胸口一阵剧烈起伏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真正用劫天诛魔剑对敌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之大,让他都暗暗心惊,但驾驭它所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力与玄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倍之多,他方才一剑轰碎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芒,再一剑将他砸飞,虽然只有两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出现了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空荡感……他很清楚,以自己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玄力,要驾驭着劫天诛魔剑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过于勉强了。

  虽然,它可以让自己在挥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释放出无比巨大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但也会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持久力大幅度缩短……完全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变相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透支。

  看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必须想办法尽快提升玄力啊……云澈暗暗想到。

  云澈虽然一上来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占了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上风,但他也清楚,以自己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要胜远雀郡王并不会轻松。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六级巅峰,玄力雄厚无比,刚才他虽然被一剑砸飞,但以手中银枪,也至少抵掉了重剑五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而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自始至终都没有脱手。

  远雀郡王站起身来,脸色一片阴暗,目光一阵闪动后,忽然牙齿一咬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了什么决心,左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将银枪从地上拔出,右臂也猛然一挥,随着黑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动,一把遍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长枪握在了右手之中。

  “啊?两把枪?难道他要同时使用两把枪?”

  “喝!!”

  远雀郡王大吼一声,全身肌肉忽然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起来,并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随之,骨节爆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噼噼啪啪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他身上本就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也在这时忽然成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涨。

  一股强烈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洪流迎面而来,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直接后退半步,眉头也一下子沉了下来。他身体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上传来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嘶啦嘶啦”声……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便几乎要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撕裂。

  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依然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强,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、手背、手臂、胸口上,开始浮现起一层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灰色鳞片,状似龙鳞。

  远雀郡王虽然继承着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一族现任家主赤阳百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胞妹,有着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龙血脉,所以,单就血脉浓度而言,远雀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血脉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龙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