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1章 实力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

第561章 实力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

  就在凤凰炎距离手掌还有两尺之距时,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骤然一变……作为一个拥有火系神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霸皇,对于玄火自然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能力,不要说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玄炎,都难以伤害到他一根头发,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临近时,他却感觉到一种让他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。WwW.XsHuotXT.com

  在他发觉之时,火焰已经近身,没有了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辉夜郡王迅速将玄力催入右臂,手掌魔炎燃起,一拳砸向了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火焰。

  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响,凤凰火焰被辉夜郡王仓促之下砸开,落到了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火焰熄灭之时,近五尺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下陷。而辉夜郡王脸上所闪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表情虽然短暂,但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在眼中,他五指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指,也分明被烧灼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一片。

  人们都惊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大了嘴巴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辉夜郡王被轻微灼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和他右侧被小幅度灼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,和一个中期霸皇都难以破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坚韧黑玄玉地面。

  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刚才那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等玄炎,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!”

  “难道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炎?”

  “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好像都被灼伤了……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融合堕落魔炎,竟然被云澈随手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火给灼伤了,这这这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难道还能比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还厉害?”

  大殿之中闹哄一片,就连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显露惊容。皇座之上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……因为在云澈释放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她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。

  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不同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让金乌炎力产生悸动……

  难道,他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某种堪比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神炎?

  云澈嘲笑着道:“连你口中连笑话都算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炎都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狼狈,你拐着弯骂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高明啊!”

  辉夜郡王看了一眼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脸色一阵发黑,冷笑着道:“就凭你,也配嘲讽本王?你真以为就凭你这点低等玄炎,也配和本王叫板!”

  辉夜郡王忽然向前一步,双手快速挥舞,霎时,赤黑魔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席卷而来,在整个上空连成黑红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,一股仿佛来自黄泉的【逆天邪神】森然气息充斥了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随着辉夜手势一变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魔炎如同一头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兽,轰向了云澈。

  “死吧!”

  云澈迅速后退,身上凤炎燃烧,一招“炙炎焚野”迎向遮天魔炎。

  轰!

  赤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与赤红色凤凰火焰当空相撞,两团火焰同时炸开,那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几乎灼伤了大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金玉堂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之顶被火焰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盖,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之炎与赤红之炎如同两只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猛虎,在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咆哮中互相焚灭、吞噬着……赤炎吞噬着黒炎,黒炎也焚灭着赤炎,赤炎无法突破黒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,黑炎也无法突破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……两者相庭抗衡。

  “什……么!”

  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,更不可能接受自己号称天下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竟然如一个玄力差自己两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势均力敌。

  “你这种垃圾货色……怎么配和本王相争!!”

  辉夜郡王一声近乎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,双目瞪大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忽然蹿高,并变得更加深邃……

  “堕世陨炎!!”

  赤黑之炎顿时变得无比狂暴,一下子压过了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云澈眉头一凝,身后,一道凤凰之影刹那显现……

  “凤炎燎天!!”

  轰!!!!

  如同两道逆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巨浪狠狠相撞,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空气被一瞬间完全排出,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海洋当空铺下,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连忙向前,将火焰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在赛场范围之内,整个赛场,也彻底化作了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赤炎与黒炎在其中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互相冲击着,一连持续了十几息,才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下去。

  火焰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之中,辉夜郡王和云澈分别站立于赛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边缘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破损多处,一脸淡笑,而辉夜郡王则明显要狼狈一下,不但衣服被烧焦大半,就连头发都被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零八落,但身上,却也没有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灼伤,唯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锅底一般。

  所有人都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着……两人之间如此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争,赫然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势均力敌!

  但,势均力敌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——辉夜郡王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六级,云澈只有天玄境十级,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融合堕炎魔功……

  两个玄力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却在单纯玄炎之争上势均力敌……

  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着,在火焰层面上,云澈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过辉夜郡王!!

  他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层面上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远胜辉夜郡王融合堕炎魔功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!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那些知晓淮王府火焰之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强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瞪大,在震惊中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着。

  小妖后玲珑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稍稍前倾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奇光,在默然注视了云澈好一会儿后,她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语道:“凤凰炎?”

  因为他看到了云澈在释放凤炎焚天时,背后乍然闪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影。

  “你们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也不过如此!”云澈冷笑着说道。

  这声讥讽,让辉夜郡王脸色抽搐,连一句反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无法说出来,他先前才刚刚大喊他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焚世录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之炎,但才一转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功夫,他就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脸,而且就如云澈所说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打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。

  辉夜郡王虽然几乎要气炸,但脸上,却反而露出一丝淡笑:“云澈,你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会给本王制造惊喜,本王承认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大小看了你,不过刚才,也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吧?但可惜,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才发挥了五成而已!”

  “在本王面前,你依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垃圾货色!”

  辉夜郡王一声低吼,身上那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以最大幅度燃烧了起来,一把长约两尺,遍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剑被他抓在了手中,短剑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焰剧烈摇曳,然后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变得更加浓烈,直至那赤黑色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干涸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一般。

  短剑之上,也出现了一道道均匀闪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色纹路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因为辉夜郡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气息,比之刚才……整整提升了一倍有余!

  “那把剑……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曜魔剑?”

  “那个形状和气息,都和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不会错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比之刚才竟然强了那么多……嘶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果然比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可怕!云澈这下彻底没戏了。”

  “能逼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使用黑曜魔剑,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虽败犹荣……就怕,就怕辉夜郡王一怒之下,会直接废了云澈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在这时传来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黑色短剑名为黑曜魔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创造堕炎魔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远古种族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之剑,内蕴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煞之力,通过这把剑来释放堕炎魔功,会让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极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……一定要小心!辉夜郡王明显已经对你生出了杀意,若确定自己不敌,千万不要硬碰,命比什么都重要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辉夜郡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翻滚燃烧,魔气森森,并伴随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鬼哭之音,仿佛其中有着无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在被灼烧。这股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之可怕,让那些立于幻妖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都纷纷动容……以不到三十岁之龄达到如此境界,辉夜郡王将来之成就,简直不可估量。

  “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”

  辉夜郡王沐浴在这火焰之中,头发飘起,脸色被火焰映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黑暗,看上去便如从地狱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煞魔神一般。他看着自己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感受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满脸享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这一刻,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掌控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更能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。

  “让本王看看,在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面前,你还能挣扎多久。”

  声音一落,黑曜魔剑便骤然斩出……显然,辉夜郡王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彻底断绝云澈认输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他虽然有着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战胜云澈,但被这个他之前完全蔑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逼出全力,逼出黑曜魔剑,甚至在火焰比拼上吃了暗亏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到了极点,就算没有淮王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,他也非杀了云澈不可。

  一道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浪随着黑曜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斩出轰向云澈,云澈不退不避,一道凤凰火焰带着呼啸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声直撞而去。

  “凤凰破!”

  凤凰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攻击,还带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但由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由重剑释放而出,所以远远不及后者强横,在撞击到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魔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势顿时一缓,但随之一声难听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,魔炎骤然反扑,将凤凰火焰快速吞噬,凤凰炎完全消散之时,魔炎只被抵消了三成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再无阻隔,横冲而至,轰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轰!

  魔炎爆开,焚灭与腐蚀之力疯狂肆虐,下一个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之中远远飞出,辉夜郡王目光锁定腾空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嘴角一丝戏虐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不错嘛,让本王看看,这次你怎么逃!”

  他手势一变,黑曜魔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纹路一下子变得刺眼无比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肆意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魔炎忽然间剧烈扭曲,然后竟化作一个数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人,狂吼着扑向云澈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杀招,堕世炎魔!辉夜郡王竟然已经可以用出这一招!!”

  “不!辉夜郡王能使用这一招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依靠了黑曜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炎魔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由那一部分火焰化成,但其力量和那把黑曜魔剑相连,这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魔一出……云澈估计连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